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每年的2月21日是國際母語日,而農曆正月20日「天穿日」則是台灣的「全國客家日」。客家話是我的母語,也是7歲以前唯一使用的語言。但隨著北上求學、赴美留學、在港任職,求學及工作上使用的多是強勢的共通語言。在外闖蕩的生命因脫離原鄉而流失使用母語的機會,這是生命的缺憾?還是更加豐富了生命的立體感?

不再會講客家話的客家人

歷史和地理因素造就了種族多元的台灣。根據行政院客家委員會最新發布的調查統計數據,客家人是台灣第二大族群,人數約453萬人,占全台總人口數的19.3%,較前次調查增加33萬人。不過,能說流利客語的人卻只有46.8%,較10年前的調查減少1.2%。

客家人口增加,使用客家語言的人數卻減少,反映弱勢語言的困境。

許多傳統的客家鄉鎮裡,現代標準漢語(下簡稱國語)已成為當地的主流語言。例如在客家區域內的中壢市,閩南語的普及率甚至高於客家話。客委會的調查也發現,60歲以下有子女的客家家庭,在家中使用客語的比例不到10%。長期來看,客家民眾客語聽說能力呈現下滑趨勢。

人數更少的原住民語言,也陷入了相似的處境。2010年台灣人口普查資料與原民會研究調查分別顯示:原住民日常溝通使用國語的比例高於族語,30歲以下的原住民超過6成以上不會族語,年齡愈低,會族語的比例也愈低。201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布的報告甚至指出,台灣7種語言已滅絕,另外17種語言瀕臨危機。

為了挽救語言文化的流失,政府成推動鄉土語言課程,讓小學生每週上一節母語課,並成立客家委員會和原住民族委員會,協助原住民電視台和客家文化重點發展區的設立。

保護語言、保護多元文化

其實一個語言的流行程度,除了政策因素,很大一部是受到以此語言為母語的人的社經實力所影響。以粵語為例,相較於其他華南地區的方言,粵語之所以在1980年代傳播流行於兩岸三地,除了因為粵語電影、電視劇、流行音樂的蓬勃發展,扮演了推波助瀾的角色,香港當時強大的經濟實力與亞洲四小龍的地位,更是主要原因。

當然,國語和漢字的普及,不只讓台灣各族群間的溝通更加通暢,社會運作效率也更高,在跨地區與不同背景華人溝通也更加容易。從社會達爾文主義的角度來說,強勢語言勝出,弱勢語言淡出,似乎是人類歷史發展難以撼動的趨勢。那麼為何政府還要力挽狂瀾,推動客家話和原住民語保存?

首先,我們需要知道語言的意義。語言是文化的載體,乘載著歷史同時背負著整個文化的思考邏輯。一個語言影響一個族群的集體記憶,對自我的認同感和社會地位。當一個語言衰退,同時代表的是一個族群自我認同感的消失,一段歷史文化的凋落,一個被邊緣化的族群。保護語言多元也是為了保護文化的多元、種族的多元。而種族的多元幫助人類這個自然界的物種,更好地應對未來環境變化的不確定性。

在全球化的衝擊下,台灣不是唯一面對語言和文化流失困境的國家。世界各國都在努力的保存原有的語言和文化。德國巴戈利亞邦與沿途城市為了保存傳統聚落和農村景觀,共同經營「羅曼蒂克大道」並為其進行宣傳觀光。另外,加拿大的學術機構和民間倡議團體,更積極推動60個原住民語同時納入官方語言

復興母語,要先重建族群自信

台灣政府若想僅以鄉土語言課程和幾個重點發展區來抗衡語言的衰落,難免顯得螳臂擋車。台三線、原住民博物館、老街、母語課程的立意雖良善,但是缺乏願意傳承的人,建設再多的硬體設施都是緣木求魚。推動母語復興,最重要的是要重建族群對自身文化的自信。

曾經教過一個擁有1/4泰雅族血統的學生,我知道她的原住民身份是在認識她的5年後。但她不會說族語,也不了解原住民文化。她說從小因為原住民的身份受到歧視與嘲諷,讓她很排斥原住民的身份。為了證明自己不用加分也可以在會考及學測中考得很好,甚至放棄學習泰雅語。

語言和文化是相輔相承,一個人需要學會語言才能充分了解其文化,但若不了解一個文化很難有動機去學習一個語言。如果年輕人不認識自己的文化,不認同自己的族群身份,又怎麼會想學習、傳承甚至發揚光大呢?

南投中正國小「看見小米在跳舞」的特色課程是很好的典範。「看見小米在跳舞」將布農文化融入課程,以食物為切入點,讓小朋友從幼兒開始學習布農文化,進而建立自信。若政府有誠意復興本土語言,應加開本土文化課程,讓學子從小認識自己和其他族群的文化,建立自信和對其他文化的尊重。

當然,語言始終是社經實力的反映。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主事者不妨學習韓國文創向外擴張的經驗。很明顯,20多年前沒有人學韓語、追韓劇、跳韓舞,為什麼今天韓語卻成為東方語文的顯學?見賢思齊肯定比閉門造車更有效。

瀏覽次數:17728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