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難道已經成為顯學?學者專家天天呼籲,產業要轉型唯有靠創新,剛出版的新書只要掛上創新的字眼便能吸睛,大學裡紛紛開出創新管理的課程。廟堂鄉野,士紳達宦,人人對創新都有點看法,有些主張。

創新能夠引起廣大的關注是件好事,早該如此。不過以行動從事創新和用言語提倡創新的人數之間有個比例,這個比例該有多高?在用言語提倡創新的人中,有人擁有紮實的創新實務經驗,有人飽讀各種理論卻止於紙上談兵,兩者又該如何搭配?

紙上談創新,創新不過是一個沒血汗沒眼淚的中性名詞;對於飽嚐創新酸甜苦辣的人來說,創新卻是風險、等待、焦慮、恐懼、僥倖的複合體,創新的過程中,既要募集資源、建立團隊、決定先後,進行種種算計,還得承擔可能失敗的後果。

因此創新到底不像吃維他命,訴求清楚,過程簡單,結果清楚。既然當前滿朝文武都在大力鼓吹創新,這裡不妨再費點筆墨,姑且將創新歸納成兩大類,進行一番剖析。

第一類有點知難行易的味道。例如許多互聯網、最夯的手機應用,或者許多服務業的創新,可貴的是商業模式,或是某項獨門創意。靈感雖然來之不易,研發卻相對簡單,這一類的創新,本文稱之為薄創新。所謂薄,不代表商業價值低,只是它的技術開發不需要「火箭科學」。臉書是薄創新的典型代表。

第二類可說是知不易行更難。像是材料、能源、生技或潔淨科技等領域,技術開發有一定的節奏,需要的時間較長,投入再多的資源也不見得可以壓縮進度,這一類的創新不妨稱之為厚創新。厚,不只時間長,研究開發費用高,未來建立生產線的時候往往投資更大。觀察美國的電動車先驅Tesla的歷史,便能體會厚創新的特質。

薄創新需要跟時間賽跑,唯恐有人捷足先登。厚創新則是跟市場拔河,最怕彈盡援絕。薄創新的技術多跟資訊技術或軟件有關,及時完成最重要,好壞相差不大,有些瑕疵也無大礙,大學畢業兩三年的聰明小子便可以獨挑大樑。厚創新則通常仰仗基本技術的創新,而且涉及學際整合,行家的經驗可以累積,歷久還能彌新。

薄創新多需在地化,強龍往往不敵地頭蛇(Yahoo終於在2012年底退出韓國市場便是一個最近的例子),因此商業價值多半跟在地人口成正比。 台灣GDP排名世界第24,人口卻遙遙落居49名,在台灣發展薄創新,缺乏人口基數做後盾,創新的價值難以產生乘數效果。

這並不代表台灣不適合薄創新,只是在進行薄創新時該想清楚,眼前兩條路該如何選擇。

一是尋找一個廣大的出海口,解決一項不受限於台灣的問題。如果選擇的題目夠大,出海口市場有相當規模,創意有獨到之處,要說服創投公司或其他投資者參與並不困難,畢竟投資者時時在尋找有利可圖的機會。

如果題目較小,市場僅限於台灣,也不必勉強或氣餒,台灣的中小企業本來就佔97%,做一個快樂的微型創業者也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重要的是找到對盤的投資者,大家建立相同的認知和期待。

厚創新則比較不受地域限制,只要技術有獨特價值,加以品質和商譽做後盾,便可以全球無遠弗屆。但是厚創新需要的「領域知識」(domain knowledge)往往非一蹴可及,必須依靠長期的耕耘;所幸一旦建立之後,也自然形成了堅厚的競爭壁壘。

台灣製造業慣以OEM模式加速進入市場,創新的厚度本來有限,但是二三十年來在資訊、半導體和機械業也建立了可觀的聚落,在這些基礎上自然應該繼續加厚創新的厚度;除此之外,要能夠落實各種新興產業的發展,厚創新是唯一的途徑。

薄創新是激發年輕世代創新能量最佳的途徑,厚創新是地狹人稠的台灣競爭力的長久保障。分別清楚厚與薄這兩條不同的創新方向,有助於產學研或個人適當配置資源,根據能力與價值觀,各自發展出贏得從容、贏得長久的策略。

瀏覽次數:1494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