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每一輛汽車都有兩個功能完全相反的裝置,一是加速踏板,一是煞車踏板,這兩個踏板不能同時使用,卻是缺一不可。事實上,正因為有剎車,駕駛才敢放膽踩下加速踏板,提高車速。一項機制的功能因有反制機制而得到增強,看似矛盾,卻是系統必需的巧妙設計。

最近幾年,許多討論組織理論或領導統御的書籍紛紛向生物系統取經,從細胞的生存本能、生物體的調適機制到生物族群的協同演化,原本抽象的心理學或社會學概念,一時都跟具體的生物學掛上了鉤。

利己和利他也是在人性或組織裡同時存在的兩股反向作用。《最後吃,才是真領導》一書作者追溯這兩股作用的源頭,其實來自人體中的4種生物化學成份。其中腦內啡和多巴胺屬於利己,是保障個人生存的原動力。血清素和催產素則屬於利他,用來建立群體的合作基礎,進一步增加群體對外的競爭力。這本書以「最後吃,才是真領導」為名,可見作者鼓勵人性中利他的成份,貶抑自私自利的作用。這樣的主張是究竟的真理?還是改善當前景況的對治方法?

一如加速與煞車各有作用,利己與利他大約也是相輔相成,只是不同的組織,例如宗教、軍隊或企業,利己和利他的成份各有偏重。然而更值得注意、也是作者花了相當多篇幅討論的是:從嬰兒潮、X 世代、到千禧世代,利己和利他是否逐漸失去了平衡?

普遍而言,嬰兒潮世代自我約束力強,社會關懷卻弱,在美國的代表形象是住在郊區的中產階級。千禧世代被稱為我世代,備受呵護而有自戀傾向,卻有強烈的社會意識,代表形象是隨父母同住的無產青年。當代職場中,嬰兒潮仍佔據金字塔頂端,X世代處於中層,千禧代在底端力爭上游。嬰兒潮與千禧人雙方既位階懸殊,利我與利他成份又大不相同,難免造成了對話的障礙。

很明顯,解決障礙的關鍵不在千禧代,因為沒有人可以改變一整個新世代,更何況千禧代只是屬性不同,並沒有根本缺陷。因此居於領導地位的嬰兒潮或X 世代只能因應潮流,將眼光對焦在千禧世代的優勢,而非用放大鏡看其缺失。更重要的,如作者所建議:從千禧世代的觀點來評估,如何成為一位21世紀的領導者?這時候可能會發現,「最後吃」的建議還是挺中肯的。

(本文為《最後吃,才是真領導》推薦序)

     

好書推薦:

書名:最後吃,才是真領導
作者:賽門.西奈克(Simon Sinek)
譯者:李芳齡、顏和正
出版:天下雜誌
出版時間:2017/11

瀏覽次數:219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