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30年前,有兩位北京大學畢業生。學電腦的到柏克萊大學拿了博士,被CMU大學聘任當教授,一邊教書做研究寫論文,一邊兼職當顧問拿股票,攢了一些閒錢做天使投資人,20年下來累積了上千萬美金的身價。而他學生物的同學也在柏克萊得到博士,走了大多數生物博士的生涯路線,做2年博士後研究,然後在大公司打工10年,終於40歲創業,自己當CEO,開發抗癌新藥。公司雖然幹得有聲有色,卻還沒上市,手中空有不少股票,銀行戶頭卻沒有太多零。

最近這兩位老同學在北京見了面。電腦系教授感慨地說:我一輩子都在幫人謀殺時間,你可是在救人性命。我雖然有錢,你卻有成就感。生物CEO只好自我調侃一番:要是成就感能換成鈔票就好了!

30年後的今天,加州柏克萊大學念電腦的一位大學生,畢業時手頭上已經拿到好幾個工作機會。如果到谷歌,年薪10萬美金,加上年終獎金2萬,股票3萬,還有簽約金2萬;如果加入一家新創公司,人數不到10個人,薪水可能9到10萬元,股票卻可能有0.3%,將來有一天公司值1億美金,股票等於30萬元,如果成為獨角獸,一張紙便值300萬。

如果是一位優秀的生物系畢業生,他最好的選擇是到一家常春藤大學念博士,寒窗苦讀5年,再到學術研究機構蹲2年博士後,才有機會到大藥廠上班,10萬美金薪水已經令人雀躍,年終獎金或股票簡直是聊勝於無。這個時候他已經年近30,而7年前跟他一起畢業的電腦系同學,年薪幾乎多一倍,還可能掛了個副總的頭銜。

薪水、財富、貢獻、成就感,都有它們的作用,或是價值。價值,是現代人最常用、卻最說不清楚的名詞。人要活出價值,經營企業要創造價值,產品要提高附加價值,創新講究創造出獨特的價值,這幾個「價值」都是同樣的概念嗎?

救人無數的價值,能反映在財務指標上嗎?

在經濟學的世界裡,價值可以用效用(utility)來理解。一件商品或一項服務之所以有價值,在於它提供了一種效用,能滿足人們的欲望需求。當需求和供應在市場上交易時,效用被賦予了價格,從此價值便跟金錢符號掛上了鉤。

財務專家談論企業價值(enterprise value)時,他們可不是在討論企業對社會的貢獻,而是指公司的市值減去現金加上負債。幾週前Kite Pharmaceutical被Gilead 收購前,股票139元,公司市值80億美金,但因為手頭上有8億現金和短期投資,以及2億負債,因此企業價值是76億美金。但Gilead出了119億的買價,等於Kite的企業價值一天之內增加了30億,可見這種企業價值的衡量必然隨市場機制而浮動。

投資圈裡衡量公司的價值,看的是公司的財務發展潛力和市場地位。全球最大的製藥公司強生(Johnson and Johnson)2016年營業額720億美金,淨利160億,公司市值360億。臉書同年營業額270億,淨利100億,兩者都比強生小,然而市值卻有500億,高出40%。為什麼?投資專家說因為臉書毛利90%,淨利40%,強生毛利70%,淨利只有22%。毛利率高,代表附加價值高,淨利率高,代表營運績效強,加上臉書在社群媒體上獨占鰲頭,未來成長可期,自然在市值上給予優厚的PE(本益比)倍數。

但是強生救人無數的價值,是否反映在任何財務指標上?

那些無法量度的價值

事實上,如果哈佛商學院教授去訪問臉書或強生的CEO,問他們公司的價值何在,他們肯定不會回答公司的企業價值多少億美金,反而可能引用公司的使命宣言(mission statement)。像是強生的的使命宣言:「關心世界,一次一人」(Caring for the world, one person at a time),或是臉書最近更新的口號:「賦予人們力量,攜手打造社區,拉近世界距離」(Give people the power to build community and bring the world closer together)。

這些價值抽象而無法量度,是嗎?但誰能否認價值本來應該包括這些無形的因素?

台灣探討企業價值最多的企業家應該是施振榮先生。他認為企業價值有「有形」「無形」、「直接」「間接」、「現在」「未來」6個不同的面向。這是一個有創意的看法。各種以財物指標顯現的事業價值,多是有形、直接、現在,至於其他無形、間接、未來的價值,也就跟施先生大力推廣的「王道經營」思想接上了軌。用另一個術語,也可以說所謂的企業社會責任(CSR),或是企業倫理、企業文化等也都是企業價值的一部份。

無論企業或個人,在追求價值的過程中,最讓人糾結的是財務價值和倫理價值之間的關聯性。如果兩者具有完美的正向關聯,追求其一的極大化,必然導致另一種價值的極大化,這也簡單。製藥公司比社群媒體有更高的本益比,生物博士比電腦博士容易累積財富,學生物的大學畢業生比學電腦的就業市場受歡迎,報酬跟貢獻產生正關聯,這世界豈不是更公平?資源利用不是能更有效?

正因兩者不同歸,才凸顯選擇的重要

顯然,現代世界並不遵守這個完美的法則。

生物博士的收入比不上電腦學士,並非孤例。自古以來文章雖然千古事,文人卻多潦落。文科生的薪水從來比不上理工生,學社會學的絕比不上學法商,甚至於學科學的也比不上學工程的,這是學術分科以來不變的常態。可見財務價值與倫理價值並不在同一軸線,多半不相輔相成,甚至有時會相互排斥。

兩種價值不在同一軸線,好像不完美,卻是一個高明的設計。因為兩者既不同向,也不同步,便產生了抉擇的必要,包括方向、目的、與先後。抉擇,正是價值的一個重要成份。

如果財務價值與倫理價值同向,或互為因果,那就沒有抉擇的困難。如果鈔票可以轉換成成就感,就不會有人滿身銅臭;如果成就感可以轉換成鈔票,也不會有人酸氣沖天。正因為兩者不同向,個人或企業必須分別追求財務價值或倫理價值。完全忽視財務價值,便可能失去生存的依據;完全缺乏倫理價值,財務價值恐怕很難持久。兩者的輕重或先後,不也是一種價值的顯現?

鐘鼎或山林,人各有其志。名聞與利養,殊途不同歸。這樣的世界表面上好像不完美,其實可能比較公平,也讓這世界更為多采多姿。

瀏覽次數:1248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