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我在《獨立評論》專欄發表了「大學教育的革命前夕」, 20日《經濟學人》刊出「The Attack of the MOOCs」,隨後22日天下雜誌根據經濟學人的資料整理了一篇「免費線上課程衝擊大學教育」,一時之間,MOOC的革命浪潮彷彿洶湧而來。

其實在這浪頭裡,台灣早有許多弄潮兒。

例如:今年2月初「教育部資訊與科技教育司」便向媒體公佈了「磨課師推動計劃」(磨課師乃是MOOCs的音譯),編製了四億元的經費在台灣推廣MOOC;Coursera 也主動找上台灣排名第一的台大,由兩位傑出教授葉丙成及呂世浩推出了他們各自的招牌課程,八月份即將從台灣向全世界開講;交大在線上課程(online courseware,OCW)著墨多年,也預計在第三季成立公司,號召兩岸五所交通大學及台灣聯合大學系統,企圖以歷年累積的課程及技術平台攻占MOOC的橋頭堡;而主導台灣軟體工業發展30餘年的資訊工業策進會,也投入可觀的資源,開發了一個MOOC平台Proera,在網上成立了「資訊工業策進會產業大學」。

然而革命前夕,風雨欲來,台灣零星、局部的火力雖盛,究竟有沒有因應MOOC的整體戰略?

教育是一個國家的百年大計,不只養成國民的素質,也決定了國家競爭力的強弱,進則可以文化立國、向世界輸出思想和價值觀,退則以文憑學歷的認定作為國家主權的隱性表述。

MOOC之所以被視為革命,因為校園高牆從此倒塌。一方面,一流的大學、教育強勢的國家得以開步走向世界;另一方面,二流的大學、教育弱勢的國家卻面臨生存危機和文化殖民的隱憂。

MOOC既是一個技術平台,也是此平台上所有課程資源和師生社群的集合。面對MOOC,台灣不能迴避、不宜拖延的抉擇是:

1. 是否該統一使用一個技術平台,還是任憑各大學各取所好,各技術平台自由競爭、優勝劣敗?

2. 是否應當開發屬於台灣的MOOC,還是使用國外現成的技術平台?
實質上,這兩個問題彼此牽連。

如果允許做夢,最美的夢是:台灣擁有一個屬於自己、世界一流的MOOC技術平台,全台灣的大學都採用這個平台設計課程,招收學生,發放文憑,關鍵時刻,用它固守外國著名大學入侵的底線。這些課程又能夠很容易的轉製為Coursera、Udacity或edX的課程,讓台灣一流大學的名師名課,得以透過它們的品牌和管道發聲,廣收世界英才。

做夢,是吧?這個難圓之夢正說明了MOOC問題的複雜和嚴峻。

MOOC的課程設計自然與教室講壇式的課程大不相同,一小時的課程大約得花費五十個人時以上的準備時間。一門製作完成的MOOC課程,如果需要從一個技術平台轉製到另一個平台,雖然大費周章,技術上尚屬可行,但社群(包括各種論壇、讀書會等)一旦建立,其沾黏性有如臉書的社群,難以大舉遷徙。
因此,以台灣的人口規模,教育社群的經營,以及資源有效運用的角度,應當有一個統一的MOOC技術平台。

可惜以眼前台灣政府的作為和威信,很難想見教育部能夠大破大立,登高一呼,推動台灣的MOOC標準平台。難怪「資訊與科技教育司」的「磨課師推動計劃」中,只見預計在2014年底開發100門MOOC課程的目標,卻不見有關MOOC標準平台的策劃。
如果沒有自上向下推動的預設標準 (de jure standard),那只有靠市場機制產生實質標準(de facto standard)。以現況發展來看,這會是一場土洋對決。美國三大平台(Coursera, Udacity, edX)挾資金、技術、品牌和先發優勢,是具有企圖心的一流大學如台大的優先選項,尤其是Coursera,勢若中天,即使不能成為台灣的標準,大概也不會從台灣消失。

相形之下,無論資策會的Proera平台,交大預計成立的MOOC公司,或者其他有志之士的努力,以目前台灣的政治氣氛,政府部門對內難以整合,對外動見觀瞻,本土的技術平台成為實質標準的路程恐怕遙遠而漫長。在這段群雄逐鹿的期間,任何學校投入重大資源開發MOOC課程,都冒著一定程度的風險,押錯平台,將來不免重新來過,事倍功半。

如果數年酣戰之後,仍然沒有一個MOOC技術平台脫穎而出成為實質標準,演變成各平台共存、諸侯割據的無中央政府局面,對台灣的MOOC教育而言,永夜的噩夢從此開始。
真的沒有可能產生預設標準嗎?美夢要能成真,恐怕需要具足幾個必備條件。

首先政府部門必須認識MOOC的技術平台對教育發展有深遠影響,有統一的必要。

接下來必須有一個有責有能的單位,勇於承擔,耐心周旋於各政府部門權力責任的角力之間,調和國內外種種公益私利,以推動統一技術平台為發展MOOC的首要戰略目標。

然後,還需要有專業的技術判斷和靈活的談判手段,處理下一個難題:究竟應該採用台灣本土的MOOC平台,還是美國三大平台之一?

MOOC觀念簡單,卻需要複雜的系統技術,除了網路通信技術外,系統的穩定性,人工智慧、認證、防偽、防駭客等等,不只需要先進的技術能力,還得站在市場的前緣,才能充分掌控發展的方向。台灣剛接觸MOOC, 本土的技術平台必然遠遠落於美國三大平台之後。

然而目前三大MOOC平台雖然免費,其實還在摸索各自的商業模式,未來不見得還有白吃的午餐。台灣若能趁三大平台還在各自圈地造勢的關頭,以國家或半官方組織名義與三家公司進行談判,談判過程中,土洋之間的相互競爭,可能的相輔相成,都是主事者可以運用的籌碼。若能取得台灣地區的某種特殊裁量權,造成雙贏,該會是何等美事。

當年鄭成功不知出自人算還是天算,趁著罕見的大潮,親率船隊通過鹿兒門淺溝,結束了荷蘭人38年在台灣的統領。化不可能為可能,全因為主帥能夠認清戰略目標,隨而策訂關鍵戰略。面對MOOC這場百年一見的教育革命,我們期待這樣一位主帥,以及有前瞻性、能夠整合意志的戰略。

瀏覽次數:1175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