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4年,發動第一次革命的前一年,香港英國醫士孫文還抱著書生報國的一絲希望,給中堂大人李鴻章上了本萬言書,提出「人能盡其才,地能盡其利,物能盡其用,貨能暢其流」的主張,並且強調「此四事者,富強之大經,治國之大本也」。

如何能「貨暢其流」?國父說「在關卡之無阻難,保商之有善法,多輪船鐵道之載運也」。用現代的語言,就是推廣自由貿易。只不過當年國父著眼的只是國內貿易而已。

一百二十年間世界大幅縮小,全球經濟體系大抵成型。國際貿易組織(WTO)現在共有159個會員國,各項成品、原材料、半成品在國與國之間流動,雖然不是零阻力,卻沒有不可跨越的障礙;自由貿易雖然經常遭受大國欺凌小國的批判,卻是一個只能改善而難以逆轉的現實。

從資源的角度來說,人才和原料都是稀少資源。雖然移動和交換可以增加稀少資源的應用效益,然而缺少的國家總是鼓勵流動,擁有的國家卻企圖獨占。

原料的流動有WTO自由貿易的框架可以規範,人才的流動卻沒有類似的自由遷徙協定。任何民主自由的國度,國民在國內可以隨意遷徙,在國際間卻是關卡重重,從短期訪問、長期居留、到取得新國籍,門檻逐階升高,加上各國為了保護所得稅稅基,越有身價的肥咖,越是插翅難飛。

但是人才究竟是稀少資源,有一個族群,是全世界各國家各企業極力爭取的對象,就是具有技術的專業人員,或是開創事業的創業者。

一般企業用兩種方法網羅全球最優秀的人力資源,一是外包或在海外設立據點,一是建議政府提高技術移民配額,將人才招攬至國內。前者是企業可以自主的經營決策,政府難以干預,表面上對國內就業影響有限,但長久以往,終將限制國內就業市場的成長;後者則需要政府政策支持,表面上外來移民似乎直接掠奪了國內就業者的機會,事實上,一項研究分析顯示,國家如果引進外來專業移民,不但創造了更多的工作機會,甚至有助於提高國內就業者的薪資所得。

無怪乎最近一年多來,許多先進國家紛紛推出各種創新的方案,或改善原有的政策,企圖吸引外國傑出人才,到國內就業或創業。

• 美國政府五月初宣布,持有H1B工作簽證的外籍人士(2012當年度共核發了13萬張)如果有配偶的話,其配偶也可以取得合法工作的資格。這樣的政策達到了多重的效果,一則間接增加工作簽證配額,二則營造更友善的移民環境,吸引優秀人才,增加長久居留的可能性。

• 加拿大政府宣布外國公司(包括新創公司)如果到加拿大設立研發單位,政府將補助50%的研發費用,若創辦人願意入籍,補助比例甚至於可以提高到75%。

• 英國貿易投資部(UKTI)推出天狼星計劃(Sirius Programme),提供創業團隊每人1萬2千英鎊無償補助,為期12月的工作簽證,工作場地及居住安排,以及其他種種研發、稅務補助及獎勵。整套辦法,完全是針對創業者量身設計、從創業、資金、輔導到成長的套餐式服務。

• 丹麥政府不落人後,也推出與英國天狼星計劃類似的Launchpad Denmark計劃。這個國際育成中心提供創業團隊4萬歐元經費,200小時的輔導,以及其他各項增加創業者勝算的配套措施。

全球各地都在鼓勵創新創業,唯有具遠見的國家才能進一步看到,具有世界視野的創業者有如稀土元素,不需太多但不宜缺少,他們不但有較高的成功機率,更可以為國內創造更好的就業環境、更高的就業率,因此費盡心思,提供各種誘因,吸引國際創業家到國內埋鍋造飯。

不只歐美國家,新加坡、香港、韓國都在全世界搶奪人才,連一向排斥外來移民的日本,安倍晉三首相最近也承認日本「必須更開放,徹底摒棄過去以來的內向心態...開始建立機制,要讓擁有才能的外國人,在日本找到更大的發揮空間。」

20世紀大致完成了貨暢其流的全球貿易體系,21世紀中,人能暢其流嗎?如果能,對全球社會是福,還是禍?

現代人之所以移民,有遷入國的拉力,也有遷出國的推力,過去也許有來自戰爭動亂的人身安全理由,現在多出於改善生活的經濟動機。只要有適當因緣,有能力有膽識的人總在摸索機會,良禽本來擇木而棲,現在各大國又殷勤招手,主動降低移民的門檻,可以想見未來國際間人口的流動勢將更為頻繁。

人若暢其流,自然也更能盡其才,人才資源的有效利用,對全球經濟甚至於人類和平當然能夠產生正面效果。但若將眼光放在國家的層次,各個國家難免有輸有贏。人才進口國自然是贏家,移入的優秀人才帶來新的能量,與本地人才相互激盪,產生新的可能。而對人才輸出國而言,流失了最為稀少最為寶貴的人才,也就流失了一些希望,一些能夠塑造外來的能量。

在這場21世紀人才爭奪戰裡,台灣勝算如何?

台灣存在著許多弔詭。雖然是個海洋國家,許多人卻喜歡用令人窒息的姿勢擁抱土地;朝野忙著招呼一年幾百萬觀光客,卻不去花心思改善政策創造環境,吸引國外優秀人才長期居留;全島共有45萬名外勞,卻擔心一年幾千名外國白領移民剝奪本地就業機會。老百姓對外來遊客向以友善聞名,政策上卻無法為久居台灣二三十年的「老外」入籍的問題解套。

其實減少國內優秀人才外流與招攬國外白領人士入境居留是一體兩面,一為出,一為入。貨物還可以禁止出口,人才卻無法限制出境,只能依賴改善國內薪資和就業創業環境來降低優秀人才移民外國的誘因。但在各國家不斷加高籌碼的氛圍下,台灣政府顯然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才能稍微減低人才出走的流速。

至於人才的移入,則完全取決於政策。政策若視外來移民為有限機會的分享者,難免採取防範姿態,若視外來移民為無限機會的創造者,自然展開雙臂歡迎。而更重要的是,一個對外來移民開放的多元社會,必然也是國內優秀人才願意長遠貢獻的土地,反之,一個對外來移民具有敵意的封閉社會,勢必間接排擠國內優秀人才,逼迫他成為逐水草而居的現代牧民。 

貨物無腳,人有腳,貨物無情,人有情。優秀的人才資源,原是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競爭的利器,只是在這場21世紀的人才爭奪戰上,台灣似乎一直採取守勢。如果還未能警覺,將來恐怕只能自我調侃,楚材晉用也可算是台灣對國際社會(包括中國)的貢獻。如果及時有所積極作為,這片土地畢竟還具備不少有情因素,值得本國或國外優秀人才為之盡一分心力。 

photo credit:Luke Ma (CC BY 2.0)

瀏覽次數:739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