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日劇《三年A組》宣傳照。

這是日本電視台冬季日劇《三年A組》的一句重要台詞。劇情描述魁皇高校三年A班,在畢業前10天,導師柊一颯炸了教室,封鎖了通道,挾持全班29名同學時所說的一句話,「此刻開始,你們都是我的人質」,直到查出兇手為止。

班上的游泳健將景山同學墜樓身亡,校方和警方以她受不了網路大量傳送的服用禁藥影片而自殺結案。導師認為案情不單純,於是使用遙控引爆事先安裝好的炸藥,把校舍的一個區域封鎖成密室,沒收全班的手機與筆電,斷絕他們跟外界聯繫的管道,而他自己則是透過手機、網路和SNS,與警方、校方和網路鄉民對話。

類似這樣的校園戲劇,不是純愛題材,而是鎖定生硬嚴肅的社會、教育甚至人生問題,多年前有《漂流教室》,後來有《女王教室》,再來就是這檔冬季日劇的《三年A組》。畢業前夕的10天之內,要找出殺害同學的兇手,到底是同班同學?校外的黑幫組織?學校那位喜歡上媒體喜歡出風頭還自稱「平成最熱血」的教師?還是另有其人?

以為自己站立的地方,就代表正義

編劇武藤將吾跟飾演導師的菅田將輝,過去都參與過《假面戰士》的特攝系列,將這部分融入劇情之中,成為很重要的一條支線。這是我在看完最終一集,上網查詢編劇背景時,感覺有趣的地方。特攝系列才可能出現的假面戰士,屢次幫這位劇情設定兼具美術與特攝英雄身手的導師好幾次大忙,雖然有點戲劇化,但這原本就是戲劇,只是戲劇太貼近現實了,反而讓人心驚。

以29名同學為人質的校園綁架事件,導師透過網路直播跟學生、校方、警方、黑幫直接下戰帖,每一集丟一個疑點,每一集找出一個答案,直到最後,導師在樓頂那段網路直播,足以媲美木村拓哉在日劇《CHANGE》最終回的總理演說,堪稱平成日劇最發人深省的兩段經典。

菅田將輝飾演的導師,在那10天之中,不管傷得多重,每天都會站上教室講台,面對台下那些人質,也就是29名學生,如往常那般,宣布上課,要他們起立,敬禮,坐下,然後拋出景山同學可能的死因,倘若約定的時限之內,沒有討論出兇手或沒有人自首,就有人會遭到處決。但他說,Let's Think,對,要思考,而不是胡亂搪塞一個人選出來,若是這麼草率,他就會啟動手錶上的遙控器,把教室炸出一個大洞,或指名誰該當替死鬼,立刻就處死。

在學校待命的警察顯得很弱,學校校長與老師像漫畫人物一般滑稽,代表輿論的媒體跟網路社群也一如現實般偶有弱智,或自以為是真理正義。與被挾持的教室人質比較起來,不曉得是不是編導刻意營造出來的反差,總之,一開始幾集,會覺得有點奇怪,但最終還是被菅田將輝的演技收服了。

Let's Think ,身為人,有什麼難的,不就是很基本的能力嗎?可卻又不然。當傳遞一個未經求證、或根本很明顯有破綻的訊息時,只要可以獲得攻擊某人的快感,那麼,判別真偽的理智天線就會自動收起來,無須考慮太多,先加入戰場再說,很怕搶不到頭香或沒有參戰的快樂,這種遊戲一旦陷進去就會無限度膨脹其荒唐的合理性,即使之後發現錯了,也會想盡辦法替自己找理由脫罪。我們,對,就是你和我,不知不覺,就會踩進這種迴圈裡,以為自己站立的地方,就代表正義。

或許,可以攻擊對手的快感實在太迷人

三年A班的導師最後在校舍屋頂,對著筆電螢幕,透過一個名為「Mind Voice」的SNS平台直播。他說,你們,就是此刻面對直播敲打鍵盤丟出即時訊息的你們,平常不敢對家人朋友說的話,卻對一個毫不熟悉的人,丟出惡毒的評論,說他們丟臉,叫他們可以去死了。而就在導師聲嘶力竭說著這些控訴的時候,依然有人送出即時訊息,「這傢伙竟然敢對鄉民說教!」

捏造的假新聞或假圖或被擷取片段卻加上惡意誤導文字的影片,成為在手機網路群組流傳的各種訊息,已經變成集體霸凌或殺人的工具了。即使有著極為明顯的錯誤,或起碼花點時間查證的功夫並不難,但是可以攻擊對手的快感實在太迷人了,平常不會說出口的惡毒字眼,全部都可以打成文字,送出之後,就變成殺人武器,就變成自以為的正義。

看完三年A組最終一集,想到台灣此刻陷入輿論亂鬥的時刻,有心放出假訊息的人,其實就是挾持著一批不去過度分辨真偽的那種接近信徒的追隨者,被挾持的,應該也算人質吧!只是,絕對不能給予這批人質「Let's Think」的指令,否則就達不到操作輿論與假消息的目的了。因此看著菅田將輝飾演的柊一颯老師在網路直播中,對著網路鄉民慷慨激昂那段告白,即使有著說教的意味,但也深深覺得那真是這個時代最有力的當頭棒喝啊!

只可惜,我們在現實生活裡,可能就跟劇中的情節一樣,每經歷過一次網路輿論集體殺人或傷人的事件之後,又慢慢恢復日常,到底有多少人將那些深刻的教訓寫進身體之中,關於這點,我們都要學習。

類似3年A組這樣的校園戲劇,我還要推薦台灣鄭有傑導演的作品《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系列1與系列2。對我們來說,甚至有更強烈的既視感。

瀏覽次數:2888

延伸閱讀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