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們從小就被教育著,「謠言止於智者」,誰都想當智者,可是以台灣的現狀,面對假新聞,也就是背離事實真相的謠言,在摻雜了群體意識與行動的「自以為的正義感」之後,也就十分樂意成為謠言傳遞的下一棒,那可能不是智慧與邏輯判斷的問題,而是快感,因為轉貼了假新聞而產生的幸福感。

只要可以修理對手,不管是政治立場相異的對手,或單純是個人的人際關係之中想要復仇的對象,即使自己不是造謠的源頭,起碼要想辦法參與其中。那種身心靈的快感,會勝過理智,就算謠言或假新聞的內容異常離譜,以自己的智慧來判斷根本不合理,但是就情感的愉快度來說,可以傳遞出去,就是正義。

從「小紙條」到網路擴散

以前在網路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s)還不太普及的時候,欲達到造謠者操控輿論目的的謠言,要靠口耳相傳,或靠「小紙條」,小時候我們還看過「共匪的空飄傳單」。網路加速了同溫層形成,也就加強了同溫層對類似話題的關注和同質喜怒。群體的喜怒情緒一旦被強化,判斷力就有可能降低。

早期這種藉由假新聞達到操縱輿論的企圖,在網路發酵的速度與層面並沒有那麼全面,因此在ICQ或MSN時代,並不容易運作。後來就算有推特與噗浪的出現,使用者大概還是被視為邊緣異類,而PTT更被視作網路自由的聖地。直到臉書和LINE興起,一舉突破年齡和科技的高牆,現實人生的關係樹狀圖,血淋淋地佔領網路的街頭巷尾,實名制很好控制但難免讓原本在網路發聲的人覺得尷尬,但這一切都回不去了,總之,我們一方面要歌頌網路社群的強大,一方面要慎防成為那些操縱網路假新聞的有心人士覬覦的俘虜,真是疲憊不堪。

最困難的是,你不斷被圈進不同的群組,群組之中,有人對於互動的表達模式就是轉貼各種「好笑的影片」、「有趣的貼圖」,也有各種「成功人士的演說」和「已經被糾正無數次的錯誤媒體報導」。一些「據說」、「聽說」的消息,配合了看起來很像證言式的懶人包與長輩圖,慢慢進入群組,甚至被電視新聞媒體政論節目引用,那些自稱為資深媒體人或可以信賴的頻道,略過求證的步驟,先不管消息正不正確,可以成為賺取收視率的腳本,那就盡量加油添醋,不必客氣。而當PTT成為電視新聞媒體的消息來源,與行車記錄器成為編輯台倚重的兩大神器,即使是昔日號稱言論自由的聖地,也不得不疑神疑鬼,對每個帳號背後所代表的臉孔產生懷疑。

打擊假新聞,最困難的是要擊潰人性

轉貼分享,被某些成員視作參與LINE群組的活躍指標,而默默收下連結而不作聲的,並不是認同,而是因為不想打壞交情,免得往後在網路之外的實體世界碰面會尷尬,何況那些人還有可能是你的親戚長輩,老師同學,同事老闆。結果就變成,不斷轉貼假新聞的人並不認為他們是散播謠言的推手,反倒是想要反駁的人努力壓抑,最後只好關掉群組通知,連退出群組都猶豫不決。

假新聞的成就感與幸福感被「撩」起來之後,真實與否已經不重要了,即使一開始自己有點懷疑真假,最後會因為「很多人都在傳」,或是「連新聞媒體都報導引用了」,就加強了謠言的正當性。就算後續出現戳破假新聞的證據連結,也會被故意忽視,而一些被群組成員質疑的轉貼者,有可能會收斂,但也有可能一如過往,頂多加上一句,「不確定出處,請自己去查證」,類似這樣的「宣言」。

因此要打擊假新聞,固然要靠真相的即時反擊,但是最困難的則是要擊潰人性,那些已經嘗過被假新聞的甜頭取悅、能夠短暫撫平生活的挫敗、因此感覺人生無比美好的人們,很難把自己的腦袋喚醒,雖在理智上可以理解假新聞的荒謬,但是在情感上絕對不能承認,這就成為那些想要藉由假新聞操縱輿論的藏鏡人,可以為所欲為的靠山了。

瀏覽次數:356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