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我們好像已經習慣用一種接近懷舊的情懷,有意無意地,寵愛並容忍台鐵的不進步,抱怨的同時,卻也快速遺忘台鐵那如癱瘓巨獸一樣難以振作起來的宿疾,遺忘了公共交通運輸業,原本該有最嚴格的安全要求,起碼該年年進步,但事實不是這樣。大家都因為過於思念往昔搭乘台鐵的回憶,因而覺得那種被時代與科技遠遠拋在後方的古老似乎很美好,車廂老舊或設備陽春或服務沒有SOP,完全都可以因為懷舊的人情而有了古董的光澤,類似這樣的台鐵情懷,會不會成為溺愛,或成為台鐵不求長進的甜蜜藉口呢?

我們與台鐵的長期共生

或多或少,我們因為在經濟或地域的弱勢,而有過一段靠台鐵列車移動的過往,也有可能直到現在依然如此。可能是離鄉的悵然,返鄉的溫暖,有時候是青春的一場冒險,或旅行的種種回憶,台鐵的搭乘經驗,恰好寫進人生諸如此類的過程。與其說那是種倚賴,倒不如說那是一種共生關係。

列車如果還可以跑,就不要基於什麼安全考量而停駛。班次最好夠密集,讓大家都能在放假前後順利買到票。至於有沒有辦法準點到站準點發車,那就看當時司機員的臨場反應和運氣。延遲超過時數反正就是退錢,列車當真跑不了就等待巴士來接駁,乘客對單一事故的延遲欠缺耐心,對長期的進步停滯卻充滿包容。

許多地方是高鐵無法抵達,或客運巴士相對來說較為費時的,就便利性而言,台鐵還是最有情感。也因為這種情感,即使嘮叨再多,也還是有辦法繼續在一起,一生一世,白頭偕老。台鐵就算靠懷舊便當賺錢,也還是苦哈哈地因為成本考量,拖著人力不足與老舊車體在搏命,而乘客可以拿出來奉獻的,就是冒險。

譬如台北台南一趟,高鐵票價大概是台鐵自強號的1.83倍,約莫是2個小時與4個小時的時間差,高鐵加上接駁車進入市區,最後的差別大概就是1個多小時,但是遇到自強號突然壞在半路,或站站誤點累計起來的延遲,那就另當別論。

雖然不想當愛計較的奧客,但我們是不是對台鐵太過溫情?

幾年前,搭乘自強號常常卡在苗栗山區,據說某自強號系列的車頭特別容易故障,一旦失去動力,只能在山區等待另一個車頭來救援。那地方也無法以巴士接駁。車內無電力,空氣很不好,卻哪裡也去不了。這狀況遇到三次,其中一次因為延遲超過一個小時,依規定可以退回全額票款,一位台鐵員工不知道是基於怎樣的情緒,對著退票的乘客說,你們可開心了,搭了一趟免錢的,我們卻做了一趟白工。那說法好似比起乘客在車廂內虛耗,台鐵才是倒楣的苦主。

有一回在台北車站候車,列車遲遲未進站,燈號看板或站內廣播也沒有傳遞延遲訊息,月台沒有台鐵服務人員,乘客雖然疑惑,卻沒有騷動,好像對於誤點習以為常。好不容易來了一列車,不只車種車次不符,連車廂節數都不對,這時月台群眾就開始慌亂了。我拿著有座位號碼的車票,卻找不到車票應對的車廂,只好提著行李從樓梯奔跑到上層,找到一個窗口,有幾個台鐵員工坐在那裡聊天,他們似乎在狀況外,依然輕鬆談笑。我把月台情況描述一遍,台鐵員工告訴我,如果趕時間的話,車子來了就上去,但是不保證有位子,也可以去退票,但是要扣手續費。至於車子為何沒來,他們說,不知道。

直到當晚看電視新聞,才知道松山車站附近的電線被扯斷,而距離松山車站最近的台北車站,卻毫無中央樞紐的自覺。那次親身經歷之後,覺得不太妙。往後我常回想起那段台鐵員工的應對,究竟是狀況過於頻繁而讓他們習以為常,還是組織已經嚴重癱瘓到他們就算想要盡力也無能為力?我盡量去同理台鐵的困境,盡量不要讓自己變成愛計較的奧客,但即使是這樣過於溫和的想法,都讓我開始反省是不是對台鐵過於多情,讓他們覺得就算沒有進步也沒什麼關係,如此一來,好像成為共犯結構的一員。

倚賴鐵道的每次移動,竟然是驚心動魄的冒險

可能很多人會說,就是喜歡台鐵那種舊舊的感覺,譬如車廂之中有拱門,譬如車內永遠都有推車販售太陽餅,譬如冷氣冷到讓人搭車都要披上厚外套,譬如車廂內永遠都有種氣味,譬如站內的自動售票機讓人想起童年在柑仔店投幣打水果盤的時光,譬如網路購票頁面讓人想起win95或更早已前的作業系統,譬如台鐵廁所永遠都有70年代之前的公廁陰影,但這一切都成為懷舊元素,乘客或許自己都不清楚,到底那條通往人生的鐵道,是不是足夠讓自己安全出門,安全返家。

當台鐵只剩下懷舊與便當的強項,搭車的人是不是有時候也陷入這樣的矛盾:只要給我準點發車,準點到達就好,遇到狀況也不能停下來等待維修,我們對時間欠缺耐心,對危機不曾察覺,我們沒有同理超時工作的駕駛員,也未曾意識到支持一線工作人員的權利,其實也是在幫乘客自己爭取該有的權利。應該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因為普悠瑪出事之後,才發現台鐵的安全策略幾乎是白紙一張,那些我們倚賴鐵道的每次移動,竟然是驚心動魄的冒險。

我們對台鐵過於溫柔的容忍,會不會是造成台鐵慢慢變成巨大怪物的幫手?倘若一線基層員工試圖以罷工形式爭取合理的工作環境,身為乘客有沒有共識去支持這樣的行動所帶來的不便?我們用選票選出來的執政團隊也好,民意代表也罷,是不是有心而且有民意作為後盾去處理台鐵這個大膿瘡,或我們只是選擇把頭埋進沙裡,故意不去看那些問題所在,只要有懷舊情懷和排骨便當,不准漲價,就好了呢?

瀏覽次數:755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