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第29屆金曲獎星光大道及頒獎典禮Live節目

剛落幕的金曲獎,出現了有趣的數學問題。

最佳國語專輯頒給了徐佳瑩的《心裡學》,年度最佳專輯則是頒給了陳奕迅的《C'mon in》,這兩張專輯當然都報名且入圍國語專輯獎項。

那麼,問題來了,獲得年度最佳專輯的《C'mon in》在最佳國語專輯的評選中,輸給了《心裡學》,表示這張專輯在該組評審的投票中,不是國語專輯的最高票。但是,《C'mon in》在年度最佳專輯的評選中,卻打敗了《心裡學》,獲得最高票,所以《C'mon in》是年度最佳專輯,卻不是國語專輯裡面最高票。

換個角度,《心裡學》是最佳國語專輯,卻在年度專輯評選中,輸給了另一張國語專輯《C'mon in》。所以「年度」「最佳」的「國語專輯」,到底是誰?

去年也發生過一樣的問題,獲得最佳原住民專輯的是阿爆的《Vavayan,女人》,可是獲得年度最佳專輯的,卻是在原住民最佳專輯投票中沒有獲得最高票的桑布伊專輯《椏幹》,也就是說《椏幹》專輯打敗了其他分類的國語、客語、台語、演奏類專輯,但是在最佳原住民專輯評選中,卻敗給《Vavayan,女人》,那到底誰才是原住民專輯之中的最佳呢?

當然這四張專輯都很棒,原本以「人」為評審的競賽,只有分數高低,沒有絕對勝敗。如果要討論該不該以語言作為金曲獎的獎項評比分類,應該要另開教室討論,那個部分的問題更複雜。

誰是冠軍?誰是亞軍?

增設年度最佳專輯這個獎項的用意,大概是希望跨越語言跟表演形式,也就是在國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演奏類的各個「最佳專輯」分類中,選出年度最佳專輯,放在頒獎典禮最後一個獎項,當然是最大獎。這用意當然很好,然而,不管是去年的例子,還是今年的《心裡學》與《C'mon in》,立刻都讓人聯想到,如果以比賽的冠亞軍來比喻,去年的原住民專輯,還有今年的國語專輯,誰是冠軍?誰是亞軍呢?

根據評審組的解釋,因為評選年度最佳專輯的評審人數不同,也就是說,國語組、台語組、客語組、原住民組、演奏組的評審選出各自的最佳專輯之後,再由「所有」評審從各組入圍的「所有」專輯中,選出年度最佳專輯。這樣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問題,但是每人只有一票,有可能原本在國語組投了《心裡學》的評審,跑票投了台語組的《卡通人物》,而原本投給《C'mon in》的國語組評審則維持原本的選擇,總之,是個打掉重練的投票方法,其結果就是出現了去年跟今年的這種讓觀眾也讓得獎者一頭霧水的問號。

譬如在頒獎典禮,看著徐佳瑩上台領取最佳國語專輯的陳奕迅,內心應該浮現「輸了」這樣的念頭,但隨即下一個頒發的年度最佳專輯卻叫到自己作品的名字,想必那一路從座位走上台的過程中,腦袋一定掛著大問號。而剛剛才歡喜上台領獎的徐佳瑩,應該也很迷惑。雖然大家很愛說,入圍就是肯定,輸贏不重要,可是既然被提名了,誰不想得獎啊!

評審召集人說,這是分母的問題。沒錯,分母不同,也就是評審的人數不同,結果當然不同,但是金曲獎必須有競賽規則裡面說得通的邏輯,不能在金曲獎的評審體制內產生「網內互打」的矛盾。

分母就是評審。確實,由「人」來決定的比賽,就是多數人主觀喜歡來定輸贏,如果像大胃王比賽,吃了最多碗拉麵的就是冠軍,短跑100公尺,跑得最快的就是冠軍,但是金曲獎跟金鐘金馬和各種文學獎一樣,由人做決定的比賽,就是評審的選擇。因此5個小組評審選出來的多數,跟20個評審選出來的多數,當然會不一樣。

把金曲獎想像成另一個職棒聯盟

我們或許可以這樣解釋,徐佳瑩的《心裡學》得到「國語組」評審的最高票,但是加上評選客語、台語、原住民語、演奏類的評審,票數重新洗牌之後,陳奕迅的《C'mon in》卻是最好的,所以產生了年度最佳專輯卻不是在原本所隸屬的分類競賽中獲得最佳專輯的結果。這有點奇怪。

所以不只是分母的問題,還有分子的問題。如果年度最佳專輯的參選名單,也就是分子,必須是各分組的最佳專輯,那麼,不管分母是誰或有多少人,至少在邏輯上面比較容易說得通。

我們用小組賽來解釋好了。大會規定,各小組先打一輪,分數最高的成為該小組的分組冠軍,有資格打入最後的年度決賽。所以年度決賽的參賽者,就該是各小組的分組冠軍,年度冠軍得主應該是各分組冠軍的其中一名。

但是金曲獎採取的方式則是,先由各小組打一輪,確定了分組冠軍、再把所有參賽者都叫來,不分組而重新打一次。要是金曲獎的年度最佳專輯評選方法維持現狀的話,出現同樣矛盾的機率應該很高,畢竟實施了兩年,兩年都讓人迷惑。

但是我又想到,或許金曲獎是類似日本職棒的賽制,譬如年度戰績最佳的前兩名,有資格打聯盟冠軍戰,聯盟產生冠軍之後,再去打「日本一」的年度總冠軍。甚至聯盟為了增加票房跟廣告冠名收入,由年度戰績第二與第三名先打挑戰賽,勝隊再跟年度戰績最佳的球隊爭奪聯盟冠軍,贏的人再去打「日本一」。因此有可能產生年度戰績第三名的球隊一路「以下剋上」拿到「日本一」總冠軍的情況,也就是說,整年度戰績最好的未必能拿到聯盟冠軍,而整年度戰績第三名的有可能拿到年度總冠軍。雖然很奇怪,可是行之有年,大家都接受了,也就不奇怪了。

那麼,只好把金曲獎的數學問題先放一邊,將金曲獎的賽制想像成另一個職棒聯盟好了。因此,得到年度最佳專輯的國語專輯不是最佳國語專輯,而得到最佳國語專輯的國語專輯在年度最佳專輯的投票中,敗給了另一張國語專輯。如果是去年的情況,就把國語專輯換成原住民專輯,也得出一樣的結果。很像繞口令,但這就是實施兩屆的年度最佳專輯獎項的金曲獎邏輯。

瀏覽次數:417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