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不會開車,也不會騎摩托車,在台南偶爾在小巷弄裡騎腳踏車,在台北則是利用捷運或公車移動,如果可以步行抵達的地方,就盡量走路,走一個小時也沒有問題。

因為以「行人」的身份使用道路的比例最高,對於台灣步行者的弱勢,感受最深刻。

台灣馬路生死戰

在台灣走路,必須隨時保持警戒,不時注意路上的坑洞與高度落差,要警戒巷子隨時竄出來的摩托車,即使走在紅磚道也要小心從後方或從正面衝過來的腳踏車,尤其是租用的youbike。近來台北市區有不少巷弄或沒有騎樓的中型道路,畫出綠色標示的行人專用道,可惜那些專用道的路面品質很不優,走幾步就會遇到水溝蓋,雨天若是踩在那些水溝蓋上面,很容易滑倒。當行人專用道被違規停車佔用時(而且佔用的機率很高),還是要想辦法繞到慢車道或快車道。

騎樓也是個關卡,高低落差是常態,商家在騎樓擺桌椅做生意,甚至把整個瓦斯桶大鍋灶都搬出來,好像已經成為無法可管的潛規則了。尤其遇到冬天,怕用餐的客人太冷,騎樓兩側會用帆布「包」起來,走路的人只好又繞出去走馬路跟車子搏命。

有些道路則是因為做生意的店家不多,騎樓就變成屋主的停車場,車頭燈抵住拉下的鐵門,想要從騎樓通過的行人還是只能繞回馬路,繼續跟車子搏命。

譬如我經常走台南裕農路,介於東門路跟後甲圓環的那一段,走這段路不只需要技術,專注力,還要有好脾氣跟運氣。像我這樣還算手腳靈活的人,偶爾也會踉蹌。從馬路轉進騎樓,因為騎樓完全被堵死,又繞出來,最後乾脆不走騎樓了,再因為路旁停滿車子,最後只好走在「快車道」上。那些推輪椅或嬰兒車的人,應該也是被迫走在「快車道」上吧!行人被逼到無路可走,因此走路的人越來越少,就算很近也要想辦法騎車或開車出門,原因是「不好走」。道路設計也幾乎不會考慮到步行者的權利,想要安全出門安全回家,全程都要提高警覺。

我也常走路去一個大型購物中心,那周邊的行人動線也很詭譎,走著走著,除非踏進花壇草叢裡,否則就要跟停車場進出的車子搶道。偏偏站在停車場出入口指揮交通的保全,都會以車子的進出為優先考量,看到行人經過,保全的表情出現了「快點通過啦,真是有點麻煩」類似這樣的訊息。

至於過馬路的時候,即使有紅綠燈跟斑馬線,也不能掉以輕心,因為左右轉的車輛駕駛人,隨時都在時間與速度的微小空隙裡面與行人近身對決,行人必須在左右轉車輛絲毫沒有減速的瞬間,決定停下來、後退、還是衝過去,絕對不能遲疑,稍一遲疑,人生就不同了。在台灣的斑馬線,禮讓行人不是車輛的義務,而是看駕駛人的心情。我們從小到大被教育著,「馬路如虎口,行人小心走」,不小心的話,就等著被撞。

當然也有些行人在過馬路的時候,完全靠「感覺」,認為沒車了,也不管號誌,一個人先走,好像什麼吹笛人魔咒一樣,其他人也跟著走,因此在原地乖乖等紅燈的我,變成異類。我常在台北市區的大馬路旁,看到年紀很大的長輩,因為斑馬線太遠了,竟然冒險穿越馬路,還努力跨過中間那個種滿植物的分隔島,往來車輛的車速真的不會客氣,我站在路邊,好像目睹一場生死鬥。曾經有一位義交先生緊張地跑過來關切,剛剛攀過中央分隔島的老先生反而氣呼呼,說他在這裡住了60幾年了,「以前都是從這裡過馬路的啊!」

台灣的道路設計,一般都是以車子的方便和速度為考量,為了「車流」順暢,所以等待行人穿越的時間不能太長,可能要快跑,否則讓車輛等太久,會塞車。行人為什麼走在斑馬線還要跑到氣喘吁吁呢?但也常常聽到駕駛人抱怨,行人走那麼慢,「那馬路都讓給你們就好了啊!」

馬路的使用者,到底是人還是車?

前《朝日新聞》記者,現為自由撰稿人的野島剛先生,在《蘋果日報》專欄發表了一篇〈台灣道路簡直和『戰場』無異〉,他引用日本警視廳的數據,2017年因為交通事故死亡人數是3,694人,創下戰後最低紀錄,跟1970年的16,000人相比,大幅減少了7成7左右。日本人口約為台灣的5.5倍,可是台灣每年因為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數卻跟日本差不多,就機率來說,台灣確實高出日本許多。

野島先生認為,跟日本比較起來,台灣的汽車駕駛人真的比較「傲慢」。之所以傲慢,可能是對於「路權」的誤解。「道路並不是為車子而開闢的,是為了方便人的移動而存在」,但多數駕駛人卻會認為「道路是車子的專屬空間。」

我好像懂了,道路的存在,是為了人的移動,不管是步行、騎機車、還是開車,都是為了人的移動。但我們太習慣把道路讓給開車的人。不過也不是「讓」或「不讓」的問題,許多汽車駕駛人可能也忿忿不平,認為行人過斑馬線還不是慢吞吞,或摩托車鑽來鑽去也是很危險。但說穿了,台灣的馬路使用者,普遍還是有那種開車的人最大、摩托車次之、腳踏車之後才是行人的觀念,弱者必須禮讓強者先行,弱者必須靠邊,弱者遇到強者禮讓時,必須動作快,因為強者的時間很寶貴……,說穿了,就是欠缺一種強者才更需要禮讓與保護弱者的觀念。

去年日本的電視新聞曾經有過一則報導,因為在沖繩租車旅遊的外國人肇事率很高,曾經有一位處理交通事故的警員,在當地警方的內部會議上建議業者不要租車給外國人。當然這樣的內部意見立刻遭到否決。於是電視台出動採訪記者跟在一部外國旅客租用車的後方,開了很長一段路,其中不少危險的駕車習慣,連節目來賓都發出尖叫,「太危險了!太危險了!」雖然租用車的外國人駕駛臉孔經過馬賽克處理,但是從受訪的口音聽起來,竟然是台灣旅客。

日本對路權的認知順序,以行人的地位最高,走在行人專用道上,即使是騎腳踏車也不能對行人按鈴,唯有行人主動讓出一側,腳踏車使用者才能「超車」,以此類推。因為開車的人受到車體保護,也在速度上有優勢,因此在路權順序上,必須排在最後,行人沒有義務要讓車子先過。

通過斑馬線的時候也一樣,以前聽導遊講解過,據說只要行人的腳踏上斑馬線,不管距離車子多遠,左右轉車輛都必須停下來,而不是像台灣的行人走在斑馬線上,要跟左右轉車輛瞬間對峙,想活命的話,要不就快跑,要不就讓車子先過。

對於台灣的步行者來說,每次出門,都是冒險。或許汽車駕駛人也有不同意見,但只要想到台灣快速進入高齡化社會,不只行人高齡化,駕駛人也會高齡化,習慣和觀念養成往往成為陋習,嚴格執法又很容易被批評為政府搶錢,交通事故死亡人數不僅僅是個數字而已,每個數字背後,都代表一個逝去的人生和一個失去親人的家庭。不管是法令嚴懲或是自我約束,可都要快點開始才行啊!

瀏覽次數:1439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