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由於行政院針對不適任教師提出教師法修法草案,這兩週引起教師團體大舉動員反對。值此選舉年,看來立法委員應該不敢力挺修法,因此,不適任教師的處理機制,恐怕會繼續吵嚷下去,而「師師相護」的惡靈,也將繼續纏著全國所有老師。

令人不解的是,過去在任何教育場合,只要談到不適任教師,幾乎所有人都會表現出深惡痛絕的態度,也都認為應該設法讓不適任教師儘速離開教育現場。但回到校園現場,處理不適任教師的進度總是如蝸牛般的緩慢,而處理的案件則不成比例地稀少。這一回教育部花了一、兩年時間,找來各方人馬討論,好不容易研擬出一個大家可以同意的修法版本,教師團體卻大舉反彈,而立法委員的態度顯然也變得消極,難道是想繼續維護不適任教師的工作權?

卸除所有老師心中的惡靈

處理不適任教師的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關卡,就是學校的「教評會」。因此,當不適任教師的處理卡關時,教評會自然是首先被檢討的對象。而由於學校教評會的成員是以學校老師為主,再加上老師與老師間難免有同事情誼,「師師相護」就成為眾人所譏諷的現象。

因此,這次行政院所端出來的教師法修法版本,是讓學校教評會在處理不適任教師時,可以聘任外部委員,讓學校老師的佔比不過半,以卸除老師心中那個「師師相護」的惡靈,真不懂教師團體為何反對?如果因為他們的反對而讓此次修法無法達陣,不但是繼續維護不適任教師的工作權,也會讓「師師相護」的惡靈繼續盤旋在所有老師的心頭。

不適任教師走不掉,是誰的責任?

教師團體認為,不適任教師之所以無法處理,並非學校教評會的問題,而是學校校長失職不提報。筆者也不否認這是理由之一。但筆者曾經見過幾位勇於提報不適任教師的優秀校長,在處理不適任教師後,卻陷入被該教師申訴再申訴的泥淖中,而變得消沈失志,最後不是無為而治,就是提早退休了事。因此,完全歸咎於校長不提報,實在也說不過去。

此外,學校的校務會議是最重要的權力機構,而校務會議的成員更是以學校老師為主,假如學校真的有不適任教師,而校長不處理,老師們不也可以透過校務會議的機制決議要求校長處理嗎?所以,不適任教師未處理的問題,能單純責怪學校校長嗎?

勇於承擔,才能獲得選民支持

至於許多立法委員每每遇到家長團體遊說,就要求動員更多家長出來,這種將選票作為唯一考量的心情雖說無可厚非,但也要提醒立委諸公們:首先,家長團體本就不是剛性組織,且各有不同主張與立場,絕大多數家長都是散落各地的上班族,要如教師團體般地進行動員,實在不可能。這一回為了支持行政院版,超過50個各有立場的家長團體一齊發聲,可見家長們對此議題的共識度已經是極高的了。其次,觀察這兩年的選舉,選民已經不再傾向那種態度模稜兩可的候選人,而是期待有堅定立場,勇於改革的人。所以,立委諸公們,堅持公平正義的法案,絕對比偏向部分利益團體的遊說來得重要,也會受到更多選民的支持,千萬不要再繼續維護不適任教師的工作權了!

最後,行政院所提出的教師法版本尚有許多缺漏,如果不透過立委用心修法,恐怕也將功虧一簣。譬如,教評會中未兼行政的教師代表,在處理不適任教師時,雖然已經規定比例不超過一半,但表決時卻訂出2/3出席、2/3人數通過的高門檻,不但無助於汰除不適任教師,甚至連狼師的解聘都會出問題。還有,教師專業審查會也在這次修法予以法制化,作為調查不適任教師事證的專業單位,但如果學校不通報,恐怕也無法達成汰除不適任教師的目的,所以應該賦予家長提報不適任教師的權利。我認為,立委諸公不僅要趕緊進行法案的審查,也應該修正行政院條文不足之處。

(作者為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長。)

瀏覽次數:289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