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傾頹的神廟遺跡,門楣上精細的金翅大鵬鳥爪趾和羽毛雕刻栩栩如生清晰可見,一位精壯的外國男士單手吊著沒了支撐牆面的門楣,像是拉單槓一樣練著二頭肌。

不出5分鐘,轟隆一聲,男子跌坐地面,身上有些碎石滲著細絲血跡,看來不嚴重,男子表情是驚訝大於害怕。大鵬鳥從身體中間分裂成兩半,無言躺在男子身旁,炯炯眼神望著藍天白雲。遊客驚呼,將吳哥窟的觀光警察喚來。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石塊突然裂開、斷掉,砸在我身上,害我受傷。」

「真的嗎?要不要帶你去醫院呢?」

「你們得幫我付醫藥費,這太危險了!」

「好的,能不能幫我們留下資料做個紀錄,我們馬上送你去醫院。」

如何維持善意和爭取權利?

男人開始在警察的問話下留資料,展示他的傷口以及生動描述剛剛這千年石塊如何意外落下砸向他,圍觀群眾漸漸散去,只剩下2、3位歐美遊客在10公尺外的距離竊竊私語。

全程目睹這些的我,請台灣來的朋友們等我一會兒,告訴他們待會兒的行程可能需要延後,並請其中一位去找正在另一頭參觀、我的當地華語導遊朋友到這兒來,我定定地看著這位好朋友的眼睛說:「我需要你幫忙翻譯,這個遊客說謊,我全都看到了。」

他遲疑許久,問我非這麼做不可嗎?他沒有穿上導遊制服,那天是應我的要求,利用私人時間陪我和台灣朋友們到吳哥窟玩。在他們的國度裡,導遊是國家證照,經過國家考試,穿上那身引以為傲的橘色襯衫,合乎儀態的衣著是對毗濕奴神和自己最大的尊重。

「我明白,可是他破壞了古蹟,而警察選擇相信觀光客,這合理嗎?這是你們的文化、你們的傳統,要靠自己爭取和維護。你如果無法翻譯,沒關係,我可以說到讓警察懂為止,你也不需要告訴警察你有導遊證照。可是,如果你要讓自己說的話更具有說服力,必須拿出受柬埔寨人尊敬的這個職業身份。」

我們4人在烈日下、斷裂的遺址旁站了10多分鐘,左思右想的當地朋友終於鼓起勇氣:「好,我替你翻譯,謝謝你!」

沒人看見時,我們如何約束自己?

轉過身,打斷正在製作觀光客意外受傷紀錄的警察,當我出聲說這名男子公然說謊時,也許是刻意放大的聲量,讓三三兩兩在遠處同樣目睹的歐美觀光客趨前附和,一位、兩位、三位,警察轉頭透過柬語請朋友問我實際情況,朋友和我之間用華語說著,那名惡意破壞的男子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我們。過了一會兒,警察提問,誰願意當證人?否則無法對該名男子提告。

這句提問像是丟出了一顆手榴彈,圍觀人群又散開了,再次留下我們四人。當時在柬埔寨工作的我,毫不遲疑便舉手說:「我可以!」當地朋友再次瞪大眼睛看著我。

經過了1個多小時的延誤停留,男子仍然被送去醫院檢查包紮,原來是馬來西亞籍觀光客,轉列被告破壞古蹟,離開前我請朋友問觀光警察他會遭受什麼處罰?原來,離境前繳一筆幾千塊美金的罰款即可。

做完筆錄,我們出發去看日落,下山後是漆黑的夜晚,下著雨,導遊朋友說剛剛警察局裡的長官打電話給他,請他轉達謝意,願意挺身而出作證。

那是我半年內第二次在柬埔寨警方留下筆錄。第一次是因為抓到偷我手機的青少年,一隻眼睛看不見的他被當地小學校長逮住後狠揍一頓後扭送警察局,趕赴警局,我和他對看一眼,他另一隻看得見的眼睛映照出我的驚慌大於他自己,一如眼前那位破壞古蹟的男子,詫異於大太陽下印度教大神的關照千年來依舊澄澈明亮。

帶著贊助款,一不小心便失去標準

我看著網站上許多遊客和志工,在柬埔寨遊玩、生活、工作,或被提醒或不被提醒,在遺跡裡穿著露肩上衣,摸著石柱門廊,上半身背部全裸轉頭對著鏡頭巧笑倩兮,說自己即將帶著集資再次歸往微笑國度。一瞬間,我失了神,轉頭想找觀光警察以及基本禮儀的約束規範,可惜踏破鐵鞋無覓處,道理自在人心,不在說嘴的張張照片和社群媒體按讚下成立。

跨國、跨文化工作的職場倫理、道德標準拿捏始終不是有限法律條文能夠管束,大多時候默契使然,「做口碑」成了唯一參考,我們幫忙推播的同時,誰能互相提醒這些底線?當地朋友睜大眼睛告訴我:「我們喜歡交朋友,希望能夠互相尊重,佛祖和神明都在看呀!」

(作者為海外工作者。)

瀏覽次數:1186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