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身為一位中小學老師,在教學生涯「當導師」是每一位老師最基本的資歷,筆者在國中教育界服務,雖然有超過10年以上的教學資歷,但是由於其他的工作安排,一直到3年前總算有機會當「國一班導師」,也在今年6月,終於有一批完整帶完3年的師門弟子。

看著這些孩子的成長經驗,除了感到欣慰,卻必須面臨一個不想面對的現實,終有一天,這些孩子還是會離開老師,我必須不斷調適自己的心情,一定要在畢業這一天帶著祝福的笑容,看著他們走出校門,祝福孩子找尋屬於他們自己的一片天空。

想幫助學生卻碰上難以掌控的家庭因素,老師該怎麼應對?

這3年來,如果有人問我,當國中導師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相較於小學的多元快樂學習,國中教育的課業導向更為繁重,許多國中導師面臨的困境乃在於如何讓那些學業成績不好、自暴自棄,也就是俗稱「擺爛」的學生能從「不好」到「好」,從沒自信到有自信。這是老師的存在價值,也是一種教育理想。

但,實際操作卻是相當有難度的。原因是這些孩子的問題很多不是個人問題,有更多來自複雜的家庭背景因素;只要一遇上家庭因素,通常老師就愛莫能助,畢竟清官難斷家務事。

為了達成這個艱鉅的任務,除了積極與家長溝通之外,我也曾走入補習班,想促成「學校老師」與「補習班老師」的策略結盟。我天真的以為,這些孩子在我的天羅地網、全面監控之下,將沒有任何出差錯的機會。但事後認真檢討,這種嚴密監控除了可能壓得孩子喘不過氣,也象徵著更多的不信任,只會讓他們對自己更沒有自信。

師生關係,就像一場棒球賽

師生關係如同棒球場上的投打對決,我總想像自己是一位棒球投手,持續在搜尋打者的死角,只要找到死角弱點,就能解決打者。唯一不同的是,棒球投手目標是解決打者,老師的職責則是要幫助學生找到希望,讓他們能打出人生中的安打、全壘打。

從投手的角度而論,投手如果遲遲無法解決打者,還是必須保持穩定的心,一顆球一顆球慢慢投,不輕易讓心情受到影響。投手一旦放棄了投球,正如同老師放棄了孩子。面對他們的錯誤,只要老師願意一再給予機會,都能促成他們改變的可能。好的投手能夠洞悉打者的心理,投出致勝球,但是好的師生關係不能只有單方面瞭解,而是來自於師生之間的彼此信任,師生感情的建立要靠長期經營,需要老師願意不斷給予機會,一點一點慢慢累積。我的教育經驗告訴我,再不好的學生總有一天一定會懂老師的用心!

另一方面,從打者的角度而論,為什麼打者會打不好?有可能來自於投手的球投得太快,以致打者反應不及。同樣道理,為何孩子會一直犯錯?有可能是老師的要求太高。如果老師願意把標準放低,讓學生可以順利達成,達成標準的同時再給予立即的正向肯定,或許結果就會翻轉了。一旦達成一個目標,就可以慢慢提高標準,讓孩子能有獲得成功的喜悅與經驗,自信就一定找得回來。

但是,要幫助這些學生找到自信,這簡直比登天還難,畢竟生活態度的養成是長久累積的,難以在短期內根除。我曾經反思,我並不是他們人生歷程的第一位老師,前幾位老師面對他們的這些問題行為,會如何處理?我想到的幾個可能是校規處分、言語辱罵、罰寫……,既然這些做法對他們都行不通,我何必再做一樣的事?除了徒勞無功,恐怕還會造成師生情感的傷害。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我必須重新思索不同的對策,就像投手必須經常開發新的球路才能克敵制勝。

這些孩子多半在學業成績表現都不佳,如果老師又被傳統的學業導向價值觀所牽絆,這些孩子將永遠沒有翻轉的機會。既然學業這條路他們不在行,又何必強求?如果把對他們的教育重點回到最基本面,學會做人,培養做事能力,積極的生活態度,又有何不可?老師的責任就是努力找到他們的優點,幫學生找到一條希望之路,只要有一條路可以讓這些孩子走得下去,讓他們看見希望,未來就有成功的可能。

從「當幹部」開始的人才培訓

回想當國一導師的那一年,我曾經很努力想提昇學習弱勢學生的課業成績,最後結果總是不如預期,讓我徹底失望,實在推得很無力,一度很想放棄,推測原因可能是他們從小學以來對學業的挫敗經驗過多,導致放棄學習。

然而,在國一下的班級幹部選舉中,我發現有些學習不利的孩子極力爭取想當幹部。我一開始打從心底懷疑,他們有那個能力可以當班級幹部嗎?老師很容易用學業表現來論斷學生表現,其實我自己也很難避免這種偏見。在不想傷害學生自尊心的前提下,我選擇讓他們從責任最小、任務簡單的班級幹部做起,即使做不好,對班級整體也不會有太大影響,無傷大雅。

不過,這個嘗試並沒有令人驚艷的大轉折,最後的結果跟我預期的差不多,孩子做得不好就算了,還經常要老師瞻前顧後,反而把自己搞得好累。但是有一點讓我相當訝異,這些孩子在當幹部時所展露的積極度,遠遠超越對學業的努力。

我調查詢問後發現,原來這些孩子過去的求學歷程很少有當幹部的機會,缺乏磨練做事的機會,也難怪他們做不好。我對此感到愧疚,原來老師對學生偏見所造成的傷害那麼深!印度電影《嗝嗝老師》,讓人感慨最深的,莫過於戲中金句:「沒有壞的學生,只有不好的老師。」學生只是白紙一張,學生有問題,教師也有很大責任。女主角Naina可以成為教師的模範,提醒我們教師的天職是「教好」學生,而不是教「好學生」。

當孩子展露出積極態度,總算打出一支安打,身為一位老師當然會很願意繼續把球投下去,我開始為這些孩子量身打造國中三年的「幹部長期培訓計畫」,例如從偏重文書的學藝股長當起,再一路當到偏重管理責任的風紀股長,終極目標則是當班長,並且把這套精心設計的計畫直接了當告訴他們,以昭告天下展露老師看重他們的決心,為他們再打上一劑強心針!

但是這樣的做法也必須付出慘痛代價,除了導師所肩負的重擔會更多以外,最慘的莫過於學校的生活教育競賽,班級成績常常墊底,讓老師顏面無光。畢竟每一學期都是班級幹部大換血,要重新培養人才,每位孩子對於新的幹部職責角色都得重新學習與適應,一開始都做不好,但是過程中就會慢慢漸入佳境。看到這些曾經自我放棄的孩子,透過幹部培訓計畫一步一步實現目標,展露自信,每位孩子都有屬於自己的一段國中三年奮鬥重生故事,在刻意栽培之下,人人都能獨當一面,身為老師的我真是有莫大的成就感。

國三這一年,許多孩子跑來詢問我高中的人生規劃與理想,我既是開心又感動,他們終於有能力幫自己規劃出一條人生之路,身為導師,對於他們的畢業,我很不捨,但是我有更多的放心,相信他們一定都能鵬程萬里、展翅高飛。

(作者為台南市立海佃國中歷史科教師、東海大學社會系博士生。)

瀏覽次數:1193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