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耳門天后宮舉辦一年一度的「仙女」選拔活動。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前一晚輾轉難眠,今晨天還未光,第一聲6點鐘的鬧鈴未響,精神已經抽離於夢境,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

第一次元旦這麼早起床,空氣是舒服的味道,沙崙空曠的馬路和火車站仍有昨晚跨年的遺留氣息。我坐上7點15分的區間火車,要去鹿耳門天后宮參加仙女選拔,窗外水田與透天厝裡的人們安靜沈睡。

忘了是去年的什麼時候,我在一篇2018金曲插畫設計師專訪文章裡,得知了鹿耳門天后宮每年的仙女選拔活動。一時興起覺得有趣,便邀著身旁有仙女氣息的台南同鄉Sally、高雄蓮花仙女雅婷年底去報名,但我一向不覺得自己漂亮到可以成為仙女,大抵只是覺得有趣。但最後Sally飛去與男友出國跨年、雅婷忙碌於工作、庭寬在那瑪夏執勤。而我實在覺得這樣的活動不看可惜,一生可能也只有那麼一次,毅然決定去選了仙女,「參與觀察」(participant observation)還是得自己來才行。

儀式:作為旁觀的觀察者

雖然我是台南人,但是鹿耳門天后宮我只來過兩次,上次是來給移民工文學獎《珠與龍舟》的作者得獎獎盃,我趁活動開始前的空檔循著記憶找到她家的路,但門前坐著一位阿伯和一隻看我不順眼的狗,膽怯的我只好落荒而逃。

早晨的鹿耳門天后宮很熱鬧,即便是跨年的隔天,廟裡的仙女舞團仍在廟前廣場跳扇子舞給媽祖婆恭賀元旦,廣場旁還有一排早起的鳥兒排隊等著領限量紅包。

鹿耳門天后宮一早的熱鬧景象。作者提供。

9點鐘儀式開始,與會者與廟方主委一起參拜媽祖,而後廟裡的活動組長講解遊戲規則(是的,這樣的廟竟然有活動組長這個職位)。今天這場活動其實不只是仙女而已,禮官、仙女、鳳仙一起選拔。選拔的方式很簡單,不論外貌美醜身形胖瘦學識才能,這樣的宗教活動講求緣分,一切交給神明決定:擲筊。

「仙女」人選由擲筊方式決定。作者提供。

每人擲筊有3個回合,每回合擲筊6次。比的是最後加總誰的筊數多,誰就當選。

活動在媽祖廟的天井進行,正對著媽祖婆神像。天井前方擺設的長桌上放置禮官帽服,兩邊各有一立牌是仙女鳳仙、禮官杯選的大紅名冊與計分板。後方佇立兩處杯選場地,右方選禮官、左方選仙女,兩者同時進行。外圍與中央分隔線架起紅龍,親友、看熱鬧的信眾圍坐或站立在四周。

仙女、禮官選拔場地示意圖。作者提供。

當參選人被唱名,抱著緊張又期待的心情走到香爐桌前跪下,在心中向神明默念自己的名字,有些人冰冷的手會在香爐上取幾分暖意與祈禱。雙手拿起兩側比一般大小還大的木頭杯,將之合起或平放,要越過香爐,擲到前方的大鑼之上。兩邊鑼的下方四角皆墊著厚金紙,讓下方空間產生共鳴,筊杯敲響大鑼,像是在與神明的對話確認,沒敲到的話不算數,要大聲地敲響,以達天廳。

兩邊的場地各有3位廟方人員進行工作,兩位在參選人面前幫忙拾起落地的杯和大聲唱喊擲得的杯數,一位在記分板上計分與監視。仙女的參選人除了一位看來可能還在讀國高中的妹妹,看來都是20幾歲的女性,或許是人們對仙女這個名詞的印象太過平板。禮官的參選人意象就豐富得多,各個年齡層都有,女生男生都可以參加。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參選者是一位需要稍微攙扶的阿嬤。禮官的職位也豐富得多,正獻官、陪獻官等依名次排序,仙女這裡則是前6名當選仙女、後6名當選鳳仙。

有趣的是,當人們目光匯聚於照著日光的天井之地,包含觀看者在內,每個人在這場儀式都扮演著無可或缺的角色,無論那人擲到6個聖杯還是6個無杯,群眾皆為之拍手鼓勵,每個人的心情也隨之澎湃起來。就像是特納(Victor Tuner)所說的「儀式閾限」,在此我非我,但又仍是我,曖昧神聖的狀態處於中介,並有一種集體奔騰感覺。

意念:作為信眾,我心內的聲音

作為一個參加仙女選拔的信眾,雅婷一早告訴我要持平常心,我則是在前往天后宮的路途中就開始盡力讓自己沉浸在某種意念之下,這樣的意念很難解釋,但很像是在維持一種抽象狀態。

我在車途中,重新觀看了前幾天分享的一篇文章〈聖嚴法師開示精選──人生的願望〉,文章講述人生下來是自己要來的,來的目的是為了許願、還願,並且這樣的許願承諾是一生的追尋,生命的承諾得用一生來還。我心想著21年來的我確實許了許多私願,或許選仙女這件事情也是一種許願/許諾,「仙女、禮官是一種責任承擔」廟裡人員如此說。若是選上了,我必有某種責任,除了廟裡規定過年時的義務工作外,它可能也是媽祖婆對我的肯定,要我勇敢。而我也將之視為責任,在許諾之下,應當在我自身的追尋路上,對眾生奉獻作為還願。

或者若要用明確的話語表示這種意念是什麼,在維持意念、擲筊過程時,我會對自己說:「江婉琦,不能自滿,平靜下來,靜靜的對媽祖婆說話,意念要正,不可心中有貪。」在這樣的意念之下,選仙女這件事情,如何能不急不徐,意念平靜地不受貪念和自滿干擾,也是一項修煉。

可以說這樣的意念其實就是自我約束。仙女選拔是人間對神界的復刻,滿足人們對崇拜的渴望。但是人終究無法等同於崇拜塑造出的仙女,我相信神明的存在,但我也相信仙女的樣子是想像的,而想像可以變成真實,所以宗教存在。我是一個凡人,而我似乎在這個意念之下,盡量接近所謂「仙女氣息」。

我如此告訴自己,且相信這句話語:「擲筊只在意念之間。」

宗教之於我,是安定、是祈願的寄託。對每位參加擲筊儀式的信眾來說,我們也像是在香火氣味與杯、鑼敲響的迴盪之間,實踐我們自己的認同。

我是仙女第一名?

仙女選拔三輪的擲筊結束,我看著計分紅紙上,我的名字下方竟被畫了一個1,我選上了仙女第一名!

「仙女」入選名單。作者提供。

對於國小二年級後就沒拿過第一名的我,選上仙女第一名很開心,甚至有些不敢置信。情緒停留在儀式裡,激動的我趕緊向庭寬、雅婷、家人報喜訊,媽媽開心地傳來許多快樂貼圖,庭寬說我已成為仙界之人,但為維持「仙女氣息」,還是不能自滿呀。

在等待擲筊的時候,一位媽媽抱著年幼的女兒站在我旁邊,媽媽開心的對女兒說:「妹妹妳看,妳以後也要當仙女嗎?我們跟媽祖娘娘說妳長大也要當仙女!」

在2019年的第一天選上仙女,有一種充滿希望的感覺,希望今年的我可以更勇敢,如同那句對自己的許諾:

「在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

(作者為政大民族系學生。)

瀏覽次數:1008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