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八旗出版社所主辦的「我的穆斯林鄰居」系列演講,12月8日來到最終場──「波斯、什葉、神權」,主講者為政大外文中心兼任助理教授顧朋。顧朋是伊朗人,來台已逾20年,當初選擇來台灣留學的動機是出於對台灣人的特殊印象。

顧朋在伊朗曾接待過台灣角力隊,台灣隊光鮮的衣著和良好的態度,讓他覺得他們彷彿是從電影中慢動作走出來的人物,想不到一上場,不到10秒便敗陣了(全場哄堂大笑)。但台灣領隊精湛的針灸技術令他大開眼界,後來決定來台灣唸博士。

剛來台時,顧朋覺得台灣人很好,忍不住苦惱:「台灣人這麼好,卻不是穆斯林,不能上天堂,怎麼辦?」然而在台灣過了20年後,顧朋說:台灣又自由,治安又好,早已是地球上的天堂了。

不同人眼中看見的伊斯蘭

談論伊斯蘭相關主題時,伊朗永遠居於一個特殊的位置。一方面因為伊朗的伊斯蘭教是什葉派,與主流的遜尼派有所歧異。另一方面,現在的伊朗政治是以什葉觀點組織成的政教合一神權制度,這在世界上是獨樹一幟的。

進入正題前,顧朋先談到了他所觀察到的一些現象。他覺得「預設立場」(mind set)是影響一個人接受意見或作出評判的重要因素。比如一位穆斯林,他的「預設立場」可能是:「伊斯蘭是好的宗教,所有穆斯林都是我的兄弟」。所以當他看到穆斯林做壞事時,會出於此種「預設立場」而替他辯護,認為其情有可原。

在這樣的情況下,具有不同「預設立場」的人彷彿不同顏色的紙,同一個伊斯蘭照在不同的紙上,也會反映出不同面貌、不同的伊斯蘭版本。而信徒們討論時往往不是為了瞭解,而是為了打敗和說服對方。

八旗主編王家軒記下顧朋的這段話:「當一群人在一個地方是少數的時候,他們都特別善良友好,口誦『善哉善哉』;一旦他們成為多數,他們的態度就會變了。這無關宗教,所有人都是這樣的。」

什葉版本的伊斯蘭

介紹伊斯蘭時,人們會說伊斯蘭有六大信仰:相信獨一真主阿拉、先知、天使、古蘭經、後世、及前定;而穆斯林有五大功課:唸(清真言)、禮(拜)、齋(戒)、(天)課、朝(覲)。殊不知,這其實是遜尼伊斯蘭的說法。什葉會說伊斯蘭有五大信仰主幹:相信獨一真主阿拉、先知、後世、伊瑪目、及阿拉的公正;至於穆斯林的功課,則有禮拜、齋戒、朝覲、天課、五一稅(Khums)、吉哈德(Jihād)、勸人行善(Amr-Bil-Ma'rūf)、止人作惡(Nahi-Anil-Munkar)、熱愛善人(Tawalla)、及厭惡惡人(Tabarri)等,統稱為信仰的支葉。

若比較什葉的五大信仰主幹與遜尼的六大信仰,會輕易地發現「獨一真主阿拉、先知、後世」這三點是一樣的。什葉派強調只要相信這三點的就都是穆斯林。但第四點伊瑪目的概念則為什葉派所獨有,且在其信仰中佔據極重要位置。

關於第五點阿拉的公正,顧朋說,遜尼基本上也相信阿拉的公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但兩派之間在這點上的區別,牽涉到穆斯林在神學上對善惡定義的看法。遜尼派認為,行為的好壞是由阿拉來決定的,這件事之所以善,是因為阿拉說它是善的,宗教上說是好的,而非其本質上是好的;延伸出的討論即是阿拉是全能的(因為連善惡都是祂所制定的),既是全能,祂也可能可以在審判時違反其承諾(不給行善者好報),而信徒無論如何要全然服膺。

反觀什葉派,其強調真主的公正就是因為不贊成這種說法。什葉派認為公義是有一個定義的,而且該定義是人類所可以瞭解的,一件事之所以善,是因為其在本質上符合定義上的善與公義,故阿拉做任何事也會根據該定義,所以祂在審判日時不會違反其承諾,會公正地給予行善者善報,懲罰行惡者。

這些關於伊斯蘭神學上的論戰對我而言是相當有趣的。因為它已跳脫出「遜尼v.s.什葉」這類政治性的對立,讓人能更深入去思考信仰本質的問題。其實,這也往往是伊斯蘭史上難有定論的議題,比如上述關於善惡的論述,正是西元8世紀到10世紀間穆爾太齊賴派(Muʿtazila)與阿什阿利派(Ashʿari)之間的論戰。

而其他神學上的辯論還包括:人是否可透過純粹的理性獲致真理、前定v.s.自由意志、古蘭經是與神同存抑或神所創造的等等問題,這些有意思的大哉問,至少在台灣的穆斯林圈很少聽到有人談論。而什葉派在這些議題上所呈現的是一種相對理性的態度。

什葉版本的伊斯蘭政府

作為全世界唯一的什葉伊斯蘭國,伊朗所採行的政教合一制度是其來有據的。顧朋關於這部分的爬梳極有條理。首先,是否要建立一個伊斯蘭政府的考量前提,來自於大家對於「馬赫第」(Mahdi)的期待。

究竟誰是馬赫第呢?

按照什葉派,先知穆罕默德在生前即曾指派阿里(‘Ali)作為其歸真後的穆斯林社群領袖接班人,而接下來的領袖則是由阿里之後的「先知族裔」來接任,稱為「伊瑪目」(Imam)。如此一代傳一代,直到最後一位伊瑪目隱遁為止,總共有12位。相對於遜尼派的哈里發擁有人民認可(但缺乏合法性),這些伊瑪目是神選的領袖,具有宗教上的合法性。

馬赫第正是那隱遁的第12位伊瑪目;他會在世界充滿不義與壓迫之時再次出現,拯救人類;相當於「彌賽亞」的觀念。基本上,什葉穆斯林都希望馬赫第趕快出現,而建立伊斯蘭政府就是促使馬赫第出現的方法之一。因為組織伊斯蘭政府推行伊斯蘭固然是為了讓國家變得更好,但世界上必定會出現其他強權與之對立,因而導致世界上的衝突增多,如此便促使了馬赫第的出現。

於是乎,一個不會阻礙馬赫第再現的伊斯蘭政府的組成邏輯就是:阿拉揀選了先知穆罕默德;先知指派了繼承人伊瑪目來領導社群;但當最後一位伊瑪目隱遁時,領導社會的權力就由具有「Faqih」(最高教法學家)資格的教士來暫時接掌。然而一個國家需要一個人來做最後的定奪,因此在所有Faqih中,會有一位脫穎而出,成為「Vali Faqih」(超級教法學家/最高領袖)。伊朗之前的何梅尼與現在的哈梅內伊就是那位「Vali Faqih」。

「Vali Faqih」的權力有多大?除了能超越法律和憲法,最讓筆者驚訝的莫過於:只要是為了伊斯蘭社會的福利與好處,他還有暫停禮拜、齋戒或朝覲等等基本宗教義務的權力。顧朋說這類事情還真的發生過──1988到1992年,伊朗的「Vali Faqih」就曾一度下令暫停該年的朝覲。

伊朗的外交決策原則,完全無視國家利益?

一個以伊斯蘭為指導原則的政府,其所秉持的外交原則自然也必須合乎所謂的伊斯蘭原則。於是伊朗的外交決策所圖的完全不是國家利益。顧朋共列出了7點伊朗外交決策的原則,但整體看來,影響最大的一個原則就是「溫瑪」(umma)的概念,也就是:穆斯林沒有所謂的民族國家,所有穆斯林領土,都是一個統一領土的一部分。於是當有其他穆斯林「國家」受到非穆斯林國家壓迫時,基於大家同屬一個「溫瑪」的道義,即使違反了國家利益,伊朗也必須干預。這就是為什麼巴勒斯坦議題可以成為伊朗外交決策的核心議題。

有位聽眾針對這部分提出了疑問。倘若伊朗不能置其他穆斯林之生死於外,那為何對於目前新疆維吾爾人的處境沒有作為?顧朋誠實地說:因為伊朗政府目前正疲於應付國際制裁,一方面自顧不暇,另一方面也需要中國的支持,所以只能希望未來伊朗自己的狀況好一點後再去關注。

你想知道伊朗的什麼事?

演講結束後,聽眾發問踴躍,問題涉及各個方面。八旗主編王家軒也整理了一些有趣的疑問。

一位中國來的穆斯林問到:「伊朗雖然大力推動伊斯蘭信仰,但伊朗青年在週五(聚禮日)參與禮拜的比率卻是極低的。您怎麼看這件事?」

「膩了,」顧朋解釋:「台灣有一句廣告詞『沒事多喝水,多喝水沒事』。伊朗的版本是『沒事多做禮拜,多做禮拜沒事』。在伊朗,政府教育人民要虔敬的宣傳、廣告鋪天蓋地,無論你走到哪裡,去什麼地方,做什麼事,政府像個老大哥,不斷提醒你要記得去做禮拜。人民會因此更願意做好穆斯林嗎?不會。因為當你不能選擇去做非穆斯林時,你不會知道做一個穆斯林有什麼可貴、有什麼意義。」

顧朋以他與兒子的互動為例:「當我每天都要求我兒子不要把鼻涕抹在衣服上的時候,只要我不在,因為叛逆,因為想要嘗試,他就會想把鼻涕抹在衣服上。『爸爸不在了,真好。』」他自己也是在來到台灣之後,沒有人管他了,有機會不遵守禁忌了,才真正的體會到,他想要做一個虔誠的穆斯林。不是政府強迫,而是他自己的選擇。反而是他在伊朗的朋友不相信。他們會追問顧朋:高粱酒好喝嗎?威士忌好喝嗎?在伊朗他們不能碰這些,因此他們想要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滋味。嚴格的法令、政府的控制想要防止他們偏離穆斯林的正道,卻剝奪了他們認識做一個穆斯林的美好。

但伊朗政府這樣做錯了嗎?顧朋沒有做這樣一個武斷的結論。

「就好像交男女朋友,如果有一天你的另一半跟你說,『給我一年時間,讓我好好想一想我們如何繼續走下去。』即使你相信他是真心的,你會答應他嗎?不會,你不會答應他,因為你會害怕,你害怕失去他。」

另一位聽眾問:在台灣,齋月時看到別人白天進食,會流口水嗎?

顧朋談到他高中時期的兩位老師。一位注重宗教的外在面向──教法;另一位比較傾向神秘主義,提醒他在做任何宗教功課時,都要去深思箇中意涵。而他自己受第二位老師的影響較深。宗教的「肉」本來比宗教的「皮」重要。所以一旦理解齋戒的意義,封齋時看到別人進食時是不會受到影響的。

八旗在伊朗講座之前的場次是關於庫德族。伊朗境內也有庫德人,一位聽眾好奇他們在伊朗的狀況,問:伊朗境內的庫德人會想獨立嗎?

顧朋的回答是:雖然伊朗的狀況未能100%符合伊朗庫德人的要求,但在歷史上,第一個在伊朗建立王國的就是庫德人(米底人/米底王國)。因此,比起生活在伊朗鄰近國家(土耳其、伊拉克、敍利亞)的庫德人,伊朗的庫德人對伊朗這個國家是較有認同的。另外,庫德人在伊朗所面臨的衝擊主要是宗教上的(庫德是遜尼派),這和他們在其他國家所面臨的問題主要來自於民族區分很不同。倘若庫德人要獨立,伊朗境內的庫德人會是最後一批獨立的。

關於伊朗,關於伊斯蘭,關於中東,永遠都有討論不完的議題。八旗的最後一場演講,在聽眾熱烈的提問下時間一直超時,顯得有點欲罷不能。也許未來八旗可以再繼續把這系列演講辦下去,畢竟穆斯林世界很大,借用顧朋所強調的語彙,每個區塊都有各自按照其「預設立場」來詮釋的伊斯蘭,分享起來應該很有趣。

瀏覽次數:3244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