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公投落幕,但台灣社會卻不見一絲塵埃落定,反而仍是各執己見,有的用生命來威脅政府,有的說不給任何立法空間,有的說即使公投過了,包含同志教育的性平教育仍會照樣推動……整個社會仍是甚囂塵上、不得安寧。

好不容易走過了公投,在公投前,無論是反同方或挺同方,都各自充分表述了自己的立場,投票期間也顯現出極高的投票率,讓我看到了民主的高度實踐;但遺憾的是,至今我仍看不到「理性對話」的出現。現在看來,理性對話之所以如此困難,是因為我們都還被情緒綁架,未能平和以對。但是,民主若只是自說自話,那麼,民主就只是個謊話。

挺同方與反同方、性平教育推動者和家長,這幾種角色之間,彼此須要回歸理性與事實,讓對話開始。

如果你們習於論斷、仇視,結果就是逼走自己的同志

首先,身為一個曾經懷疑自己的性傾向,後來又恢復性別認同的人,我想對反同方的朋友們說些心裡話:也許你們比較幸運,不曾遭遇某些同志朋友們那麼錯亂而掙扎,甚至分崩離析的人生,但是,我想你們可以理解,在一個人瘋狂的言行背後,也許有著一顆受傷、失望而自我放逐的心。同志不等於變態,甚至我認識的同志朋友中,有的是我望塵莫及的天才;他們也是須要我們理解的群體,如果我們願意給予理解及溫暖,也許他們不會覺得那麼無助。

至於對挺同方,目前我在一些同志的文章中,已經看到一些內省的跡象,尤其是覺得己方「缺少溝通」,對人貼了太多「歧視」、「反智」的標籤等,我覺得這非常值得肯定。坦白說,如果表現得像搞鬥爭的紅衛兵,或是不懂事的孩子,那麼,即使是再悲情、再煽動,要讓多數人了解同志,無異緣木求魚。我知道因為我反同運,同志朋友們對我不會有好感,但是,身為一個雞婆的跨虹者,我真的要說,如果你們習於論斷、仇視,那麼,結果就是逼走自己的同志。

公投結果出來那天收到的訊息,基督徒朋友要我為想輕生的同志朋友禱告。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其實,公投的結果並不代表「有幾百萬人在歧視同志」,而只是代表「修改民法婚姻定義,以及推動現行的性平教育,未獲大多數人認同」,自詡邏輯清晰的同志朋友們請勿被情緒綁架。如果你覺得自己就是個被歧視的受害者,那麼,即使修了民法,你還是會覺得社會對你不友善。改變自己的想法永遠比改變整個社會容易。反觀自己,你們覺得自己對這個社會沒有歧視嗎?你們說「這個社會配不上我們」,給不同立場的人貼「反智」、「歧視」的標籤,這難道不是一種歧視?想怎麼收穫,先那麼栽,想要被理解,請你們先去理解;想要被接納,請你們先去接納。

我舉個例子好了,當你們在推動「友善公廁」,想讓跨性別者感到更自在時,有考慮過其他族群的感受嗎?有考慮過擔心被偷拍的女性嗎?有考慮過是否會有心懷不軌的傢伙,冒充同志,伺機猥褻孩童或婦女嗎?我有朋友是家中有個發展遲緩的漂亮女兒,你覺得她能不擔心嗎?另外,諸如愛滋病用藥要全民買單、提倡廢除刑法第227條、提倡娛樂性用藥等,都讓多數人感到疑慮,這些疑慮都是這次公投的變因,不能把公投結果簡化為「歧視」。

性平教育應該更客觀平衡,擺脫激化對立的疑慮

再來是推動性平教育的教育工作者,與家長之間,應該要藉溝通來達到一種平衡。我認識的一些性平教育工作者,是帶著使命感和對社會族群的關懷來工作,包括我女兒幼兒園的老師。在保護幼兒免受性侵及霸凌方面,我是很贊同要給予這樣的教育;包括在適當的時機給予孩子們正確的生理認識,以讓他們更順利的迎接尷尬的青春期、尊重男女性別的差異等,我都覺得無可厚非。性教育並不是只有性愛,它其實涵蓋了社會、生理、心理等各種層面。回想我們這一輩的成長過程,有的在初經來潮時驚慌失措,有的面對性騷擾時束手無策,那種情景是否仍歷歷在目?正確的性教育有助於陪伴孩子在每個階段中的身心發展,甚至是陪伴一生的「愛與生活」的教育。站在這個觀點我是支持推動性平教育的,不過,現在的問題出在教材的偏頗,以及國內符合資格的性平師資太少,有的老師在宣導性平教育時,自己的專業知識並不夠,邏輯上也站不住腳。

對家長而言,守護孩子平安健康的成長,是第一要件,在教科書中採用容易讓孩子性別混淆的理論,以及鼓勵孩子做情慾探索,甚至教性愛自拍,這真的適合還在成長中的孩子嗎?如果只是為了要讓孩子們更能學會尊重、包容、友善,那是否應該遍及每個群體,而非只有同志?國內也有可以頒發性教育師認證的機構。我認為在編纂教材時,不妨多參考專家意見,以及借鑑科學證據,更客觀而平衡的呈現性平教育,擺脫性平教育為同志群體背書、激化社會對立的疑慮。

對於把反對現行性平教育的家長當「恐龍」的同運人士,我想說,基本上,孩子若沒有父母或重要他人的付出和守護,是很難平安長大的。我自己的老三在出生兩個多月時就患了急性肺炎,命在旦夕,連醫院都不大敢收,我的焦心與憂慮不在話下;我生老大時難產,產程經歷了整整25個小時,我賭上了這條命才把她生出來,生完後頭髮都是濕的,護士都怕我一睡睡過頭醒不過來了;在同時照顧三個幼子,其中還有一個過敏兒的情況下,我沒奢望過我能一夜睡到天亮。我能甘之如飴地堅持,是因為那份對家庭的愛、那份對孩子的期待。對於多數家長來說,孩子幾乎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責任,看著孩子平安成長就是最大的心願。

所以,家長對現行的性平教育不放心,是基於想給孩子最好的、最妥適的,想排除不適齡不適當的內容,這並沒有什麼不對。我舉個比較淺白的例子,有個農夫,他辛苦地耕耘、播種、灑水、除草、施肥,只是為了能在秋天時看到收成,看到作物成長,並在這些長成的作物中,挑個長得最好的「留種」,來年再繼續種。但是,在這個過程中,突然來了個不認識的學者,說著「這不是你的農作物,它不屬於你」,並且,主張要給農作物打催熟劑、提倡不用授粉的無性繁殖,甚至說只要讓它開花,不結果也無妨,你要這農夫情何以堪?如果我們認同一個農夫在自己的土地上,對於怎麼栽培他的作物有選擇權,那麼,同理,我們就該認同,家長們對自己的孩子要接受怎麼樣的性平教育、在什麼時機接受,有更多的話語權。

我承認在儒家傳統影響下,有些父母的確太過限制孩子的發展與意願,這也值得父母們去適度地自我檢視,但是,「性」這個領域,它涉及了家庭、健康、孩子們身體與心理的成熟度、責任的承擔能力、以及有形無形的社會成本、國家人口結構等,在青少年時期,不應一味提倡,而應該更審慎以對。我相信讓孩子們學習自我主管,先培養其他在未來所須的素養及能力,更能為他們的將來奠基,成為國家的驕傲。

好不容易把所有的立場都寫完了,回到主題:對話,始於平和,誠心祈願政府及立場相異的兩方,在一意孤行、用言語製造對立之前,先能冷靜下來,心平氣和地,讓對話發生。我期待看到每一方的決策和發言,都是經過溝通、傾聽與理解的;各方的結論我無以干涉,但我真心期待能看到這樣的過程。

(作者為跨虹者,曾為性平教育講師,現為全職媽媽。)

瀏覽次數:271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