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只要你有上PTT的習慣,對於「戰文組」這件事肯定不會感到陌生。PTT上常見有關文組的討論,包括文組薪水少、無實際生產力、只會出一張嘴、認為大學的文組科系都很好畢業,甚至常常在討論科普議題時,嘲笑文組沒有常識。再加上政治人物和媒體多為文組背景,諸如「文組不意外」、「文組誤國」和「文組害台灣」這種貶抑文組的詞彙時常可見於討論串中。但,文組人真的有如網路上討論的如此不堪嗎?

《書呆與阿宅》(原書名為The Fuzzy and the Techie: Why the Liberal Arts Will Rule the Digital World)的作者史考特.哈特利畢業於史丹佛大學,這間與矽谷發展唇齒相依的頂尖學校,同時培育優秀的文科人與理科人。哈特利大學畢業後到Google工作,後來成為身家20億美元的創投資本家。他認為,隨著科技發展日益普及,各種技術將變得容易取得且無所不在,而人文社會科學的底蘊,將會是各種創新技術工具的基本要求。

 文科人在科技世界的角色

許多人認爲比起理工科,學習人文科目的學生出社會找不到好工作,但史考特卻認為,現在由於許多技術工具的門檻降低,儘管獲取技術知識仍然十分重要,但現在就算沒有相關背景,也能取得相關知識,用更有創意和效率的方式與專家合作,策動新產品的服務和創新。

再者,作者認為許多人忽略了,人文教育特別強調問題解決、決策、提出論證和管理的能力,以及最重要的,人文學科就是專門研究人性的學問。他也提到,科技創新最迫切的就是為產品和服務注入更多「人味」。像臉書創辦人祖克柏是心理系的學生,他便將人天生渴望與他人連結的心理學洞見,應用在臉書的設計上,使臉書成為當今世上最大的社群網站。

為冷冰冰的數字加入一些「人味」

現代社會十分講究大數據分析,但在一堆生硬的資料背後,仍然需要仰賴人類的經驗智慧和靈活的問題解決能力。作者舉了美國的例子,像是非裔美國人持有大麻被逮捕的機率為白人的3.73倍,但實際上這兩個族裔持有大麻的機率卻差不多;而在西岸的奧克蘭,毒品犯罪分布狀況很平均,但毒品的查緝行動卻集中在非白人族裔居住的低收入社區。

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若只依照數據資料進行警力的部署,演算法將會派遣大量警力到犯罪率高的區域,反而造成偏見,形成所謂的標籤化現象,將進一步加深最初的偏見,造成扭曲的惡性循環;如果數據沒有經過人文分析的審視,很容易製造歧視與偏見,反而蒙蔽了真實的情況。

人文與理工,其實需要更多對話

作者在這本書中提示了人文學科的重要性,但他依然強調,人文學科與理工學科間需要強化合作,理科人需要文科人替科技發展提供社會脈絡、為大數據注入倫理,聯手搭擋才能提供科技與社會的最佳解決途徑。

就像是現在火紅的斜槓人生,擁有跨界知識的人才,在當今社會具有與他人不一樣的視野,也更能創造出符合人性的新創服務。看看《書呆與阿宅》所舉的例子,從臉書創辦人到各種成功的新創事業,成功的背後皆有文科人的努力。下次在網路上要「戰文組」之前,或許可以想想,理工與人文間該如何對話,才能創造出相輔相成的社會環境。

(作者畢業於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並取得美國天普大學環境永續學程。)

瀏覽次數:466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