蠟染布。 圖片來源:謝佳薇提供。

200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普遍流傳於東南亞或所謂「馬來世界」(Nusantara)地區的蠟染藝術指定為印尼的世界文化遺產。感到榮耀的印尼人將這個重要的日子訂為國家級的紀念日(蠟染日/Hari Batik),每年10月2日,印尼全國上下會舉辦各種活動,在印尼的社群團體中也常看到他們穿上蠟染、拍照留言:「I love Batik. This is my Batik, and yours?」

蠟染不僅是印尼的傳統文化,也是凝聚印尼人向心力的重要藝術表現,更是他們的「國服」。不僅如此,印尼的公私立機關與學校會在每週特別找一天作為「蠟染日」,例如週三或週五,當天大家都穿蠟染服飾去上班上學。如果各機關學校都自訂蠟染日,那麼,說不定每天都是蠟染日!

2018南洋味巡迴展的開幕記者會。圖片來源:國立臺灣博物館。

2017年,筆者所服務的國立臺灣博物館(以下簡稱「臺博館」)第二度與印尼國立空中大學、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共同辦理「Mederka」,經過三方的討論,我們將名稱轉化成「印尼國慶文化藝術節」。後來,海外印尼僑民聯誼會臺灣分會(Indonesian Diaspora Network in Taiwan,以下簡稱IDN Taiwan)主動找臺博館一起合辦10月份即將到來的蠟染日活動,包括蠟染繪製體驗、認識蠟染布料圖紋、蠟染服飾穿著體驗,更重要的是融入印尼多元族群特色的蠟染服飾走秀。故宮南院製作的印尼蠟染織布介紹影片《藝中求同-印尼織品文化Batik》在片尾就大量使用當時的照片與影片。那年我們認識了不少來自峇里島和爪哇島蠟染工作坊的負責人,見到很多印尼駐臺商務辦事處的長官與代表夫人,甚至來自蠟染發源地的日惹特區皇室也派人出席。在臺灣駐點的馬來西亞媒體並以「印尼蠟染布節特別報導」為主題,採訪主辦的謝佳微女士。

到了2018年,我們更規劃了連續兩日的東南亞織品藝術盛宴。第一天是菲律賓織品藝術與新加坡土生華人的蠟染布講座,第二天則是蠟染藝術節,以展演、攤位活動、蠟染體驗及蠟染服飾走秀為主。

連續兩年的蠟染藝術節海報。2017年(左圖)的主題為蠟染,海報的底圖則為蠟染圖案。2018年(右圖)則是Tenun圖樣,讓蠟染出現在歡呼人形與主標底色上。圖片來源:IDN Taiwan。

擴張到全世界的織品藝術

為了準備這次的蠟染藝術節,筆者先參加了李問先生的講座「印尼蠟染布的文化淵源:愛國藝術的前世今生」,並提出自己的好奇:蠟染藝術在印尼是統一對外的國族凝聚力表現,但是擁有一萬多個島嶼的印尼國內,是否真的全部都以蠟染為尊?就像印尼國內仍有部分區域期待著獨立,他們是否全部認同「蠟染=印尼」的這樣的國族/愛國意識呢?

李問先生的回答加上我自己的理解,或許可以這樣說:雖然因為各區域文化的差異,蠟染藝術並不一定深深扎根在印尼一萬多個島嶼的各個角落,但在印尼國內積極地強調國族統一與「異中求同」的建國理念,散佈在海外的印尼人也用印尼蠟染作為國家認同的主要表現,並分享蠟染藝術,表現身為印尼人對傳統藝術與國族的向心力。

其實,如果我們把現今東南亞各國邊界的概念拿掉,用大約800年前開始的「海上貿易」角度來觀看蠟染與織品藝術,會發現:透過海上貿易擴散到整個東南亞的蠟染藝術,也在400多年前因大航海貿易的關係經過印度,更流傳到非洲。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就是熱愛蠟染藝術的最佳代表,甚至擁有專屬的印尼蠟染服裝設計師。蠟染也進入歐洲的藝術世界,在荷蘭統治印尼的期間,許多做遠洋生意的荷商為表示自身品味與時尚,也都會在家中以手工繁複且樣色多變的蠟染布作為裝飾。

因此,在國立博物館中進行蠟染藝術節,我們是否可以將整個視野再放大,關注古老「馬來世界」的蠟染藝術?也就是說,從爪哇島蠟染藝術開始,向東擴散到民答那峨島、往西達到非洲,往北到馬來半島,然後在海上絲路興起的時代,遠揚傳播到中亞與東亞各地與歐洲,融合了當代藝術的成分,讓蠟染以更多元的面貌新生。博物館是否有可能將這整塊區域的蠟染一次呈現給臺灣觀眾呢?

傳統織品也能走出新貌

因此,這次我們嘗試找菲律賓與新加坡地區的蠟染與織品藝術一起參與。菲律賓的兩位講者是在臺灣居住、工作與唸書的藝術家馬力歐,與在臺灣攻讀應用地質學碩士的瑞利諾,一同詮釋菲律賓的織品藝術,並告訴我們,傳統的織品藝術如何為年輕的藝術家提供深厚土壤,成為他們的創作靈感。

菲律賓的呂宋島與南部的民答那峨島,有著全然不同的文化、語言和藝術表現。呂宋島往北的織品藝術與臺灣的原住民織品藝術的使用及圖紋有許多相似之處,而民答那峨島則是部分受到伊斯蘭文化與爪哇文化的影響,和呂宋島則有很大的不同,而似乎更接近爪哇的蠟染風格。雖然曾經經過西班牙、美國與日本殖民,菲律賓民間仍蘊藏深厚的藝術表現,充滿強韌生命力與樂天的民族性,也善於將多元的藝術面向揉合進他們無限的創意之中。

來自菲律賓的兩位講者,左方的Mario穿著菲律賓男性國服「Barong」[1]。圖片來源:Mario Subeldia提供。

另一方面,我們也搭配故宮南院10月份「新加坡月」知名的峇峇娘惹收藏家展覽,以及印尼團隊的蠟染收藏展示。雖然只是馬來世界織品藝術的一部份,但仍努力呈現豐富多元的樣貌。今年的主場秀在南門園區小白宮舉行,獨特的古蹟建築中,每個窗戶均掛上來自印尼的各式蠟染布與Tenun織品,會場中光線透過色彩與紋路繁複的蠟染布,讓會場中的氛圍相當獨特。

小白宮內部由IDN TAIWAN的印尼籍幹部負責裝掛,蠟染布是來自帶有華人影響的日惹傳統蠟染,保留了日惹地區蠟染布料的用色習慣:深淺咖啡色、白色等相互交錯,但其中的扇子圖樣則來自華人傳統。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左圖窗內掛的BATIK-CIREBON是以雲朵排列為底圖,再以CANTING筆裝入融好的蠟進行圖樣繪製。右圖則是為來自西蘇門答臘的Tenun Songket,織線帶有亮麗的金屬色澤。

穿上最華麗的民族服飾

蠟染布的製作,需要層層繁複的上蠟繪製、染色、融掉蠟、再染色、再用蠟繪製、再染色……,這樣重複的手工需要做到十幾遍甚至更多。而蠟染布所使用的顏色,從最傳統的黑、黃、深咖啡與白色等,到受歐洲與華人的影響所產生的多元用色與圖案,製作上變化極大。穿上不同地區的蠟染,代表來自的區域與身分地位。如果看到大紅大綠大藍、並有鳳凰與花草鳥類等圖樣,大部分都是受到華人影響的結果。

而這次透過謝佳微女士所介紹的Tenun織品,則是由類似臺灣原住民織布機的編織出來。Tenun織品會先將織線染色,之後才會上織布機,因此Tenun織布的雙面顏色相當一致。

圖片來源:IDN Taiwan。

今年的走秀活動比賽中,不僅印尼組的參賽者大張旗鼓、將華麗的蠟染圖騰融入在爪哇到蘇門答臘、峇里島的傳統服飾中,今年開放的臺灣人競賽中,也有穿著整組中爪哇傳統Beskap(Traditional Javanese Suit)進場的年輕的臺灣學者陳聖元,整套包括Blangkon(帽子)、Beskap(上衣)、Jarik(下身)、Selop(鞋子),外加令人驚豔的Keris刀[2],彷彿從傳統爪哇地區活生生走出來。當天還有來自加里曼丹的印尼新二代,穿著傳統加里曼丹的原住民族服飾,與臺灣的高山原住民族傳統服飾相當近似。也是來自臺灣的李澍先生則穿著由印尼朋友設計的現代感混搭蠟染服(上身穿著來自梭羅,下身則來自峇里島),帥氣現身於走秀會場。

李澍(左)與陳聖元(右)的裝扮。圖片來源:陳聖元提供。

來自印尼的朋友更是用力的展現萬島之國的精彩服飾,融合了他們的創意與思鄉。Cinta Dita Abadi女士來自印尼東爪哇地區、與峇里島隔海相望的外南夢(Kabupaten Banyuwangi),與朋友一起驚豔上場,儘管風格差異很大,但兩人都自稱她們代表外南夢地區的多元文化。當我看到他們手上的Barong面具,大喊:「這是峇里島的Barong神!」但兩人說,不,這是來自外南夢的。因為外南夢地區與峇里島很近,因此文化之間必定會彼此影響。

在這次的蠟染織品藝術盛宴活動中,財團法人文化臺灣基金會給了最大最多的協助,促成了第一天的講座;而世界印尼僑民聯誼會則一方面協助進行蠟染展示,另一方面也主導了第二天的全程活動。這次活動讓印尼駐臺北辦事處(KEDI)的長官全體出動,印尼社群在活動中的相互支援協助與互動,讓我心中充滿了感動,是什麼樣的強大力量和對國家的認同,能讓在臺灣的印尼社群為了這次的節慶舉家動員,或者拉著姊妹與朋友們一起來參與?再加上進行音樂演出的移工團體,更用大量的熱情豐富了蠟染藝術節的活動。

今年,我們也看到臺灣民眾更熱情的與印尼社群互動。來自宜蘭地區的客家藍染老師到處去認識活動中的印尼朋友,並與他們討論蠟染的傳統和藝術。臺博館期許透過這樣的藝術盛宴與各種互動體驗課程,逐步成為多元文化間的橋樑,讓臺灣更認識由移民帶入的多元文化藝術與歷史,並創造更多友善溝通的價值。

來自印尼駐台北經貿辦事處的新任代表、副代表、貿易部主任,還有來自臺灣各地的印尼社群領袖帶領的各地的夥伴們一起出席參與。新加坡代表處的長官也連續兩天都參與本次的活動。圖片來源:INTAI Magazing提供。

(作者為國立臺灣博物館研究助理、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博士班學生。)


[1] 菲律賓的男性國服Barong正好與東爪哇到峇里島的重要神明Barong有相同的拼音,在此特別註解,以避免混淆。

[2] 爪哇島的Keris刀,也有拼寫為Kris的。和菲律賓民答那峨島的Kris小刀在長相與尺寸上完全不同,但都是該地區隨身配掛在身上表示身份地位的飾品與武器。

瀏覽次數:307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