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從《既有公共建築物無障礙設施替代改善計畫作業程序及認定原則》的制定,可以看出我國政府對於無障礙空間規劃,具有一定比例之要求。要求項目包含商業類、文教類、住宿類等8類,詳細規劃則例如電梯的設計、輪椅觀眾席的設計,讓只能使用無障礙空間的人民獲得基本人權保障。

我們對於基本人權保障認知,大約有「生命」、「自由」、「財產」等,例如允許所有人可以結社、集會、遷移等自由。而從上述法規我們可以看出,對於只能使用無障礙空間的人們,也有積極的保障方式。當然,除了無障礙空間外,政府也要求聘用一定人數的身心障礙者,來積極實踐少數弱勢的基本權利。

當然,我們會發現「這些似乎永遠不夠」。我們很難要求所有的空間都能達到通用設計。因為當政府不具強制力去規定時,我們的社會很難去為社會少數弱勢改變原有的規劃設計。也許不是不願意,而是那些少數少到我們沒有想到。

因此,我們發現政府對於無障礙空間的要求及身心障礙福利的推動,對於身心障礙者而言是相當重要的環節。政府非常需要積極扮演推動者的角色,而非被動的改善或告知。

《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57條第二項指出:「公共建築物及活動場所之無障礙設備及設施不符合前項規定者,各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應令其所有權人或管理機關負責人改善。但因軍事管制、古蹟維護、自然環境因素、建築物構造或設備限制等特殊情形,設置無障礙設備及設施確有困難者,得由所有權人或管理機關負責人提具替代改善計畫,申報各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定,並核定改善期限。

從這樣的條文中,我們會發現,在特定建築中,政府對無障礙空間的設計其實是被動的,也就是,只有該單位負責人「主動」對主管機關申請、再經由主管單位「通過」,才得以施工。

於是,我們經常看到許多歷史古蹟建物,只透過簡單的可移動木板達成粗陋的「無障礙」,一方面被文史工作者批評缺乏美感,另一方面空間的規劃也不夠完整及標準。

歷史古蹟是文化學習相當重要的環節。大多數人過去學生時期的校外教學,或多或少一定會有些文化導覽、廟宇參觀、古蹟走動的活動。障礙者在這樣的過程中卻經常因為缺乏無障礙空間,而造成諸多行動上的困難。

歷史古蹟保存是不可被抹滅的。我們需要從古蹟與法規中取得平衡及最理想的狀態,而不該是單方面讓法規彈性僅限於主管機關的核定認可,這樣歷史古蹟的法規對於無障礙空間的設計,會相當難以進步。

將被動轉為主動,將自由申請轉變為鼓勵補助,透過補助讓通用設計的無障礙空間能與古蹟結合。除了保持古蹟美感,也增加歷史古蹟的便利性,讓古蹟可以能得到更多人參觀,另一方面也能為未來的高齡化社會作好準備。

最後,我們清楚,「歷史古蹟」只是我們生活中相當小的一個部份,他不會影響到我們的生命生存。但這一小部分,卻是對於障礙者相當重要的一塊。它代表社會某種程度的重視,以及對於障礙者的共存設想。這個包容及改變的過程,是需要被整體社會所重視的。

(作者為師大公領系學生,同時也是學習障礙者、師大身心障礙學生促進會會長。)

瀏覽次數:238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