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向貧窮者學習行動聯盟臉書專頁。

從小到大,這個社會不斷的教導我們如何成功,什麼是成功。但人的專注力是有限的,我們專注於成功,很自然的便會忽略了什麼是失敗。我們不用學習如何失敗,但是我們知道如何與失敗相處嗎?答案很明顯的是我們不知道,即便人生失敗的時刻總是遠多於成功的時刻。

因此,這是一個無法了解什麼是失敗的時代。我們辨識不出什麼是失敗,便將失敗妖魔化;恐懼失敗,卻不知與失敗應對的方式。當自己落入失敗時,因為害怕被人瞧不起、覺得對外求助無效,所以我們常常難以對外求助。

這些求助的聲音往往以難以辨識的方式出現,可能是自殺的意念,可能是為了止痛的成癮行為,可能是將自己蝸居在家阻隔一切。這些求救的訊號對大多數人來說,是一種失序行為。因此我們常常給予對方建議,若不聽建議便處罰,卻非傾聽身處失敗狀態者的需要。這樣的誤解是雙向的,對於別人也對於自己。我們同時也聽不見自己內心的求助訊號,所以更常選擇處罰自己,而非傾聽自己。

在這個以金錢衡量成功的社會中,貧窮與失敗是雙胞胎。

我們對於貧窮的認識一如我們對於失敗的認識──就是沒有認識。除了表面上的金錢匱乏之外,便一無所知。舉例而言,有些人會說,當我在幫助貧窮者的時候,會不會被認為其實是在消費貧窮?那我們還是不要去做好了。這個「什麼樣的助人行為是消費貧窮」的哲學性的討論便止步於此。

醫生在台灣社會具備較高的社經地位,但我們會說醫生消費疾病或消費病人嗎?我們為什麼會將那些與貧窮者合作並得利的人認為是消費貧窮,像是社工、玉蘭花的經銷商、街賣的集團?消費之惡從不在得利,而在傷害。當醫療行為對病人產生傷害,大多數的病人有能力說出自己的受到的傷害,爭取自己詮譯自己的權力,而失去話語權的窮人不能。我們將重點放在得利,便應生許多助人工作者必須動機純粹,彷彿石雕聖人不飲不食之類的誤解,便讓許多消除貧窮的工作難以發生。這樣的誤解廣泛的存在於台灣社會,因為我們對失去話語權的貧窮者在想什麼,了解得太少。

想要幫助貧窮者之前,需要先接受我們社會對於貧窮者的想法其實一無所知。

10月17日是世界拒絕赤貧日。消除貧窮的工作是每一個人的課題,這並非是一句空泛高大的口號,而是在這個社會中,貧窮/失敗是許多人共同的狀態。貧窮是經濟匱乏的表述,但與更多匱乏的狀態連動,人際關係匱乏產生的傷害與孤立、意義匱乏產生的蒼白生活、希望匱乏產生的絕望,這是現代社會每個人所共有的。也因此,消除貧窮的工作不是一群不貧窮的人幫助貧窮的人,而是貧窮狀態多的人與貧窮狀態少的人一起團結,對抗貧窮狀態。

希望未來能有一天,台灣有更多人不再只專注於成功,而是回過頭來發現與接受自己的貧窮,並一起團結起來對抗貧窮而努力。

(作者為人生百味共同發起人。)

瀏覽次數:401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