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Teamate臉書專頁。

從2011年開始,我們在德國販售台式手搖飲料,已經7年了。

當初是機緣巧合,在貴人引薦下,才有機會在德國做這件事。自己愛吃愛喝,不見得就要自己做,可是在跟貴人商量後,覺得如果有機會可以在德國開一間台式手搖飲料店,好像還滿有趣的,而且似乎可以藉著這間店在德國為台灣做些什麼。但是說真的,籌備了半年,在開店的前一天我還是很彷徨、很害怕,但是裝潢都完成、人都招進來、錢也投進去,似乎已經沒有回頭路,只能往前走了。

沒有想到的是,在開幕日前一個星期的試營運,客人就源源不絕。也許是北萊茵第一間的關係,風聲傳得很快。之前從來沒有做過服務業的我,其實有點慌張,但我是老闆,需要將那個樣子拿出來、需要自己下場做、需要把所有的事情當做自己的事情來做(畢竟本來就是自己的事),沒有藉口、沒有理由、不能逃避。更沒有想到的是,原來做服務業是這樣的累。

服務業講的就是服務,就是微笑,就是要接待客人,就是要給客人我們喜歡的東西。就像是有個服務業出身的好友跟我說的:「在服務業就是要笑,看到好客人要笑、壞客人要笑、碰到澳客更是要笑。」服務業的工作時間非常長,我們幾乎是全年無休在運轉的。一天十幾個小時的工作後晚上回家還要做賬,別人在度週末的時候是我們最忙的時候,我做到最後其實都有點糊塗了。開店180幾天連續上班後,之前的朋友疏遠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戰,做到我都笑不出來了,直到那一天的到來。

有天當我正做得糊里糊塗的時候,有位台灣女生進來,點了奶綠半糖加珍珠。她站在門口喝了一口那飲料,說了一句我到今天都牢記在心中的話:「這就是台灣的味道。」

聽到這句話,我內心震動了一下,幾近落淚。在聽到那句話的瞬間,我突然覺得所有的疲勞都消失了,我突然知道我為何今天站在這裡做這件事,為何我會如此拚命做這件事。

捲進「珍奶致癌」風波

來自台灣的珍珠奶茶在德國熱熱鬧鬧火紅了一陣子。從2009年開始在柏林的一間店,到2012年中德國境內96間店,全德國數不清的各式小品牌甚至連麥當勞的McCafe都賣起了Bubble Tea。這個產業短短的幾年內在德國遍地開花,在年輕人間成為一種風尚,人手一杯儼然已經成為一種潮流。但如此的潮流,比不上媒體的一篇報導以及後續鋪天蓋地的圍剿。

「珍珠奶茶會致癌」這個媒體標題連續3天出現在各式德國媒體上,從紙媒頭版頭到網路媒體到電視、電台整點新聞都在講這個未被證實的傳聞,各式說法最終都以「有待查證」作為結尾。電視節目上還有小兒科醫生現身說法,誣陷台灣沒有食品安全檢驗標準,台灣出口的食品不能相信等。一夜之間珍珠奶茶這個來自台灣的飲品,在德國從年輕人最想參與的行業跌落至過街老鼠,我們的營業額也一夜之間掉落8成。還有傳言有客人到同行店家辱罵店員、學校老師到店門口阻止學生進入消費,在學校開課講述這個東西有多不好。

事件發生時,我們第一個採取的動作就是將自己的產品送檢,檢驗報告急件3天就出來了,我們家的東西沒有檢出任何致癌物。看到檢驗報告時我鬆了一口氣,我們沒有對不起店裡的客人。但是營業額還是沒恢復,媒體還是不採信我們的任何說法,更別提報導以及澄清了。

因為事情鬧得太大,食品安全檢驗局也開始四處檢驗,1個月後報告出來了,我們是無辜的。但是傷害已經造成,這個既有印象一直停留在那裡,甚至時隔6年的今日,都還有人來店裡詢問。在數個月內,全德國的珍珠奶茶店接連倒閉,我們也岌岌可危。

撐過假新聞,反而走出自己的路

這個時候,長年支持我們的中餐廳老闆找我過去說話。他跟我分享了當年在德國發生的一件事,跟這次珍珠奶茶事件很雷同。

原來,德國的中餐館曾經也相當蓬勃發展,但突然有媒體開始報導中餐館如何不乾淨,甚至採用狗肉。這些報導引起整個德國社會的軒然大波,人們開始集體抵制中餐。沒有人願意聽他們辯解。直到一次由中餐館老闆集結的示威遊行中,他們說了一句話:「你們德國哪有那麼多狗讓我們殺?」

聽到這段歷史,讓我有了覺悟,讓我知道我需要堅持才能有所結果。雖然食品安全檢驗局幫我們澄清了,但是還是需要時間,才能慢慢從創傷中恢復過來。但是要等多久呢?

那4年間是一種遙遙無期的感覺,不知道這場苦難何時才會終止。我4年沒有薪資,還需要出去打工養活自己以及這間店。有時候晚上在家會黯然落淚,不知道如何是好,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走。底線一條一條的畫,但一次又一次不甘心的往後延遲。

時過境遷,現在回想起來當初的事件,內心卻是充滿感謝的。還記得在某本歷史書中曾經讀到關於明太祖朱元璋的開國三策:「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當初我們三條全犯,不出事才怪。人說順境難修,唯有遇到逆境的時候,我們才有機會看到自己的問題。當初生意好的時候,忙到頭都抬不起來,更不用說去思考我們到底在賣些什麼。唯有遇到逆境,我們才有機會老老實實回頭看我們走過的路,才能藉由發生好好的檢視自己。

德國的珍奶店一間一間的關,最終連我們在柏林的創始加盟店都決定結束營業。我們除了不停的想辦法要活下來外,也一直在尋找可以用得安心的原物料,一步一步的調整,希望可以為了客人手中的飲料負責。

在這樣的期許下,我們成立了自己的品牌,開始用完全屬於自己的理念以及信仰做我們想做的事。我們到底在賣什麼這個問題,也在創造這之後慢慢的清晰起來。

還「台灣味」一個清白

曾經有個德國小客人在喝完飲料後跑來找我,仰頭望著我說:「這飲料是你做的嗎?很好喝,謝謝你。」他伸出小手跟我握了一下就離開了。也有小客人以稚嫩的筆跡,在店裡的明信片上寫了這樣一段話送給我們:「謝謝你們來到德國,你們的茶很好喝。」我們小時候在台灣的童年回憶是什麼?珍奶、雞排、車輪餅等街頭小吃。而這群德國小孩長大後,這個來自台灣的味道也許會在他們的童年記憶中佔有一個小角落。

也時常有台灣客人因為在異鄉生活、學業上遇到了困難或是瓶頸,跑來店裡喝飲料、找人說話。休息一下,便跟我說:「Sherman我好了,我回去繼續了。」我時常跟客人說,今天過了我們店門口那條線,外面是德國,裡面就是台灣。我們在海外的遊子遇到事情、挫折、想家時,不能輕易回家,有時甚至是回不去。那想家時怎麼辦?回家最快的方法就是透過舌頭,當我們品嘗到來自於家鄉的味道時,我們就回家了。

「你知道嗎,我在台灣其實都不喝這些手搖杯飲料的,但是只要回到德國我就一定要來你店裡喝一杯。」這是一位台灣大哥跟我的分享。許多台灣客人來店裡喝的不只是飲料,更是對我們小島以及島上親人好友們的思念。

這樣的溫度、安心、服務與味道,是來自於我們家鄉台灣的特產,是台灣人的特質,更是我們想要傳遞的理念的。我們想要在德國經營的不只是這個來自台灣的飲品,更是這個來自我們小島台灣的文化以及人文特質。

因為有這樣的夢想,有這些客人、貴人的幫忙以及鼓勵,因為不甘心這個來自家鄉的味道如此被誣陷,所以我們無論如何都想盡辦法要活下來。而活下來,正是證明我們以及這個家鄉味清白最好的方法。今天再回首看過去走來的路,滿滿的崎嶇跟辛酸淚,但是好值得。

(作者為旅德台灣人。)

瀏覽次數:5721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