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又看到了嚴重的兒童虐待事件。傷心難過之餘,我們的社會福利與教育政策還能做什麼呢?

在兒童虐待事件中,6歲以下學齡前兒童的重傷與致死率似乎一直居高不下,同時比例依然是以弱勢家庭的兒童居多。那麼,我們是否應該思考更有目的性、對象性的社會福利與教育政策呢?

幾年前,當教育部提出12年國教的政策時,我個人認為12年國教立意良好,但是實施的方向有待商榷,不該向上延伸3年,而是應該向下延伸3年。幾年過去了,我越來越覺得當年的想法應該沒有錯。

首先,沒有品質控管的國民義務教育無論增加幾年,其實都無法讓教育水準提升,只是好聽的政策而已,因為無論如何學生都可以畢業。很多時候,高中職年紀的學生如果程度太差,留在學校上課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上課根本聽不懂。

第二,基本能力不足加上家庭弱勢,是青少年犯罪與未來貧窮的最大問題,就算學歷從國中提升至高中職,屆時這些弱勢的學生依舊只有最低的學歷,基本能力沒有提升,只拿到一個大家都有的最低學歷,究竟有何意義?

第三,少子化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同時看起來根本無法阻止,因此我們應該好好思考的是「如何提升人口素質」,而不是只想著要提高出生率。因為整個大環境與趨勢根本就不可能讓一般老百姓敢多生小孩,而我們的教育政策卻像是在扯後腿一般,無法讓老百姓教養幼兒的壓力減輕。如此本末倒置的政策,怎麼會有效果呢?

第四,向下延伸3年的義務教育不僅可以讓每一位幼兒都可以進入幼稚園就讀,讓小朋友得到良好的生活教育,同時更可以減輕父母的照顧壓力,還可以釋放出照顧幼兒的勞動力。

第五,向下延伸3年可以確保弱勢家庭的幼兒獲得應有的生活照顧與生活教育,同時幼稚園的老師也會每天看到孩子,確保孩子有無受到嚴重疏忽或虐待,一發現異狀可以馬上通報,才不至於再發生幼兒被長期虐待的憾事。這才是衛生福利部應該做的社會安全網。

第六,貧窮一向是多數弱勢家庭的問題根源,而幼兒照顧則是容易觸發兒童虐待的主要因素。無論是父母忙於生計疏於照顧,或是工作或入監被迫將孩子託人照顧,還是因為經濟壓力與照顧壓力導致的兒童虐待事件,幾乎都是由此觸發。因此就必須從幼兒照顧問題下手,達到預防的效果,才能減少類似的狀況一再發生。

少子化的問題是個危機,或許也是個轉機,它讓我們可以有更多時間與精力去照顧到弱勢的兒童,也讓我們可以有更多資源可以提升人口素質,讓我們的社會可以對弱勢兒童更友善、弱勢兒童的未來可以更有希望。不是嗎?

(作者為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

瀏覽次數:164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