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nsplash

2017年底,立法院通過公投法修正案,大幅度降低連署門檻後,各項社會議題紛紛轉向公投戰場,一時之間方興未艾。舉凡食安、能源再到婚姻平權,無事不能公投。

其中,由「下一代幸福聯盟」所提出的三項「愛家公投」已在28日以198萬份的驚人數量塞爆中選會,然而挺同團體也在29日召開記者會,呼籲社會大眾面對三項愛家公投,投下三張不同意票。

看到標題,你可能會以為,我要跟你說這個公投的好與壞,但其實想要站在支持「同婚」的立場,說出兩張同意票與三張不同意票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專法或民法?那些隱藏在「平等」包裝下的歧視

首先,愛家公投的前兩項,分別是「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以及「你是否同意以民法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這對應了挺同方的第一案,內容為「您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張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這些,都涉及了「民法」與「專法」之爭。

會有以上爭議,主要來自釋字748號解釋理由書的第17段,其中指出「至以何種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特別法或其他形式),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之範圍。」

其中所謂的另訂特別法,或者是公投案當中所謂的「專法」,其實只是文字概念,仍須依照實質內容進行認定,並非以「非民法」之方式就當然構成隔離或歧視。

進一步說明,所謂的專法或特別法在內容上,其實有優等、同等與劣等三種可能。首先若是國家為了彌補過去同性戀者長久以來受到社會排拒,而給予同性婚姻必要之協助或支持等,此種「優等專法」將符合釋字649號、719號所稱的「優惠性差別待遇」而不構成歧視。

而若是與民法效力完全相同,僅名稱不同的「同等專法」,此種權利義務大致相同,但就是分設兩種制度。其目的為何?是否可以被大法官認為是「重要之公共利益」?這樣的區分的手段與目的間又豈有「實質關聯」?不無疑問。最終將難逃美國黑白隔離時期「隔離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的質疑。

所謂隔離但平等,或許可以看看2011年好萊塢電影《姊妹》(The Help)所講述美國非裔黑人在種族隔離時代,所遭受的不平等待遇。美國在19世紀所實行的黑白隔離政策,無論是學校、公車、飲水機、廁所都分為黑人用與白人用,藉此避免黑人與白人接觸,直到美國憲法上知名的「布朗案」才告終止,宣告黑人與白人可以共同生活。這樣的政策本身,其實就是一種「你比我低等,所以我不要和你一起」的歧視。台灣在日治時期依據人種進行學校區分,日本人讀小學校、漢人讀公學校、原住民讀番人公學校,也有一樣的歧視意味。

至於若訂定劣於民法對異性婚之「劣等專法」,恐怕更難合於釋字748號之要求。我們要知道,公投雖是人民意志的展現,但仍不可違憲,若是公投通過要求立法院制定專法,且是上面所稱「同等專法」甚至是「劣等專法」,若是未來訴訟再起,恐怕將難逃再度被大法官宣告違憲,專法派白忙一場。

現有制度,真的可能因此受到衝擊?

常常被拿來支持專法的理由之一,是衝擊既有制度,應有「專法」過渡時期。針對衝擊既有制度的部分,如果仔細地閱讀釋字748,我們會發現,大法官其實「超保守」。如果你猶記得台灣近年來針對同性婚姻的第一次衝突,是2013年在立法院闖過一讀的「多元成家三法」,當時除了同性婚姻案,還包含伴侶法與多元成家制度,而釋字748的解釋文所提到「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其實正是拋下定錨,將婚姻定義在「二人」且「永久排他」這樣的關係。

這種兩個人願意永遠在一起並互負忠貞義務的制度,難道不是現行婚姻的核心價值嗎?也就是說,同志若選擇進入婚姻,仍然須要負起和異性戀者一樣的權利與義務,而異性戀者的權利義務,也一如往昔,並不會衝擊既有制度。

另外,過渡時期的說法也有疑問,如同大學生期末報告的拖延病一般,若空談過渡,卻不談期限,永遠不會有到達的那天。這正是大法官在此號解釋訂下兩年期限,就是為了避免立法院拖延病爆發。

雖然,挺同方的公投案,能否成案仍在最後關頭,且所謂「專法」的內容仍在未定之天,但我們必須知道的是,承認上面「同等」或「劣等」的專法,將代表台灣社會並非全面平等,而是有人可以被基於非正當的目的而予以排斥,出於一種自利心態。誰知道今天性向會被排擠,明天會不會輪到某個你我都有的特徵遭受不平等對待?因此可以確定的是,面對已經成案的愛家公投的前兩案,投下不同意票、甚至使其不通過,都將是一種強而有力的政治宣示,迫使立法院在2019年5月24日前所修正或制定的法律,不至於淪為同等或劣等的專法。

同志教育教不教?若沒看見同志,又如何學習尊重

另外,愛家公投的第三案與平權公投的第二案則均涉及性平教育當中的同志教育,其主文分別是「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以及相對的「您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二者主文不同,但均指向現行《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第13條的同志教育。

其實所謂的同志教育,依據前國教院院長吳清山教授與林天佑教授在《教育資料與研究》雙月刊第106期所提出的定義,認為同志教育是指「透過教育活動,教導學生認識同性別之間有群友與密友關係之存在,讓學生了解社會有多元性傾向的現象,以養成正確的性別觀念,提升學生性別平等意識。」也就是說,同志教育其實是一種透過看見不同性傾向,進而學習尊重的教育。

依照教育部代表出席聽證會的說法,情感教育、同志教育、性教育三者在性平教育當中缺一不可,若少了任何一個,將無法達成性別平等教育法第一條的立法目的。你可以想像只教sin、cos的三角函數嗎?另外,提出以「品格教育」代替同志教育的說法也有問題,畢竟若沒有先看見同志,又如何學習尊重?

依照上述施行細則第13條的規定「本法第17條第2項所定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以提昇學生之性別平等意識。」所以說line上的流言說現行國中小課本教學生「人獸交」、「性愛自拍」其實和愛家公投並無關係,因為那是屬於「性教育」範疇。相反的,若是支持學校應教導學生如何面對感情問題、如何好好談愛、好好談分手;教導學生如何面對青春期生理的成長,與尊重彼此身體的界線;以及不分性傾向,均應受到尊重的,應該支持挺同方的第二案。

面對未知與焦慮,我們可以勇敢理解

其實在和身邊的家人溝通關於同性婚姻的議題時,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於這項改變的未知與焦慮。小說哈利波特中睿智的校長鄧不利多曾說:「當我們面對死亡和黑暗的時候,我們害怕的只有未知,除此之外別無其他。」人類本能當中,有渴望安全的需求,面對未知情況時,這項安全感無法被滿足,我們會感受到焦慮與不安。就像孩提時代,在夜裡我們因害怕黑將頭埋進被子裡,但其實只要我們有勇氣睜開眼睛適應黑暗,甚至主動起身點亮燈火,會發現櫥櫃裡並沒有怪物潛藏,讓我們安睡的房間依然如昔。

而同婚也是一樣,我知道許多人感到焦慮與不安,但可以選擇去了解、去對話,當你了解同志並非洪水猛獸,仍是你的家人、朋友,將可以在成全同志幸福與消除不安當中,取得雙贏。

我知道婚姻並非童話故事,仍有許多的美麗與哀愁,但無論喜樂憂傷、富貴貧賤、生老病死,都願以此人相守,不正是大法官在解釋文中強調的二人永久結合,所要鞏固的婚姻價值嗎?同性婚姻並非打破既有婚姻制度,而是將既有婚姻制度擴大,讓更多人可以共同享受,就像有著導盲磚或者身障斜坡的人行道,婚姻這條路,不分異同,一起走好嗎?

以上,是我站在支持同婚的立場,認為面對平權公投兩案應投下贊成票;而愛家公投為什麼應該投下三張不同意票的理由,如果你也認同,邀請你在11月24號,一起在這次同婚公投,投下兩好三壞(兩張同意、三張不同意票),宣示台灣是一個平等的社會。

(作者為政治大學教育學系、東吳大學法研所公法組學生。)

瀏覽次數:2674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