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exels

記得幾年前在一場飯局上,「這是我第12場全馬啦,還是一樣三小時內完賽啊……」看著坐在對面的中年大叔親戚,一臉驕傲又藏不住喜悅的分享剛完成的馬拉松比賽,再看著他削瘦黝黑的身體,一點都看不出中年人的肚子與福相,我心中其實充滿了疑問:都幾歲了,運個動而已,有必要這麼拚嗎? 

後來自己開始運動,也接觸不少30多歲的健身「巨巨」、40多歲的長跑高手、50多歲的登山好漢,加上學了一些心理學的東西,漸漸的懂了:原來對於中年大叔運動狂而言,暴怒的手臂青筋與用不完的體力都只是表象罷了;運動,是一條通往「人生意義」的道路

做自己的主人

自主性是第一個意義。中年人普遍承受著許多現實壓力,而且多是由外在強加進來的,平常忙於應付,常常覺得「身不由己」。在運動中,做什麼、做多少,都是由自己決定的,從體能活動中感受身心一體的時刻,找回「身由己」的感覺。

「上班時候就是裝死,老闆要我做什麼就做什麼,騎車的時候誰管你,愛多快有多快,而且看風景心情很好。」(單車阿德,4X歲)。甫完成一日雙北的阿德,正在研究裝備的改進,準備挑戰騎上武嶺。阿德說,騎長程時,很多時候隊伍拉長,前後長路上只有自己,但也是這種孤獨,讓他更有與自己在一起的享受。

「在擂台上輸給別人沒關係,但過磅不成功就是輸給了自己。」(拳擊阿李,3X歲)。為了符合比賽量級,阿李5個月內就減重10公斤,BMI值從標準變過輕。阿李說,練拳的過程很多人都比他自己還要擔心,教練也說減不下來不要勉強,但他最後還是成功了,因為他想證明自己的意志力。

看見自己的能力

能力感是第二個意義。對許多中年人而言,日復一日的家庭生活、辛苦工作,愈來愈感到自己的上限,似乎再也沒有什麼進展了,對於現狀有點「無能為力」。然而當一切彷彿都停滯時,身體卻因為運動而不停的變好,這讓大叔們感受到自己還能改變些什麼,自己還「有能為力」。

「一開始是為了體態去健身房,體態ok了就為了力量而增肌,現在線條跟力量有了就想要看見腹肌而減脂,自我挑戰啊!」(健身阿翔,3X歲)。臥推達240磅,正泡著一杯香甜的乳清,阿翔的臉上有著無比的光彩。對阿翔而言,健身沒有盡頭,因為自己的能力現在看來也沒有盡頭。

「不然你來跟我們練幾次間歇就知道了,反正就是跟著,剛開始我也很喘,現在就不喘了,反正你來了就做得到了,膝蓋不會痛啦!那是大腿肌肉的問題,跑久就不痛了。」(長跑阿任,4X歲)。跑進全馬3小時,現在是全馬視障陪跑員的阿任,一派輕鬆的說。問他為什麼要玩這麼痛苦的運動,他說不會啊,愈跑就愈輕鬆,現在跑步只是享受進步後的成果。

我與這裡的人同在

連結感是第三個意義。人愈到中年,愈少有機會單純與別人在一起、只為做一件單純的事。與同好一起每天辛苦練習,不為名利只為樂趣,大叔們可能從大學社團成果發表後就再也沒有過了。變成大叔後的人際關係更重視質感及付出,但成年後社交生活變窄,平時也不一定有機會貢獻,不過投入運動便能拓展社交及助人的可能。

「我覺得啊,在這邊就是大家朋友聚一聚,練習什麼倒是其次,然後又有機會可以幫助別人,這種感覺滿不錯的。」(激流阿健,4X歲)。擔任激流救生教練的阿健,在野溪激流游泳個半小時只是日常練習而已。阿健常說,人到中年了,也有妻有子,工作也穩定了,那就出來交交朋友、做點事情吧。

「我喜歡成就別人,幫人完成他們想做的事,登山30幾年的經驗就是我用來幫助別人的東西,以前我上山是為了要實踐自己,現在我要幫人實踐。」(登山阿威,5X歲)。號稱一年超過200天在山上的阿威,正在指導初學者登山杖的技巧。阿威說,爬高山是很吃體能的,大學時在登山社開始每天就是操體能,負重至1/3體重只是基本,爬愈多也鍛練的愈強。到了中年,登山依然是體能運動,但更多的是心靈活動,最美的風景不再是登項時所見到的山水,而是在過程中某個人與人交流的時刻。

旁人的疑問:有必要這麼狂熱嗎?

如果是從年輕時運動就很狂熱,那只能說高興就好。但如果是步入中年才開始,愈老愈狂熱的話要怎麼解釋?常聽到一種說法是這是大叔們在解決中年危機。不過這個問題其實大叔們自己也很難說明,只會回說他們就是很enjoy在其中之類的話。好吧,我想心理學可能有一些啟示。

中年的相關研究指出,人到中年,對時間的感知會改變,常會抓不準已過了多久。以為是去年左右看的電影,其實已經過3年了;才剛保養過的車子,怎麼又要保養了。運動程度也會受到時間感改變的影響。原因之一是低估了自己已經投入的時間,以為自己投入的還好,殊不知在他人眼中是整天又整年的泡在裡面。另一個原因是警覺時間快速流逝,連結到老化健康流失而產生焦慮感。例如人類天生到中年後會有「肌肉流失」現象,在大叔的腦海中,時間流失與肌肉流失的畫面連結在一起,因此比起年輕時更積極運動。

發展心理學也指出,掌控感是中年階段的重要需求。對人類而言,中年是照顧一家老小、主宰社會運作的年紀,能否掌控家庭、工作、人際等對中年自我價值而言非常重要,「這個世界有沒有你都沒差」的感覺最令大叔痛苦。而掌控感也會展現在內心成熟方面,一個中年人是不會允許自己隨便失去情緒或理智控制的,因為這樣就無法扮演照顧者去照顧別人了。大叔們比以往更認真運動,一方面用人際連結感受自己對外在世界的掌控,另一方面用自我鞭策感受對自己內心的掌控。

給運動狂大叔的小提醒

心理學上熱情有二種,一種是和諧的熱情,一種是偏執的熱情。人們開始運動時通常是和諧的熱情,運動是快樂生活的一部分,但後來熱情過了頭就會變成偏執的熱情,頑固的投入而影響日常生活,並造成心理負擔。或許你會想,二者的尺度真是難拿捏,因為運動家精神就是一直堅持下去以追求榮耀,堅持也沒什麼不對啊?然而心理學家也說,過度的堅持也會導致你失去活力,內在分裂抽離,你不再是自己的主人,甚至開始欺騙自己,傷害身心。

因此為了健康,中年大叔運動狂不妨思考一下:運動的熱情是否已經變質成不做不行的壓力。這裡提供一個簡單的法則,如果當你每次做運動時,大部份的時間是痛苦大於快樂,我想就是你該慢下來的時候了

(作者為愛好心理學及運動的自由工作者。)

瀏覽次數:4956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