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籍的外傭在休假日時聚集於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為可蘭經比賽練習。 圖片來源:Rights Exposure

財團法人文化臺灣基金會與「第五屆移民工文學獎」合作辦理《跨境移動的文化想像》論壇,場次二〈新加坡、香港、台灣女性移工的「後台」生活〉由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資深講師陳如珍主持,台大社會系特聘教授藍佩嘉、香港媒體工作者蘇美智以及新加坡客工詩歌賽組織者于淼淼與談,幾位講者各自從人類學者、社會學者、獨立記者和運動組織者的角度,共同描繪女性移工們的生命經驗。

「我們不是移民工,只是短暫工」

在新加坡曾有張轟動全島的照片,一個入伍的阿兵哥,身穿迷彩服,後方有替他背著兵營背包的外傭一同入鏡。于淼淼說,新加坡人口有500多萬人,約1/5的家庭僱用外籍幫傭,其中,有80多萬為女性移工,多來自菲律賓、印尼、印度、緬甸等國,組成與台灣相近。她表示,新加坡支付移工的薪資比台灣、香港低,通常是經驗較少或語言能力較弱的移工首選;也相對較無自由,大概一半的人幾乎全年無休,且一旦懷孕就被遣送回國。新加坡法律亦規定,外傭不能入籍或獲得永久居民權,也因此他們感嘆:「我們不是移民工,只是短暫工。」

蘇美智則表示,香港從1970年代開始輸入外傭,其中菲律賓籍佔54%、印尼籍為44%;在香港申請外傭的資格非常寬鬆,約10個家庭就有一個外傭,總數約36萬。而究竟哪些港人聘用外傭?蘇美智說,35%是有子女的已婚人士、44%是有在職已婚女性的核心家庭、僅9%是有長者的住戶。雖然照顧長者的外傭比例,因人口老化日漸增長,但外傭在香港的主要工作還是照顧嬰孩,亦即,他們是從香港家庭釋放女性勞動力的重要助力。

在法定的休息日,移民工人在香港遮打道聚會,他們用巧手和紙箱製作自己的「家」。圖片來源:Rights Exposure

複製灰姑娘 兩極化的遷移

延續先前《跨國灰姑娘:當東南亞幫傭遇上台灣新富家庭》一書,藍佩嘉在演講裡探問:不做移工後的灰姑娘去了哪裡?是否達到社會流動?能否離開「職業貧民窟」?

藍佩嘉觀察菲律賓移工廿年來的改變,她說女性移工透過持續跨國的旅程,一步步想往上爬,一開始在中東,後來至香港、台灣,最終站的願景是加拿大。其中,工作狀況最好的是護士或透過跨國婚姻產生流動,有些移工則在回國後自行創業。藍佩嘉進一步分享,有些人開了小型雜貨店(sari-sari)賣日常生活用品,但因賒帳情況常見,所以生意並不好做;也有人開吉普尼(私人經營的小型公車),最近則是類似Uber的Grab計程車、或做進出口貿易等維生。

此外,跨國灰姑娘們出國工作,多是為了讓小孩擁有更好的生活,只是藍佩嘉發現,多數孩子複製了母親出國打工的情況,成為灰姑娘二代。不過,菲律賓因「電話客服中心」(call-center)的出現,讓情況大有改變,藍佩嘉說,這種虛擬遷移讓許多人可以留在國內上班,並享有還不錯的薪資。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近年對外傭的需求提升,廣告照片裡的女性移工身著西裝外套、白襯衫,搭配俐落的褲裝,「專業外傭」的形象與待遇,和香港、台灣對女性移工的想像,形成兩極化的對比。

〈新加坡、香港、台灣女性移工的「後台」生活〉論壇現場。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自己的房間」開在星期天

「房間的四個角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和證人。」這是一位新加坡客工詩歌賽參賽者的作品內文。藍佩嘉曾在書裡指出,家務移工的工作場所應是家庭生活的溫暖空間,卻佈滿控制與監視的冰冷線路。香港的空間是出了名的狹小,蘇美智提到不少外傭沒有自己的房間,有自己房間的亦未必能上門鎖,他們一週七天都跟雇主住在一起,生活空間如此重疊,對雙方都是挑戰。不過日本政府則規定外傭不能住在雇主家中,必須住在仲介提供的宿舍,薪水約有台幣5萬。對於「前台」與「後台」的區分,于淼淼認為,跨國女性移工作為妻子、女兒、母親,「她們的身分受到制約,只能擁有有限的選擇。」在雇主面前,他們必須表現像個女傭。

沒有自己私人空間的香港外傭,他們的「後台」生活在星期天綻放。蘇美智說,每逢週日,在中環、維多利亞公園等地,移工用自己的方法建立自己的空間:例如紙箱。移工們的活動也很有趣,有些人來學化妝、或賣點家鄉小吃、或經營小小的圖書館地攤,亂中有序,有機地佔據公共空間不同角落,「好像把家鄉面貌都搬了過來。」而在新加坡,于淼淼透過客工詩歌賽作品看見移民工的後台,這些「大膽起來,做了嘗試」的移民工,在投稿或上台領獎的那一刻,他們在前台不再扮演「工人」,而是鎂光燈下受獎的「詩人」。

在法定的休息日,移民工人在香港中環街道聚會,他們用巧手和紙箱製作自己的「家」。圖片來源:Rights Exposure

雇傭之外 流動的前台與後台

綜觀前述,陳如珍提問,為什麼我們需要理解外傭的後台生活?劃分「前台」、「後台」究竟好不好?對此,蘇美智發現,香港的公立圖書館竟有介紹如何「管理」外傭的「指南」,內頁斗大的標題寫著「印傭搞我老公」、「菲傭偷偷打斧頭」(外傭替雇主買菜的時候報高價,從中取利佔小便宜之意)等危言聳聽。透過理解移工的後台生活,才能破除極端的刻板印象,還原雇主和外傭較接近真實的面貌,如此人們才不會對那些遠方的家庭視而不見,進而建立同理心。

藍佩嘉則進一步指出,除了雇主面前的前台,移工在同鄉之間也有前台的角色要兼顧,在那個空間裡,根據不同的社會情境中有不同的解釋,「愈有權力的人就可以去定義前後台」。例如到日本擔任「專業化外傭」的菲律賓女工,他們在朋友圈裡便擁有相對較亮眼的前台。藍佩嘉提醒,永遠不要忘記「權力」在這中間扮演的角色。

然而權力是不是能夠撼動階級被挑戰?藍佩嘉說,最常聽到透過法令的規範進行保障。此外,她也提出透過「組織」與「文學藝術」二方式挑戰現有階級。她表示,組織串連成為一種權力,就有可能去挑戰既有的制度;透過文學藝術,則可以建立移工的身分認同與正當性,也讓他們的生活經驗被看見、同時建立社會對他們的了解。

     

講者介紹:

藍佩嘉:國立臺灣大學社會系特聘教授,美國西北大學社會學博士,曾獲行政院國科會傑出學者獎,研究領域包括:性別社會學、工作社會學,和移民與全球化等。著有《跨國灰姑娘:當東南亞幫傭遇上台灣新富家庭》,榮獲台北國際書展大獎、開卷十大好書獎、金鼎獎最佳社會科學著作。

蘇美智:香港媒體工作者、作家,關注題材涵蓋社會關懷和親子教育,著作包括重塑父母和同志孩子艱難親子路的《我們的同志孩子》,和闡述外傭和僱主兩地家庭處境的《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等,後者榮獲香港書獎及香港出版雙年獎。

于淼淼:新加坡客工詩歌賽(Migrant Worker Poetry Competition)組織者,來自中國瀋陽,現居新加坡,就職於萬事達卡金融機構,發表作品包括詩歌,中篇和短篇小說,零散文章刊登於廣西文學、新加坡聯合早報、紐約時報中文版等。曾獲新加坡國家金筆獎小說一等獎(2017)、新加坡國家金筆獎小說二等獎(2015)、新加坡大學大專文學獎詩歌三等獎(2001)。

陳如珍:台灣人,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講師(也是一種移工)。深入觀察移民經驗對女性與母職的影響。曾發表過「遮打道的星期天午後」一文,探討香港菲律賓籍家務傭工的選美活動;透過寫芭樂人類學的「我不是你的家人」,分享她與家傭相處的心得。同時也參與編輯《許願井的迴響:香港家務傭工詩文集》一書。

瀏覽次數:644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