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財團法人文化臺灣基金會與「第五屆移民工文學獎」合作辦理《跨境移動的文化想像》論壇,場次一由華文作家陳冠中、導演侯季然對談「文學與影像創作對社會的意義(與隱藏的企圖)」,探看作家和導演究竟如何用文字及影像,刻劃社會現實與內心理想?

陳冠中:創作包含知識份子的社會責任

「這是很大的題目,現在人還聽這個題目嗎?」上海出生、香港長大的陳冠中笑言,這個題目深入他心,使他重回60年代甫接觸《明報月刊》的高中時期。彼時他們常常在談知識份子對社會的責任,「起初覺得這種東西怎麼這麼土」,但他後來的創作卻受這些思潮很大的影響。

打從50歲起立志寫小說的陳冠中,不斷探問自己:「小說寫作者到底在想什麼?」他認為,文學寫作可能為自己而寫,或者言志、載道以傳達社會意義,甚至只是為藝術而藝術。他舉加拿大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論寫作的意義為例,表示寫作可能單純是為個人的慾望,如冒險、報仇、開心、賺錢,或為了製造一種完美的藝術、為了抗拒死亡。也可能為了社會:在事件被遺忘之前,趁機把世界記錄下來;要懲罰壞人,要拿起鏡子給讀者,說出社會醜惡的一面,為那些不能發聲的人發聲,要告訴大家還有希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綜觀文學與小說的發展,陳冠中提到最早說故事的傳統皆具教化意義,畢竟文化就是以「文」來「化」民,接著18、19世紀現實主義小說用「真實」取代「教化」,甚或到後現代主義解消對真實的想法等。時至今日,創作者的動機與目的愈趨複雜,陳冠中認為小說家並沒有忘記自己的社會責任,只是未必有意識地注入「對社會的意義」,但通常都有「隱藏的企圖」。

在中港台三地都有長時間居住經驗的他,特別提到若是在中國大陸創作,則不能輕易說出「對社會的意義」,為了符合某種意識形態的教化,創作動機愈個人愈好。當聽眾問及陳冠中描寫中國的小說卻無法在中國出版是否感到可惜,他表示這個年紀的他已不是追求名氣或出版量,況且,小說會自己找到讀者。

侯季然:創作,不讓個體經驗被群體抹滅

侯季然成長在台灣走向富裕的70年代,學校的教科書上,「文以載道」似乎很理所當然,但80、90年代以來,各種引進台灣的西方當代思潮與政治、社會的轉變與鬆動,也讓他在成長過程中認識到自己與群體之間的疏離,進而去質疑創作所服務的對象與方向,是否就一定要如教科書上的冠冕堂皇。

例如,國中小階段大量閱讀當時被不無貶意地稱為「閨閣文學」的女作家作品,書中看似瑣碎的生活瑣事,情感幽微,卻更細緻地貼近個體的真實感受:「我也同樣在放學的路上看到晚霞而心生惆悵、在人際關係中獨自揣摩各種情感暗角,文學讓我覺得自己那些不知如何說起的細微感受,原來也是有價值的。也值得被書寫,被傳遞。那是一種被辨認出來的感動。自己雖然渺小,卻不一定要被淹沒在群體中。」他說,這細微的快樂觸發了書寫的慾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談到影像創作,侯季然表示,在個人創作的最初,通常只有執行的衝動(不論是攝影或書寫),作品的意義或目的無法立刻具體解釋。他也曾思考自己拍片或寫劇本的目的,而在紀錄片作品中通常比較容易找到答案。例如《書店裡的影像詩》走訪全台獨立書店,透過電影語言紀錄書店的身影,就是希望留下在時代潮流裡逆流而行的個體經驗,讓它不至被抹滅。

又如歌手蔡依林邀請侯季然執導〈不一樣又怎樣〉音樂錄影帶以及《玫瑰少年葉永鋕》紀錄片,談婚姻平權與性別友善議題。他回憶某天一邊吃麵一邊看見電視新聞裡,立委在立法院播放這支MV為婚姻平權發聲,他當下想起「文以載道」這四個字,沒想到人生走了一大圈,竟然也做到了小時候教科書上的諄諄教誨。只是這文中所載的「道」,是他念茲在茲的「不讓個體經驗被群體抹滅」。

第五屆移民工文學獎,因為理解所以慈悲

陳冠中與侯季然皆為第五屆移民工文學獎的決選評審,召集人張正直言,移民工文學獎要與社會對話是「擺明的企圖」。陳冠中回應道,與教化相比,「對話」一詞是很潮流的,恰恰是小說這種富有彈性的載體,才能夠寫出複雜的現實與真實的東西,而如果這個故事是由移民工自己來講述,一切就又不一樣了。

他引述張愛玲說的「因為理解所以慈悲」,由於文學能做到某種特殊的理解,觀者才有同理心,作品才有社會的意義。侯季然則認為,移民工在各種不安全且壓迫的環境下,透過素樸的文字書寫,讓大家看見立體真實的經驗,真誠且打動人心。人正是透過創作才能表達作者自身的意義,標示自我的存在。

     

講者介紹:

陳冠中:華文作家、媒體人,香港大學院士,香港《號外》雜誌創辦人,曾在1980年代製作多齣電影,並於1995年參與創辦臺灣超級電視台。小說《盛世》、《裸命》已譯成多種語文,其他著作包括小說《什麼都沒有發生》、《總統的故事》,小說集《香港三部曲》及文集《我這一代香港人》、《或許有用的思想》、《是荒誕又如何》、《建豐二年:新中國烏有史》等書。

侯季然:作家、導演。作品包括散文集《太少的備忘錄》,電影作品有《我的747》、《有一天》、《該死的茱麗葉》、《小夜曲》、《南方小羊牧場》、《書店裡的影像詩》等影片,曾獲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入圍釜山影展、金馬國際影展、柏林影展等。2015年以40集短篇紀錄片《書店裡的影像詩》獲選「2015年度中國微電影導演30人」,短片《顫慄》獲台灣國際酷兒影展首獎。

瀏覽次數:246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