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日前,筆者參觀了在台大體育館舉辦的「2018大學社會實踐博覽會」展覽活動。該場有來自全國大專院校共93件USR計畫,涵蓋「在地關懷」、「健康促進」、「產業升級」、「環境永續」四大議題領域,透過靜態展覽與動態交流模式,展現大學生無限創意的成果,並促進地方產業創生契機。

這次博覽會以「大學是希望的所在,有大學的地方就有希望」為主軸,並以「希望」(H.O.P.E)(Humanity, Open, Place-based, Empowerment)為主題,鼓勵參展學校能善盡大學社會責任,對地方、社區發展有所貢獻。此次博覽會有別於過去計畫成果發表會之形式,而改為主題展覽與網路社群經營模式,進行活動,並安排專題演講、跨界論壇與社群交流等活動,讓博覽會更具有亮點。

高等教育從象牙塔走出來

大學社會責任(University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USR),是教育部在2017年進行的政策性引導工具,背後的實質意義是翻轉台灣高等教育,從過去象牙塔的封閉學習,轉變為與在地社會連結的開放性學習。

回顧台灣高等教育之發展,過去戒嚴時期,高等教育扮演學術的最高殿堂,是個封閉的學術象牙塔。當時大學的責任,在於如何培養優秀的學生,以及如何成就自己的學術地位。

1990年,台灣高等教育體制下的大學生,自發性地發動「野百合運動」。當時的學生提出四大訴求,包括「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以及提出「政經改革時間表」。這是台灣高等教育第一次體認到自己對社會應負的責任。表面上是對當時政治力量的反撲,但實際上卻是自我意識的覺醒,體認到高等教育未來必須要走出學術象牙塔,走進人群,貼近社會,才是高等教育的最高宗旨。

1997年,教育部放寬條件,允許技術學院升格為科技大學,從此高等教育逐漸脫離傳統封閉的學術環境,開始對在地社區產生連結,並且與在地社區有所接觸,進行產學合作,開啟高等教育對社會責任的認識。

找出問題、互動解決

近年來,受到少子化的影響,各大學普遍面臨招生不足的困境,為了延續學校的永續發展,各校不斷推出新的策略,祭出豐厚的獎學金,期待能吸收優秀的學生就讀。另一方面,大學也開始啟動與地方社區的連結,拴緊彼此之關係。

剛開始,透過課程的導入,讓在學的學生親自體驗社區的真實狀況,並且在教師引導下讓學生發揮主動性,找出社區的真實狀況,並試圖發現問題。接著,便開始透過創意思考模式,為社區尋求解方,並且與課程教師進行交流,共同解決。這段時期可以稱為佈點時期,也可以稱為發芽期。

當社區被挖掘的問題越多,課程教師無法適時回應時,學校教師開始透過跨領域的合作模式,在教師之間成立群組,透過交流凝聚共識,並且為社區提供更多元、全方位的解決之道,幫助社區改造。這段時期可以稱為拓線時期,也可以成為成長期。大學與社區的關係,開始從點對點的互動,串聯成線性模式。一個比較成功的案例,就是暨南大學與鄰近「桃米社區」的互動。

桃米社區的改變

1999年921地震,埔里地區許多人文風景受到破壞,而位於暨南國際大學山腳下的桃米社區亦是受創嚴重。一開始暨大為了保護外地學生的安危,選擇將學生帶離災區,讓埔里居民誤解暨大不願與埔里人共度危機。然而地震過後,暨大再度帶領學生回來埔里,並且鼓勵學生投入社區重建工作。第一個重建地區就是位於山腳下的桃米社區。

重建之初的重點,在於協助社區恢復往日的生活型態。在老師與學生的實地探訪與盤點之後,發現桃米社區可以朝向「生態村」的模式發展,於是暨大師生全力協助桃米社區進行社區改造。

過程中,老師帶領學生與居民進行無數次的溝通與協調。例如當老師提出要建設生態池的計畫之後,便與居民溝通,讓居民意識到生態池的重要性與發展性。當居民認同並願意接受時,學生即扮演執行的角色,與居民一起動手。同時學生也不斷挖掘新問題,並適時反映給老師與居民,使計畫可以不斷修正,最後進而完成整個生態池的建構。這是一項點對點的交流與互動。

當此項計畫完成後,附近原本持觀望態度的居民,也意識到生態池對於社區發展的助力,願意跟著加入。桃米社區因此陸續完成幾個生態池的建構。這是線性的串聯結果。

有了生態池的建構,第二步就是要推廣生態旅遊,因此當地居民陸續開設民宿,招攬遊客,亦為社區帶來商機。可是學生發現,遊客到桃米社區享受旅行的同時,對於當地的生態環境仍然陌生。於是學生與老師和居民再度合作,開設生態導覽培訓課程,一方面讓學生了解當地生態環境,同時也培訓當地居民如何成為稱職的生態解說員。

至此,桃米社區儼然成為生態村的代言人。在學校師生與居民的緊密合作之下,桃米社區在經歷921地震後獲得重生與再造,同時在這種滾動式模式下,有些學生因為參與前段的社區營造,對社區產生認同,因此在畢業後,決定繼續留在桃米社區成為居民,然後持續與老師和學弟妹保持互動關係,繼續為桃米社區發展做努力。

讓彼此的互動更緊密

因為暨大有這樣的經驗累積,當教育部在推動USR計畫的同時,暨大也嘗試將這個模式套用在其他社區,針對其他社區進行盤點,尋找優勢。例如在種植茭白筍的社區使用改良式LED燈來照射,如此可以降低用電成本,並且減少光害,達到環境保護的需求等等。

從暨大的例子可以發現,同樣的模式經過學習與複製,自然產生外溢效果,讓其他社區也開始尋求大學資源,希望大學資源可以協助社區再造,甚至翻轉社區。這將進入全方位的連結關係,是全面的概念。

換言之,大學與社區的互動,是由點拓展到線性的概念,最後連結成全面的關係。如此大學與社區將會緊密連在一起,成為新的共同體。以上就是大學社會責任的宗旨與目標。

目前台灣教育體制受到空前的挑戰,教育部聲望因為政策執行不當,而受到社會各界的質疑與不信任。然在這時期,仍有至少93件USR計畫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每一件計畫背後的價值,就是串連學生與社區的互動關係,也聯繫大學與社區的緊密程度。

看到學生實地走入社區,為了社區的發展,用熱情與創意改造社區,也凝聚學生對社區的在地認同。筆者認為,這股學生力量,不但改變社區生態,也逐漸改變台灣社會,即便政治上台灣局勢仍動盪不安,但這股學生力量,將會創造出新的社會契機。祝福目前正在執行計畫的所有學生以及參與計畫的社區居民,因為有您們,台灣會更好!

(作者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瀏覽次數:169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