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請問在座的校長、主任、老師、社區協會理事長及教會的課照班老師們,你們在原住民部落服務,本身也很多是原住民,何時台灣要有原住民的總統呢?」

前幾天我到台東縣一所偏遠國中舉辦課輔說明會,向當地學校、社區及教會介紹博幼基金會的課業輔導外展合作模式。開頭我就問了這個問題。

這已經是我第三次公開這樣問了。前一次是在立法院的「原住民互助式教保中心普及化」公聽會,但是都沒有人回答,臉上驚訝的表情,似乎告訴我:他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或者這件事不可能會發生。

然而,民主社會不就是大家都有機會選上總統嗎?總統是選出來的,夠不夠資格卻是需要準備的。原住民的家長與老師有沒有可能把孩子當成未來的總統一樣教育?有沒有可能讓我們的未來也有原住民總統出現?

尋回文化的根

這30年來,台灣能夠走向國際,原住民有不少功勞。1996年奧運主題曲引用了阿美族的傳統歌曲,2017南投縣仁愛鄉的親愛愛樂弦樂團獲得奧地利維也納國際青少年音樂節合奏優勝……明明台灣的原住民人口只佔全部的2.38%,國際表現卻絲毫不遜色。

原住民的文化在被壓抑了至少一百多年之後,最近終於開始慢慢獲得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珍惜與認同,也讓很多人驚豔、驚訝。驚豔的是很多原住民的文化與藝術如此充滿生命力,驚訝的是經過了這麼久的沉寂,他們的文化卻依然與這塊土地緊密結合。我認為這樣的優勢是非常值得好好發揮的。

而近幾年來,原住民的高等教育比例提高,同時有越來越多的原住民青年開始從都市回到部落,尋回自己文化的根,並且透過知識能力的提升,進而協助自己的家鄉。我認為,有好的人口素質,才可能讓文化隨著環境的變遷演進,而不會被環境淘汰。目前的原住民文化正處在演進前的醞釀期,然而要醞釀多久?就端看現在這一批原住民青年如何教育下一代了。

人口外移的惡性循環

有機會,當然也有威脅。首先一個問題是,原住民在音樂、體育與藝術等方面的優勢,能不能朝正確的方向發展?能不能提高層次?還是永遠只能當陪襯與餘興節目?

前一陣子在高雄一家育幼院遇到兩位漢人建築師,其中一位建築師長期在部落幫助原住民蓋房子,他提到身邊的原住民不用看設計圖就能蓋房子,連他自己是建築師都未必做得到,然而,他卻完全不認識任何一個原住民的建築師。的確,現在很多原住民都在蓋房子,但做的都是勞力工作,他們雖然可能有優秀的實作能力,卻礙於學科不足而無法發展長才。

同時,原住民文化的優勢來自於土地,土地的流失就代表原住民文化的流失,因為從土地中發展出來的文化才能成為接地氣的文化。要防止土地的流失,經濟能力就是最重要的第一步,經濟能力要好,前提則是要有好的就業能力,好的就業能力又要仰賴好的人口素質。提升人口素質必須先提升教育水準,因此部落原住民的教育就是最重要的工作。

另外,原住民部落經濟與產業的長期落後造成青壯人口大量外移,也造成當地的教育水準與平地落差越來越大,教育水準直接影響的就是人口素質,人口素質又會影響就業能力與創新能力,如此環環相扣的影響,就讓部落的產業無法升級。無法在部落創造中高階技術的工作機會,不僅會讓部落青壯人口繼續大量到都市找工作,同時也無法吸引都市的原住民回到部落,如此惡性循環下去。

何時台灣要有原住民的總統呢?

如果五百或一千年之後台灣的文化將會合一,那麼你認為原住民的元素與文化應該佔多少比例呢?

我沒有肯定的答案,但是如果文化的合一是不可抵抗的話(當然我不一定對),那麼我認為原住民的文化絕對應該佔台灣的文化50%以上,因為原住民的文化價值絕對值得這個比例。

讓大家重視原住民文化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原住民當上中華民國的總統。但是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原住民族的人口素質能否提升,而關鍵依舊還是在原住民下一代的教育水準。

原住民何時可以有總統出現或許很難預料,但是把原住民的孩子當總統來教卻是隨時可以開始做的。所以,我最後還是要問:「何時台灣要有原住民的總統呢?你們準備好把原住民的孩子當總統教了嗎?」

(作者為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

瀏覽次數:913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