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齊柏林攝。

今天,齊柏林先生永遠地飛離我們,屆滿一年了。

我想起去年8月,知名媒體「文茜的世界周報」粉絲頁刊出一張照片,是齊柏林先生從空中所拍攝,標題為「台中南屯金黃色稻田」,超過5000人按讚、200次分享。照片的說明文字寫道:

台中南屯金黃色的稻田線條自然,沒有劃破地景和天空的電線桿,也沒有顏色紛呈的鐵皮屋頂,他看到非常驚喜,因為這裡不是台東池上,沒有藝術家鼓勵農民。而南屯又這麼靠近市區,離中科園區不遠,從空中拍攝台中,如一大塊閃閃發亮的金色礦土,他感謝這裡的農民如此美好的保留這塊土地樂園,特別拍攝了此照片。如今齊柏林走了,盼望美麗的金色稻穗,永遠還在。

圖片來源:文茜的世界周報

我瞪著「如今齊柏林走了,盼望美麗的金色稻穗,永遠還在」句,不禁想著,這塊自空中俯視,線條極為優美的稻田還在嗎?

我利用Google Earth歷史圖像功能,以及長期在台中地區跑田野的印象,邊嘆息著,邊確認了:齊柏林鏡頭下的美麗稻穗,在2016年底便已消失在土地重劃的怪手下。

是有意義的開發,還是圖利財團?

今日田地的位置,大致上座落在台中南屯向上路三段、益豐路三段、文心南五路三段交叉的區位,位處單元四的「新八自辦市地重劃」內。未來,這邊土地使用分區被隔作文教(高中)與公園用地兩塊,而計畫道路剛好像把利刃般,就剖在稻田照片中最引人注目的三角突出點。

Google Earth南屯農田空拍:左上是2003年,可見顯眼的三角突出農田;右上則是2006年,上方開闢了40米寬的向上路。左下是2014年,兩側闢建益豐路、文心南五路;右下則是2017年,已不復見原有的農田形狀。

新八自辦市地重劃面積約63公頃,換算將近東海大學校地面積的一半規模,稱得上佔地廣袤。目前,農田所在地正好夾在單元二(黎明自辦市地重劃)與單元三(永春自辦市地重劃)之間,兩側皆已矗立起高樓大廈、建築量體或工地,唯有此地仍是平野景觀,圍籬後,甚至可見小型的菜園、果樹叢依舊悠然自若,錯落其間。

不過,對於未來此地能否真正作為文教(高中)使用,我會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重劃區的用意,是都市區域人口過度密集的紓壓策略,經由土地重劃得到完整地塊,接續開闢公共、住宅區域,帶入原本居住在舊市區與鄰近鄉鎮的住民,到了數量穩定、並可預期未來的規模後,進而有就學、購物等屬於完善生活機能的需求。

然則,台中市近十多年來大幅重劃的「後期發展區」各開發單元,並不是依循這樣的邏輯,而是在優先發展的市區還不到50%以上開發規模時,就上下相交賊地將外圍1,437公頃土地劃分為14個開發單元。從此,造成在台中市區行經某些路段時,會突然出現道路兩旁長達數公里的連續空地景觀,尤其在環中路沿線的北屯、西屯與南屯特別明顯。

這些空地內,建商、財團逐塊進行獵地、養地,佈置得自成一格,有的仿造山林裡的平靜湖泊,有的標榜是都會中的隱密園林,擺上大型雕塑品,便能吸引許多人來此拍照、打卡,成為網紅景點。抹平的土地上,曾經的聚落與記憶也同步遭到抹滅,過沒多久,這些新穎的山水假象將再度消失,成為過往雲煙,取而代之的是招搖宏偉、房價離譜的集合住宅。

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生不起小孩,還需要蓋什麼高中?

其實,若從社會發展與人口結構層面深思,便能理解台中重劃政策的理念已極度扭曲變形,而齊柏林所拍攝的這塊田地被預設作高中用地,邏輯其實乖謬:過去,台中風風火火的自辦市地重劃,讓市府出售土地獲利減輕債務,主政者卻也食髓知味,過度且毫無節制地推行重劃,還美化成對外宣傳的政績。這些年間,培養出諸多利益集團從程序上下其手,暗盤操作層出不窮,甚至聘僱退休官員作為打通關的關鍵角色,從而引發諸多迫遷爭議與訴訟案,大法官會議也曾指出其違憲的不正當性。

更令人髮指的是,在金權遊戲共構下,造成都市地價、房價大幅攀升,讓年輕人購屋置產壓力倍增。以內政部營建署最新發布的房價負擔統計結果,台中市民需不吃不喝9.6年,才買得起住房,購屋困難度排行全台第三,還比首爾、溫哥華等國際級都會高。台中年輕首購族負擔不起高額房價,且擔心所得支撐不了養育後代開銷的情況下,少子化趨勢與無力定居在重劃新區成為實際情況,導致這些高房價區就學需求不足,九年國教的中小學建置推力已不夠強烈,更遑論建設新高中的可能性。

可以想像,預估照都計規劃的理想將遙遙無期,未來甚且依然同現在一片空地的模樣,直至再次進行市地通盤檢討,方有機會變更用途。

捨本逐末的市地重劃,終成都市擴張與房價居高不下的推手,也間接促成少子化對教育與學術衝擊的殺手。更令人難過的是,重劃開發濫用走鐘成主導土地增值、炒作的工具。回頭具體檢視過時的都市計畫,是否實現所謂調節都市發展需求的良善目的?齊柏林鏡頭下曾經富有生命力的田園,如今僅存為計算機裡一枚枚數字代表的身價。公義的天平上,呈現出極度反差的諷刺對比。當年齊先生用影像留給台灣人民傷痕累累的土地問題,我們依舊繳了不及格的答案,並且輕易忘卻當時的哀傷。

持續為土地的不正義發聲

如今,台灣水泥產業依舊剷平一座座山頭,繼續用爆破為地質敏感區開創無數個山區滯洪池危機;高山旅遊業者還是圈下一片片山坡地,不遺餘力地複製貼上滿坑滿谷的歐風民宿與露營帳棚;現代化工廠仍三不五時趁著夜色或豪雨,若無其事地把未經處理的廢水直接排入與我們共享的河川與海洋;石化等能源密集業者照樣將環境成本外部化,讓周邊居民鎮日呼吸會危害健康的化學物質;花東海岸一如既往地是開發勢力與地方政治覬覦的大肥肉,環評力求囫圇吞棗、含混過關。

然而,在理所當然應該悲觀的時刻,我們不應忘記,巴奈與那布為爭取原住民傳統領域,寧願離開美麗的都蘭,已在凱道旁駐紮超過400天;我們不應忘記,雲林台西的陳財能夫婦從2006年開始,便像吉普賽人般以車為家,遠離因六輕進駐造成家人生病過世的家鄉;我們不應忘記,台中黎明幼兒園林金連園長,以公民力量抵制黑道重劃已近10年,持續站在公義第一線,才好不容易替過往無數爭議案件和冤魂,爭得一紙制度違憲的大法官公文;我們不應忘記,彰化成長的柯金源導演以一本超過500頁全彩的書籍,重重控訴30多年來台灣儘顧發展經濟與熱衷金權交易,無視環境早已失序、迭次反撲的惡果,造成弱勢族群更深的戕害。以及,廣佈在各島嶼上數不清的個案,皆選擇站在惡質權勢者的對立面,艱苦堅持理想,守護家園與環境,直到那僵固的共犯結構開始鬆動。

我們再也回不去齊柏林先生所記錄南屯農田的情景,卻促使我們不應忘記《看見台灣》播映這座島嶼的美麗與哀愁時,從基層匯聚環境倫理的價值觀,使得更多公民主動參與、投入的監督力量,將不因任何政權改變而消退,那是齊柏林先生留給這塊土地最大的遺產,同時也是知識民主化、庶民網絡化的社會意義,未曾歇止地提醒我們謙卑面對自然,省思人力渺小,為下一代,也為台灣生活永遠的未完待續。

(作者為文化工作者。)

瀏覽次數:12157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