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的遊戲讓老人、看護與小朋友同樂。 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在摸索畢業設計要做什麼主題時,我們有一個想法:不要只是畫畫設計圖而已!於是我們去了很多地方,想找一件能讓我們透過畢業設計來實際改變的事。有天在訪問新店中山里里長時,看見了一幅輪椅老人們百無聊賴坐在公園裡的畫面,帶給我們非常大的震撼。

這是台灣公園普遍的景象,將近76萬長者過著類似這樣的生活。在現代社會中,許多年長者退休後失去生活重心,少了社交圈,也缺乏肢體活動,導致身體狀況變差,甚至失能失智。他們來公園的目的應該是要社交互動、運動、改善身體狀況,然而我們常看見的是,長者和他們的看護或是其他人之間毫無交流,也因長時間呆坐在輪椅上,反而使失能情況加速惡化。

再7年,台灣將從高齡化社會轉為超高齡社會,相當於5人當中就有一位長者。若再不改變,這景象很有可能就是你我未來的生活寫照。

公園裡的老人坐在輪椅上發呆。潘威志里長提供。

讓健康長者維持健康狀態,才能解決問題!

目前的長照政策偏向事後救援,即便長照2.0設計了「柑仔店」C級巷弄照護站,也因人力不足、經費有限, 無法負擔未來需求。許多長者照護的相關專業者都提到應該要「預防勝於救援」,這才是最有效又最不需要龐大社會成本的長者照護方式。

與景觀專業背景的指導老師討論後,我們發現:公園是城市中的開放性場所,每個人都能加入,也是最有社交潛力的場所,是每天看護例行性帶長輩出門散步會經過的地方。來到公園卻被放在一旁不管的長輩因為少與他人互動,造成自主性降低及提早退化,因此我們認為,「公園應該要是一個可以開啟長者與其看護、其他人之間互動的媒介。」

公園應該要是一個可以讓大家互動的場所。

老人到底需要什麼?我們的設計初心

然而,要怎麼達到這個目標呢?尋找答案的過程其實對我們充滿挑戰。因為日常生活中不常接觸年長者,尤其是受照護的高齡者,幾乎不知道怎麼和他們互動。因此,我們訪問了非常多的老人照護相關專業者,第一步拜訪了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社工師教了我們一些和長者互動的技巧,像是要表現得有活力、要讓長者感到被尊重等;第二站我們參加了學校附近「愛鄰舍長者俱樂部」舉辦的活動,在活動過程中看到俱樂部設計了許多互動遊戲,也吸引非常多長者參加,可以看出這樣的活動絕對是可以拉近長者與他人之間距離的方法。

感謝參與我們訪談的每一個人,都提供了我們更多思考角度。

雖然做了很多訪問,也找到許多關於互動設施的案例,但我們還是很沒有頭緒,不知該如何著手設計。應該說,我們不確定長者想要的是什麼?什麼會讓他們有動力?甚麼適合他們不會讓他們受傷?

這過程中,我們發展了很多不一樣的設計構想,也和很多專業銀髮操教練討論設計、也寄信去詢問成大的老年研究所、還跑去復健科診所體驗復健師、職能治療師的器材。後來在與許書業復健科醫師討論過程有了方向,以下是對話的片段:

Q:請問醫師對於我們裝置設計的構想有什麼建議?

A:老人家怎麼走路?你們要設計這個東西,要能看得懂老人家哪裡出了問題。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蛛絲馬跡,你要能覺察才有辦法去做這件事。

Q:可是如果長輩都不想來用我們的裝置怎麼辦?

A:要讓他看到其中的價值!叫他自己去玩,沒趣味,好像在用復健機器一樣。可是叫孫子陪他玩,他說什麼也要每天練到好!

Q:所以裝置應該要針對老人家退化比較快的部位去設計,去想手或腳要怎麼活動。

A:對,去思考怎麼樣才能把老人家的位置調整好,對症下藥就對了。要方便老人家使用,其實越簡單越好。

在與許醫師討論後,我們又到公園觀察幾次,發現了兩個現象:

1.在兒童遊樂設施旁,長輩都滿喜歡看著小朋友們玩樂的樣子。

2.公園內現有的體健設施對於許多行動能力較差的長者使用起來滿吃力的,這些長者大多是利用路旁的扶手來訓練自己。

老人往往需要利用路旁的扶手走路。

在多次公園觀察後,我們開始有了明確的方向,最後設計出了「跨年齡互動的團隊迷宮樂」。和公園的體健設施不一樣的是,這個設施不再只是無趣的單人使用模式,而是透過大檯面的設計,讓設施可以多人使用,長者們除了和看護之間有交流外,也可以和小朋友一起互動。

我們設計的遊戲設施得由2~8人一起利用木桿控制檯面的傾斜角度,並透過合作與溝通的方式,合力將球滾進指定顏色的洞口。暖色系及鮮豔色調的配色,是為了要刺激長輩的視覺認知,在使用的過程中也訓練手眼協調。而把手與檯面高度都是經由測試後,讓站立與坐輪椅的人都能使用。

我們最後設計出的「迷宮樂」遊戲檯。

突破障礙,讓大家一起來玩!

為了了解設施在不同公園的可行性,我們選了三個健康長者與輪椅長者都非常多的公園進行活動,分別是台北市松山區的西松公園、桃園市中壢區的光明公園、台北市萬華區青年公園,時間則都是選在長者出現的尖峰時段9:00~11:00、15:00~17:00。

公園中的輪椅長輩個性大多屬不習慣主動與人接觸的族群,因此在每次活動開始前,我們都會主動去與長輩聊天、再邀請長輩及看護來參與,也會利用像是樂高/健康操/沙包等活動與長輩建立起信任關係。對於路過或還不敢加入我們的民眾,我們則透過活動看板讓他們瞭解我們的理念和活動內容,也可掃描上面的QR code更進一步認識。

樂高積木也是跟長輩建立連結的小遊戲。

其實剛接觸帶著老人的看護時不太順利,即便我們熱情的跟他們打招呼,邀請他們帶爺爺奶奶們一起來玩,他們的參與意願還是很低。但訪問後我們發現,他們不是冷漠,而是因為對我們與計畫內容都不太瞭解,再加上語言隔閡,即使仔細說明還是了解有限。因此我們找了學校外語通識課的老師協助製作了印尼、越南、中文三種語言的宣傳摺頁,讓看護、長輩和他們的子女都能夠了解我們的理念。

有了文字說明,更能幫助外籍看護理解我們在做的事。

在建立信任感後,看護就滿願意參與我們的活動,甚至會主動替我們邀請爺爺奶奶們加入。在活動中,我們讓原本毫無交流的兩個族群眼神和言語之間有了交流,也因為遊戲過程中的失誤一起笑、因為到達終點而一起鼓掌。

外籍看護也加入遊戲行列。

而就像常聽到的,「兒童是長者最佳的玩伴」,許多本來不太願意和我們互動的長輩在看到小朋友加入後,就敞開心房一起和來玩。一位伯伯還樂此不疲,儘管我們一直告訴他「這是最後一球囉!」他還是不願意結束,不想我們離開。有些長者會在旁觀看甚至是指導大家,而間接參與的方式也能夠讓這些長者有了和他人互動的契機。有些長者則喜歡待在遠處看著大家歡樂的樣子,雖然沒有直接的和他人互動,但看見她從面無表情轉變為笑咪咪的眼神,我們也很開心。

小朋友也能快樂加入一起遊戲。

讓美好生活得以落實

幾次的活動下來,我們正在進行裝置的改良,也將檯面改變成可更換式的,讓我們能夠應不同狀況的長者更換不同難度的關卡。

我們的計畫會持續發展下去,持續改變長者的生活。第一階段我們將繼續在公園邀請長者使用我們的設施並進行改良設計;第二階段則想媒合周遭會來公園活動的國小或安親班與日照中心,能以共同活動日拉近鄰里之間的社群關係,並且轉由日照中心主持設施活動;最後階段,我們將進一步請教遊具公司,思考如何轉型為永久性的公園設施,讓公園設計更邁向符合超高齡社會的需求,維持高齡長者身心健康。

面對7年後超高齡社會的到來,公園必須調整,多與他人互動並訓練身心機能才能讓長者維持健康身心的狀態。希望我們的設計能成為一個開端,讓更多高齡者也能擁有愉快的老後生活。

(作者為中原大學景觀系學生、2018台積電青年築夢計畫「好齢活團隊」成員。)

瀏覽次數:3958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