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中選會通過了萌萌的三個公投案,同溫層罵聲一片。確實,非常令人憤怒。

在公投法的新門檻(總選舉人1/4,其中同意過半)底下,這組充滿惡意的公投要通過變得容易許多。從之前黃國昌的例子就可以看見,教會系統的動員力如此可觀,連客觀上毫無邏輯、只有感性訴求的罷免案,都可以爭取到幾乎過半的票數,離通過僅有一步之遙。

這是宗教的力量。宗教的本質是一群微小信念的集合,人們透過認同、遵守這一系列的道德情感加入,成為一個社群。

相對關係大致是這樣的:宗教隨著時代演進,會演化出對各種議題「標準」的看法;而人們為了信仰的需求,會努力去學習、更新,甚至和同儕互相督導,往那個價值觀邁進。而這也是信仰之所以凝聚人心的主因。

人與人要建立關係是非常困難的。這就像是為何畢業之後就失去大多數的朋友,離職、退伍之後就失去聯繫;人類的友誼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這麼偉大,只要有一個共同的空間,跟相同的目標,我們就能開始對周遭的人付出感情,自我挑戰的遊戲,在人際中反覆取得需要和被需要的滿足。

以信仰為主的社群正是憑空建造了這樣的空間。修正自己的行為/慾望需要很大的力氣,人們為此長期鍛鍊,舉行集會與慶典互相砥礪,建造符號與歌曲強化連結,形成圈子、社交圈、人際網絡,付出更多感情,在信仰其上建築友情、親情、愛情,擴及工作、娛樂與人生規劃。成為一個虔誠的人。

這就是我們不可能說服萌萌,也無法減少他們的原因。

多年來關於多元性別的各種辯證已至臻完備,但儘管如此,就算邏輯上能把他們殺得片甲不留,仍無法停止萌萌死守殘破的論點,執意動員(與被動員)之事。其實並非所有基督教信仰者對於婚姻平權都有自己的立場。問題的根源是,我們不可能成功把一個萌萌,拔出他們現有的人際網絡。

人是需要活下去的。不會有人為了一個議題的正義,願意犧牲自己的同溫層──親情友情愛情,工作娛樂,生心理的安全感。說句殘酷點的,自詡能夠感同身受各種族群,推進社會上各方福祉的我們,真的活得更不孤獨嗎?我們都擁有喜歡自己的人,能夠推心置腹的緊密的社群嗎?還是至今仍在城市的路上各自尋找,單打獨鬥?

我們口中的「說服」,只是另一種不負責任地把萌萌推進深淵,推進台北孤獨的荒蕪裡。當一個萌萌真正能理解性別平權的正義後,我們還能給他什麼?如此悲傷,我們給不起。

這是這次公投,我們必須要害怕的地方。我們從過去害怕到現在,未來還是要繼續地保持恐懼。如果今天教會系統能以它的力量如此敵視多元性別,取得成功,未來它也可能以任何理由敵視這個社會上需要被保護的少數。沒有人應該置身事外。

在我的朋友中有一說:「如果今天要出國留學的話,不管本身有無信仰,都推薦到當地先加入教會,畢竟孤身在外,有信仰就會有一群人待你如家人,互相照應。」現實即是,人們為了生存,必須在每一天竭盡所有努力。人是自利的,今天在人群中大聲疾呼多元與平等的誰,也可能就只是因為,自己想要結婚,想要一個被認可的將來。這不奇怪。

這不高尚,也不卑賤。這只關乎我們不想被傷害,也不願傷害別人。

(作者1994年生,高雄人。曾獲文學獎若干,評論散見網路媒體。)

瀏覽次數:705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