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03年的暑假,我的前老闆──中華民國學習障礙協會的創會理事長呂偉白女士到埔里來看我,同時順便道別,因為她要到美國攻讀特殊教育/學習障礙的研究所。而我則剛剛到博幼基金會半年左右,還在摸索如何做課業輔導。

當時我們討論的主要議題是:弱勢家庭中學習障礙學生的出現率,跟一般家庭中學習障礙學生的出現率是否不同?因為之前3年的工作中,弱勢家庭的學習障礙出現率非常低,低到當時大家都有一種錯覺,好像學習障礙比較容易出現在中上家庭。協會的家長會員幾乎都是高知識分子,醫生、大學教授、老師、大老闆、建築師、設計師……,家長的來頭一個比一個大,讓人不禁懷疑難道中上家庭的學習障礙學生出現率真的比較高嗎?

然而我到博幼基金會後,接觸到的卻是弱勢的家庭。弱勢家庭中學習障礙出現率很低的原因,到底是因為弱勢家庭孩子比較不會有學習障礙,還是因為沒有被發現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在埔里很快就找到了。

他們可能有學習障礙,只是沒有人發現

由於我3年來看過至少200位學習障礙學生,要分辨出孩子是否有學習障礙並不是太難的事情,後來事實也證明的確如此,只要是經過我觀察、覺得應該是學習障礙的小朋友,轉介去醫院做鑑定,至少有9成以上的準確率。也因此埔里中心的工作人員一直都比較能發現疑似學習障礙的學生,也比較知道如何跟家長與學校老師溝通,一起協助這些鑑定、安置及輔導。

我也很快意識到,弱勢家庭的學習障礙孩子出現率低,是因為他們沒有被發現。同時也因為家庭環境功能等不利因素,讓發現更困難。因為家庭環境與功能一定會影響孩子的發展,因此弱勢孩子的學習障礙就很容易被誤以為是家庭等文化不利因素造成的結果,而增加學習障礙發現與鑑定的困難度。

同時,弱勢家庭的家長對學習障礙的專業知識非常陌生,幾乎完全不知道有這種東西,就算覺得孩子不會讀書也覺得很正常──因為父母可能當年也是一樣不會讀書的啊!

我發現弱勢家庭的學習障礙學生出現率至少跟常模是一樣高的,甚至可能更高。雖然我沒有確切的證據,但是像我們課輔班收的弱勢學生中,有學習障礙的比例就比一般出現率高出許多。課輔班為什麼能發現這麼多學習障礙的學生呢?又怎麼排除文化不利呢?這當然就是課輔的功勞了。

因為如果是文化不利、家庭因素或教學不當引起的學習落後,在經過半年左右的課業輔導之後,都可以有很明顯的進步;只有學習障礙的學生,在經過充分補救教學之後依舊無法有顯著起色。所以在學習障礙鑑定中,課輔班等於為學習落後的孩子提供了「排除文化不利或教學不當」的機制,自然可以確實提供資料,協助醫院或教育局處、輔導委員會等為孩子作鑑定了。

我們可能建構一套計畫,來幫助「弱勢中的弱勢」嗎?

當年我把發現跟呂偉白理事長(現在她是彰師大特教系的助理教授)討論之後,我們都覺得這些弱勢家庭的學習障礙學生是弱勢中的弱勢,而博幼有沒有可能協助這些弱勢中的弱勢呢?有沒有可能聘特教老師來教呢?

當年,我很老實跟她說短期之內恐怕沒有辦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我在自己的權限內盡量協助這些孩子,因為整個課業輔導的模式都還沒有建構完成,一般弱勢孩子的問題還沒有獲得解決的時候,恐怕沒有足夠的經費與資源聘特教老師來教學習障礙的學生,但是爭取應有的特教權益與資源是可以做得到的。

這件事情放在我心裡14年,時機終於成熟了。因為課業輔導的模式已經大致建構完整,同時課輔成效也已趨於穩定,一般的弱勢學生都可以有很好的進步與發展,接下來就剩下學習特別落後的特殊學生了。同時也因為少子化的關係,課輔的學生數開始下降,讓我們更重視每一個孩子的學習。

因此2017年暑假過後,在一切因緣俱足的情況之下,董事長同意讓我們開啟實驗方案,聘任特教老師教導特殊學生。2017年11月特教老師到職,我們期待透過特教老師的加入,協助基金會建構出發展性的特殊教育課業輔導模式,跳脫學校的特教模式,從弱勢家庭的特殊生如何脫離貧窮與犯罪的目標前進,建構出一套完整的服務。

初步的想法與規劃是從四個面向著手:

一、認識自我:

1.特教老師、學輔員、社工員及醫師進行合作,以專業角度分析學生的特殊需求、正常功能,以及可能會有,但是被掩蓋的特殊才能。

2.特教老師引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興趣、發現自己的才能。藉由正向鼓勵及成功經驗所累積的自信心來激發學習興趣。

3.特教老師引導學生找出自己的不足之處或缺點,反思自己的行為可能造成的後果並改善。

二、人際關係

1.共同學習:學生在教室裡能有效的學習,盡量不干擾他人;在情緒激動、精力旺盛或疲憊時能與特教老師溝通,而特教老師能提供方法讓學生宣洩多餘的精力,或讓學生可以休息以緩和精神或身體上的疲憊。

2.交流:特教老師多與學生對話,或觀察學生間的互動,以了解學生的語言能力。讚賞學生的正向言語,或示範正向言語;糾正學生的負向言語及暴力,告訴學生使用正向言語及停止暴力的理由及重要性。

3.遊戲與運動:告訴學生遵守規則的理由及重要性,並在勝負過後展現運動家精神;讓學生體驗勝利與失敗的感覺,並以此激勵學生提升自我。

三、學業成就

1.特教老師找出學生的學習困難點、困難原因,後設計並改變教學方法。

2.創造讓學生成功的機會,自然且適當的鼓勵學生,以培養學生的自信。

3.讓學生彼此學習,或讓學生以自己的優勢教導相對較弱勢的學生,以培養學生自主學習習慣、交流能力、自信心等。

4.在日常教學中結合「引起動機」與「職涯探索」,以激發學習興趣。

四、職涯發展

1.引導學生探索自己的職涯志向,並給予正向鼓勵。

2.引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興趣及才能,並結合志向。

3.進行職業體驗,讓學生了解為了未來生活所需做的準備。

以上是我們試辦三個月的規劃方向,雖然我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但是我知道一定很困難──畢竟,人生總是要找一點困難的事情來挑戰,才不會虛擲生命。不是嗎?

(作者為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

瀏覽次數:904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