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7 歲的大女兒暑假過後即將申請大學。在網上搜尋大學招生資料時,「領導力」這三個字不斷地出現。在我居住競爭激烈的亞裔社區裡,每每上社交群組和其他家長聊及升學相關話題時,耳邊聽到、眼中看到的關鍵字眼,不外乎優良的成績單、SAT分數,以及孩子們是否在社團活動表現活躍並擔任領袖職務,以此證明孩子具未來領袖的資質與能力。

不僅西方社會,在華人文化中,領導力與競爭力幾乎是連體嬰;似乎如果一個人缺乏與生俱來的領導力,後天也沒有積極培養,此人便無法在社會中頭角崢嶸,找到自己的生命舞台發光發熱。

果真如此嗎?

我們需要領導者,但也需要追隨者

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作者蘇珊.坎恩(Susan Cain)[1]去年在紐時發表一篇有關頂尖大學招生的文章,標題非常吸睛聳動,中文直譯是:「你缺乏領袖素質?太棒了,這個世界需要追隨者!」文中直言當今社會上,領導力被過度讚揚,卻忽略了追隨力(followership)的優秀特質。

坎恩在文中舉例在1934 年,一位年輕女孩在遞出申請大學表時,父母也同時被要求填寫問卷。女孩的父親大膽誠實地形容自己的孩子「比較屬於追隨者,而非領導者」,結果女孩被大學接受,理由是「領導者已經夠多了」。

只是,在2018 年的今天,我無法想像有哪位父母親會在正常情況下,把自已的孩子歸類為天生的「追隨者」而非「領導者」,恐怕也沒有什麼大學會熱情地伸開雙臂歡迎這樣一位學生。於是,嚮往進入名校的美國學生在高中4年生活裡,參加的每一項活動都必須圍繞著「領導力」打轉。凡是與「領導力」聖杯相牴觸的情況,都必須暫時放棄,因為這些活動被視為一文不值,對申請大學毫無助益。

誰說安靜、內向的孩子就不能展現自我?

以我自己女兒的為例,個性內向保守的她從小到大在群體生活中從來都不是那顆最耀眼的星星,凡事總要我這個做母親的在背後推她一把。為此我讓她加入足球隊,希望藉著球類運動激發這小姐個性中的積極與主動。

從小學二年級踢到高中十年級,我看女兒一路從「球來必躲」,到後來成為球隊裡少數教練依賴的後衛球員;從剛開始坐冷板凳,到後來連續打4場不休息。她不爭不搶,按著自己的節奏穩紮穩打,去年還被選為校隊隊長。過去那些風吹日曬雨淋陪伴她踢球的日子裡,我自己多次在旁觀望,也慢慢體會到一場美麗的足球賽,關鍵不在於隊上有一兩位具領導力的明星球員(雖然足球踢進門的那一瞬間真的很過癮),而是隊員間彼此傳球與整隊陣型複雜組合下所醞釀出來的韻律與節奏。每一球傳出去,被對方精準地接到,然後迅速地再傳給下一個人,如此一往一來,需要靠隊員間的完美默契與互信。

去年下學期,由於種種因素,女兒決定在課外活動項目上轉換跑道,退出足球隊,轉而加入學校的公共演講及辯論社團。對她的決定我們心中雖然有個大問號,但是仍表示支持與鼓勵。沒想到這個至今連到餐廳裡點東西,多跟陌生人講上幾句話都會害羞的女孩子,竟然愛上了公共演說。在社交群體中無法高談闊論的她,卻可以在經過一番充分準備的過程後,在舞台上進行理性的分析與傳達個人想法。

誰能告訴我,這個向來滿足於做「追隨者」與「協作者」、天生內向的孩子,因為沒有眾人眼中的「領導力」,而不具備在社會上與人競爭的資格與潛力?

讓沉穩、專注找到舞台

坎恩在文中指出,一個過分頌揚「領導能力」的社會,會對領導力本身將造成嚴重的傷害。領導力的光環吸引了那些追逐鎂光燈的人,使他們的動力不在為實現某種理念或者公共服務,這樣的觀念將造成學生成為領導者只是為了掌握某種身份地位或者權力,而非為了他們深切關心的某項理念。兩者之間心態的差異頗大,前者的典型代表如黑人民權牧師金恩博士以及聖雄甘地,而後者的例子在當今美國政壇上處處可見。

設想,如果這些優質大學向高中申請者要求的素質不是領導力,而是一份卓越、熱情及對超越自我作出貢獻的渴望,那麼許多內向、安靜、沉穩與專注的人因此找到正確的生命舞台,如此所爆發的巨大競爭力與創意,將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1]     蘇珊.坎恩(Susan Cain)是《安靜:內向性格的競爭力》(Quiet: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t Stop Talking)的作者,也是「安靜革命」(Quiet Revolution)的創辦人。

瀏覽次數:2069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