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柯文哲也許是台北市藍綠選民的最大公約數,但為何他在全台灣的年輕選民中,始終擁有居高不下的廣大支持度?

台灣的年輕一代,過去20年在民進黨主導的台灣主體意識教育中長大茁壯。但台灣意識在太陽花達到高峰之後,似乎已過了保存期限,市占率雖然還未明顯下跌,但顯然在年輕人心中的份量,已大大減輕。特別在看到民進黨好不容易把國民黨趕下台,全面執政的結果,只是把過去分給外省人的好處,轉分給特定的少數本省人而已。

這就跟陳若曦的小說《尹縣長》一樣:中國人民終於站起來,合力把國民黨趕跑了,卻發現,結果只是換成一批新的統治階級而已。

而柯文哲代表的是無權無勢的專業菁英,更重要的是:柯文哲的出現,是為了打倒威權對人民的壓迫,順勢揭竿而起,這十分符合年輕人對自我的心理投射。柯文哲上任之後,大部分作的是政治改革,而不是以經濟建設為主,畢竟他缺乏這方面的背景與奧援,只能作他最擅長的事情:流程管理。

在年輕人的心中,柯文哲可能代表的是一個反抗權威,追求公平、創新、制度化,而不是看你的省籍、背景、顏色甚至歷史。更重要的是,柯文哲象徵中產階級能夠突破經濟和政治的封鎖限制,在這個M型化社會中,得到再造人生的機會。

所以,為何柯文哲講「兩岸一家親」沒事,馬英九講「九二共識」,卻被痛批九二就是只有中國、沒有共識?

因為年輕人眼看打著追求轉型正義的民進黨上台了,卻又做著跟國民黨沒兩樣的事情。一旦台灣意識變成純粹綁票的話語工具,而不能為年輕人的生活提供進一步的保障,台灣主體的神話就一夕破滅了。

因此,缺乏台灣主體意識的柯文哲,持續受到年輕人的擁戴,因為他代表了政治的革新、價值的創新、機會的平等,而這些都是民進黨本來對年輕人的承諾,卻在全面執政之後,跳票而未能實現的民主價值。

相對而言,台獨勢力持續萎縮時力內部動盪,賴神光環消失,蔡丁貴還被年輕的網友大酸特酸:沒有18%,就不能作台獨了嗎

可見在年輕人眼中,經濟生存的現實問題,逐漸凌駕於政治意識的價值問題。太陽花做為近年來台灣意識的最高峰,雖然促成了民進黨的全面執政,年輕人卻猛然發現:台灣意識不但無法解決現實問題,甚至淪為少數政客的騙票、綁樁工具。

蔡丁貴的例子,意義非常深刻──台獨究竟是為了價值理念、還是為了生存競爭?顯然上一代的台灣主體意識架構,已經無法回應未來台灣人生存競爭的難題。

(作者為台大博士生)

瀏覽次數:1092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