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JD Lasica@flickr, CC BY 2.0

著名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近日爆發大量洩漏個資的資安風暴,影響所及,不但臉書市值狂洩千億美金,更引發各界知名人士帶頭呼籲刪除臉書帳號的漣漪效應,臉書創辦人祖克柏甚至面臨英國和美國國會的聽證會調查。

臉書個資外洩事件,不僅揭櫫了社群網站隱私資安及商業利益的複雜糾葛,更促使人們開始思考:網路社交,做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其機會與風險的關聯性為何?邁向物聯網及人工智慧的時代,人們是否只能做為大數據之海中的一個節點而存在?面對社群網站用標籤來將個人異化為商品的手段,一個擁有真實情感的社會人(social man),仍有能力掌握自己未來的命運嗎?

臉書前副總裁帕利哈皮蒂亞,去年底曾表示:「我認為,我們創造了一些工具,它們正撕裂關乎社會怎樣運作的社交結構。」甚至臉書首任總裁帕克也批評臉書這些社交媒體公司「利用人性心理弱點」,製造出「社會認同的回饋圈」,令用戶無限循環參與。

帕克和帕利哈皮蒂亞的懺罪自白,並非空穴來風,近來臉書一則內部備忘錄顯示,即使社群網站造成死亡或恐攻等任何負面代價,都無法阻止臉書「連結人們」(connect people) 的理想,以及捍衛臉書「不計代價成長」(growth at any cost) 的企業文化。而這一則被稱為「醜惡」(ugly) 的備忘錄,竟是由現任臉書副總裁博斯沃斯於2016年所寫下:「只要是為了公司的成長,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合理的。」("all the work we do in growth is justified. ")

其實博斯沃斯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太過誠實,畢竟資本主義的本質就是用來賺錢,而不是設計來交朋友、甚至讓你變成一個很讚的人。所以,臉書真的成功地「連結人們」了嗎?六度分隔理論?So?你曾經和哪些三四五六度之外的人們,真正締結了深厚的情誼嗎?

還是臉書只完成了他們「不計代價成長」的企業野望?

人們並沒有透過社群網站真正連結彼此

現實是,臉書在今年年初調整了動態消息(News Feed)的演算法,減少了商業廣告和公眾訊息的觸及率,轉而優先推薦朋友和家人分享的內容。消息一出,臉書當天股價狂跌4.5%──這毋寧顯示臉書的獲利模式是多麼依賴廣告。一旦臉書決定降低廣告覆蓋率,對商業投資者自然是個超級大利空。

當然,祖克柏之所以決定要「回歸社群本質」,並不代表他是一個發願要觀世音、廣結善緣的和平大使,臉書寧願放任股價短期波動,也要調整長期的營運方向,自然是為了因應年輕世代逃離臉書的風險趨勢。

年輕人為何要逃離臉書,而轉進訊息更為圖像化、碎片化、卻更保障個人隱私權的Instagram與Snapchat?不外乎是因為臉書充斥太多廣告,以及在臉書上慢慢成形、鞏固的長輩生活圈,這使得年輕使用者在瀏覽臉書時,背負了比以往更多的壓力。換句話說,年輕人想在社群網站上面追求的,並不見得是為了「連結人們」的理想,而只是尋求對自己有價值、有意義的資訊。

更重要的是,網路社群的使用者,並不一定真的將自己認定為網路社群的一份子。Disciple Media 的執行長沃恩認為,「當使用者在社區的時候,他們是否覺得自己是社區的一部分?我對他們是否這樣做持保留態度。Facebook 的核心目標是向個人銷售有針對性的內容。所有的問題都是從這裡開始的。」畢竟網路社群不同於實際團體,成員只有觀看、甚至可以說是偷窺的興趣,沒有參與或負責的義務。而臉書的商業策略,也是以消費(時間或金錢)來助長社群成員的文化資本認同,而不是用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或責任,來建構所屬社群的價值歸屬。

換句話說,人們並沒有透過社群網站,真正地連結彼此。

我們捍衛言論自由,卻任憑社群網站獲取個人隱私

尤有甚者,在臉書爆發洩密風波的同時,臉書的高層仍堅持,假使用戶不願自己的資料被移作商業營利用途,就必須自行付費來購買個人資料的禁止使用權。換句話說,用戶在無償提供個人原創內容給臉書展示之後,還必須自掏腰包,定期購買個人隱私不得外洩做為商業用途的管理費用。

另一方面,近來亞洲各國不約而同打算推出法案,防堵網路不實訊息的散播。然而,這些打擊假新聞的政策,也同時被民間人士認為是戕害言論自由、進行輿論控制的政治手段。

弔詭的是,人們不願意活在主權國家政治手段的控制之中,卻對自身已被跨國企業集團異化為一個個標籤化的商品,習焉而不察。人們在政治領域勇於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卻不惜放棄個人隱私,換來在跨國公司搭建而成的社群舞台,爭取最大的曝光效度。

無論是Facebook 的徹底開放連通,還是 Instagram、Snapchat 點對點的限制敘述,社群媒體一路走來的發展,都是在網路分眾的基礎上,落實商業投放的變現模式。因此,社群網站看似把世界縮小了,實則只是放大了心與心之間的距離。當個人被放置在社群媒體的巨大機器之中,最終也只能掙扎著向自身被異化之後殘餘下的商業標籤#hashtag獻媚稱臣罷了。

被碎片資訊淹沒的真實人生

《莊子.大宗師》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用白話翻譯,就是河水乾了,有兩條魚躺在乾掉的河床上,快要死翹翹了,卻又一息尚存,只好互相在對方的身上吐口水,才能勉強維繫住性命。莊子卻說,與其兩條魚患難與共,生死不渝,不如混跡於大江大海之中,從來不曾認識彼此,還要來得輕鬆快活!

善哉斯言!莊子說的就是這樣的情況吧!由於科技的發展,人們以為彼此已經越來越靠近了,因而用龐大的資訊,互相餵養著彼此,似乎大家都非常親密、互相稱讚、情感融洽。實際上,每個人只是在網路上各自扮演一個面對舞台的角色,透過相互「斗內」(donate)的方式,設法累積更多消費性的認同資本。結果就是,人們對真實世界的完整認知和記憶,被大量來襲的碎片化資訊所淹沒,面對手機螢幕上顯示的紅色「999」數字,顯得毫無還手之力,彷彿我們已不記得彼此的過去,只能無力地透過社群軟體的呼吁,提醒自己還有多少個虛假的未來,尚待讀取。

社群網站否定了人們真實的過去,並用虛假的稱讚做為獎勵,強迫人們搭建一個不存在的共通未來。我們也許不必急著刪除社群網站的帳號,卻不妨偶爾放下手機,看看隔壁房間那個每天發送早安長輩圖的背後,寂寞無人問的身影。

(作者為台大博士生)

瀏覽次數:294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