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3月中,芬蘭被聯合國的最新世界幸福報告列為最幸福的國度。新聞一刊出,芬蘭人自己也很驚訝。

這也許可以用芬蘭國家行銷網站「This is Finland」Instagram上的一張圖來理解:圖中的芬蘭人,無論當下的情緒是全世界最快樂、傷心絕望、氣炸了、還是充滿熱情,表情都一模一樣。當然這是半開玩笑的比喻,但也顯示了芬蘭人的幸福度,與愛不愛笑沒有關係,而是一種對生活的內在滿足感。

在這份報告出爐前幾週,芬蘭《赫爾辛基日報》的一位記者Heikki Aittokoski,用線上問卷調查芬蘭人對幸福的感受。結果一半以上的回答者都感覺幸福,最常被提出的幸福關鍵字是「生活有安全感、而且平淡無奇 」[1]。由此可見,芬蘭式幸福,是一種簡樸內歛的幸福。

芬蘭人覺得,有乾淨的自然環境、孩子們可受免費良好的教育、生活工作可以平衡,每個人都有機會發展自己的能力,加上社會支持網與安全,就是日常生活真實的幸福。

移民也是幸福國度的一部分

台灣在這次評比中排第26名,居亞洲之冠。我自己也覺得,台灣有很多幸福的條件:大自然生態多元,走入山林就讓人覺得幸福;飲食選擇多樣化又具便利性,是每個海外台灣人都想念的幸福;民間的動力與創造力豐富,也常讓人處在其中覺得充滿活力而幸福。

每個國家的人民,對幸福的定義與感受都不同,難以主觀比較,不過,芬蘭這次在幸福度上排名世界第一,倒是有一些部分,值得借鏡參考。

尤其特別的是,這次的幸福度排名,除了用國民收入、平均健康壽命、社會支持網、選擇自由度、對政府與人的信任度、和慷慨程度為指標外,也首次特別將「移民在當地的幸福度」列入評比。芬蘭移民的幸福度,也是世界第一。

身為芬蘭的外來移民,或著說是「外配」(外籍配偶),我對這一點的感受特別深刻。北國思惟一向重視扶持「弱者」,充份給予移民資源、幫助移民融入社會,就是其中一個例子的展現。

用相關政策,幫助移民融入芬蘭社會

15年前搬來芬蘭時就感受到,這裡的社會福利系統確保移民能在政府的支持下,學習基礎的芬蘭語言與文化。因為這樣的學習被視為進入就業市場的途徑,政府會發給生活補助金以及每日午餐費。基礎的芬蘭文課上完後,如果想進職校學特別的專業技能,也有進階課程幫助移民先學習相關的芬蘭文字彙,以利未來入學。很多移民會用這樣的方式學習新專長以就業。也有些課程專門針對移民開設,例如創業課等。

當然,這並不表示移民一切無憂,想找到合適的工作,在哪裡都不輕鬆,而移民的種族膚色,也會影響部分民眾的對待態度,尤其近年來極右派政黨興起,加上前兩年的難民潮,都為芬蘭帶來新的挑戰。然而至少,芬蘭社會架構所提供的「幸福條件」,移民都沒有被隔絕在外。

鼓勵全民重視體能多運動

芬蘭人健康長壽的背景原因之一,應該部分來自對體能發展的重視,不亞於智識教育。政府鼓勵兒童一天至少運動2小時。我的孩子是芬蘭小一生,甚至有一整週的時間,課本收進教室櫃子, 老師天天帶學生去上游泳課。下雨天,只要孩子們雨衣雨鞋裝備齊全,一樣可以去戶外奔跑。冬季嚴寒?那正好把握機會溜冰滑雪。人們從小學習到,天氣不是體能運動的阻礙,該學習與之相應共存。

目前我居住的城市運動部門,則特別推動一個「鼓勵移民多運動」的專案,邀請移民與芬蘭人一起免費參加各種運動課程,藉此幫助移民與芬蘭人互相了解,同時也鍛鍊體能,一舉數得。

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來自充份的信任度

與在亞洲國家的職場經驗相較,芬蘭人對於生活與工作平衡的重視度,和職場文化對這點的支持,是我最大的正向「文化震撼」。

記得十幾年前剛進入芬蘭職場時,就發現這裡普遍實行「工時銀行」,雇主讓員工自己記錄每日工時,超時的部分,可依個人需求彈性放假。我曾有同事每天多工作半小時,以換得某週五整日休假,老闆也不會有異議。在小組織裡,工時銀行可能只是員工自由心證的Excel表。 

我目前工作的公司,則是一週允許員工自由選擇兩天遠距工作,相信員工可依狀況決定,哪幾天在家上班效率更高。這樣既節省通勤時間,也讓人得以兼顧工作與家庭。員工因著這樣的彈性,生活滿意度和效率提高,其實公司也受益。

這樣的制度要能建立成功,需要擺脫「工時越長效率越高」的迷思,也需要公司對員工的基本信任與尊重。

貧困的過往,長期孕育志工精神與社會支持網

此外,北國志工精神興盛,在貧苦的年代,村落人們習於互助以共度難關,延續到現代社會。如今芬蘭有全世界密度最高的非政府組織,有的幫助弱者,有的致力美化城市環境,有的辦音樂節慶,或是創造城市活動,甚至變成象徵城市精神的新創意。例如從芬蘭延伸到國際的一日餐廳日清潔日桑拿日等,都讓赫爾辛基這個現代首都保有一份類似「古代村落」的社群精神,城市因此多了凝聚力與歸屬感,也讓社會網絡更深厚。

志工精神,不忘讓移民有機會參與,因為芬蘭人發現,參與志工活動可幫助移民融入社會,因此我現在居住的小鎮正開始一個新專案,邀請移民學習當志工,幫助初來乍到的青少年移民融入社會,同時也幫助移民志工建立和芬蘭本地人的聯結。芬蘭兒童救助協會MLL多年來也邀請芬蘭人當志工,約移民媽媽一起活動,幫助移民媽媽融入社會、並增加不同文化的互相了解。因為所謂的「移民融入社會」,其實在文化上是雙向的過程,來自民間的志工力量,也是新移民的社會支持網。

終身教育,鼓勵人追求自我實現

幸福感的另一個來源,是終身學習並自我實現。這裡因為強調個體需求,不流行跟風,孩子就更有機會了解自我,選擇適合自己的路,成人教育系統完善,中年轉業也很平常。前述的非政府組織裡,有一大半是因著「興趣」而成立的組織,許多人都在工作之餘加入兩三個志同道合的組織,發展自我。

以上這些讓我這個移民覺得「幸福」的條件,都很巧地呼應了國際報告用來評量幸福度的指標。此外,芬蘭政府曾多年名列「貪污最少」的國度,並連續數年被評為全世界新聞最自由的國家、人們對新聞媒體和社會架構有相當的信任度,也成為社會穩定的基石。 

沒有完美的社會,排名也不是終極目標

當然,芬蘭並不完美,所有前面簡述的「優點」背後,都還有很多可以改進之處。一如調查芬蘭人幸福度的赫爾辛基日報記者Heikki Aittokoski在最新的報導文章中所言 [2]:「世界幸福度報告的前五名,其實分數差距很微小……芬蘭這次得第一當然值得高興,但是社會建構從來沒有完成的一天,因此我們有理由始終保持好奇心,借鏡他國,讓自己更進步。」於是他於3月初前往冰島,探尋「他國幸福的祕密」,給「第一名的芬蘭」借鏡。

這其實也反映了芬蘭人的思考方式:排名不是終極目標,不斷追求成長,讓個人和國家都不斷進步,才是讓生活更幸福的途徑。

僅管各國的社會制度與文化傳統不同,但我越來越相信,幸福感可以從態度和思考方式的轉變開始創造,而在這個種族與文化逐漸多元的世界,如何讓移民也能受到平等尊重、並在新的國度中生活愉快並發揮所長,甚至可能是一個國家能否長治久安的決定因素。惡劣的先天環境並不可怕,甚至有機會激發互助精神和創意,只要能以尊重為前提,真正視每個「人」為獨一無二的重要資產,既讓自己更好,也重視共好,幸福從來就不須在他方。

     

[1] 《赫爾辛基日報》2018年2月27日新聞:芬蘭人擁有所有幸福的前提條件,讀者們說:「平淡無奇的日常」也是社會美德(原文:Suomalaisilla on kaikki onnellisuuden edellytykset, sanovat lukijat—"Tylsä tavallisuus" on yhteiskunnan hyve)。

[2] 《赫爾辛基日報》2018年3月24日文章:幸福的島嶼(冰島)(原文標題:nnellisten Saari)。

瀏覽次數:7629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