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上週開工前夕,新竹新豐一名印尼籍外籍移工於工作工廠跳樓,在經過6小時的搶救後,仍無法挽回其生命。

這名移工為何選擇走上絕路?國內幾家媒體這次顯得自制,並未過多揣測。倘若搜尋移工自殺的關鍵字,卻能發現這已非新聞。

24日,台北一名外籍看護「阿弟」表示想要回家未果,而走上絕路。去年8月,新竹一名「行蹤不明」的斐姓越南移工透過臉書直播自殺,遺言:「請爸媽原諒,無法回家孝順你們。」少數網路留言表示,自殺的移工是「浪費台灣健保資源」,無論這樣的言論是出自於對他者的歧視、亦或對自殺者的輕視,短時間內都難以消除,但或許我們能夠思考,該如何挽回一條生命。

來台工作的壓力與風險

在筆者因工作之故,兩年多與移工接觸的經驗裡,「為什麼要離開家鄉」這個問題,經常是筆者感到好奇的部分。從移工朋友們得到的答案,「家庭」經常是第一個給出的回應,其次則為「夢想」。細問下去是什麼樣的夢想,得到的卻又再回到家庭之上。「我想買一棟房子給媽媽」是筆者與一位大學休學來台工作的印尼移工閒聊時,他告訴我的夢想。當時這位大男生,剛分享自己的家鄉菜給其他台灣朋友品嚐,手中握著IKEA的玻璃杯,剛脫稚氣的臉龐,對於夢想,他眼裡露出一絲果決。

那些無法活著回去與父母子女相見的移工們,是不是也曾有過這般的堅毅,為什麼最後選擇絕路,筆者已無法得知。

筆者轉向移工來台的經歷,思索走上絕路選擇背後的幾種狀況,或許能從此思索如何避免憾事一再重演。就來台到在台工作的經濟考量來看,來台之前必須背負的高額海外仲介費,大約從10萬至20萬台幣不等,另外還有在台工作期間需付出的仲介服務費、膳宿費與其他雜支,若無任何意外,能開始賺到錢,莫約需要花一年至一年半左右。在這期間,不管是在台灣或是故鄉家中都不能夠有任何意外,否則極可能面臨血本無歸,背負著一身債務回鄉的難堪處境。

工作選擇上,我國當前僅開放工廠、營造、漁業和社福照顧這四類職業選項。前三類的工作通常被視為「骯髒(Dirt)、危險(Danger)、辛苦(Difficulty)」的3D產業,越來越少台灣人有意願從事,因此高度仰賴外籍移工作為勞動力來源。社福照顧類的移工除機構看護受勞基法保障,在家庭裡照顧失能者的移工們則被排除在我國勞動法規保障之外。且當前政府長照政策2.0的喘息服務規定,外籍照顧者失聯或回國30日方能提出申請,實質上排除了聘僱外籍看護家庭使用喘息服務的權利。這同時意味著,外籍照顧者能否擁有休假或休息,端憑雇主的善意和能力是否許可。

應該接住他們的安全網,卻未能發揮功能

週末假日的台北車站、桃園車站和台中車站等移工週末假日聚集的區域,東南亞餐廳和卡拉OK店人滿為患,也可一窺移工對假日休閒需求的想像。近年來,雖然有燦爛時光、望見書間、One-Forty、1095文史工作室、南南等關注東南亞移工在文化、自我提升不同層面需求的民間組織出現,然而與逼近68萬人次的移工相比,能發揮的作用和影響力仍然需要更多心力與資源的投入。

當東南亞移工與雇主之間針對工作環境、薪資待遇面臨衝突,第一線處理的仍是仲介和翻譯,而仲介無法妥善處理兩方紛爭之時,勞動部1955專線或移工勞權團體可能成為移工的第二選擇。從筆者訪談熟悉的仲介翻譯和勞權團體時,他們也面臨不同的選擇難題。

翻譯角色經常由新住民或留學生擔任,他們或許有語言的專業能力,能夠轉達移工和雇主兩方的意見,但該怎麼翻譯彼此的意見,成為解決問題的橋樑而非製造更多問題,溝通與轉譯的藝術考驗著翻譯這角色的功力。但未受到關注的部分,則是翻譯本身是否具有足夠的專業與心理能力,能夠成為安全網接住準備落下的移工。筆者擔任翻譯的友人,談及服務的移工個案遭遇之狀況,她眼紅道:「我沒法睡一直哭一直哭,眼睛一閉上,立刻浮現那個移工的樣子,眼淚又掉出來……」

筆者訪談的移工勞權團體負責人則談到他們面對的難題。雖然說他們有相當多協助移工處理勞動權益問題的經驗,但受到安置的移工面臨的,可能不僅是工作上的問題,亦有可能因為長時間高強度的工作壓力、雇主的暴力或性暴力對待等造成精神不穩和創傷。面對這類的精神問題,負責人說到即便請社工或諮商師單位協助,但目前未能找到同時精通東南亞語言與諮商技巧的團體,諮商過程需要透過翻譯,使輔導效果大打折扣。勞動部的1955專線在漫長的立案等待流程裡,已漸漸喪失移工的信任,接受筆者訪問的移工勞權團體負責人甚至表明「台灣人撥打1955比移工打還有效!」

讓「如果」不再只是「如果」

一個移工之死有非常多複雜的因素需要瞭解。如果債務沈重的負擔少一些,會不會他就可以安全回家?如果家鄉經濟更好,她是不是就能無需遠行、留在父母身邊?如果得到當地社會足夠的社會支持,他是不是就不會選擇走上絕路?如果我們雙方語言溝通無礙,當她求助的時候,我能不能更快理解她背後的不安與恐懼?如果台灣政府與社會不只是把他視為勞動力,而是認真看待他身為人的需求與期許,新聞上是不是能夠少一件憾事?

一個個的「如果」,在1992年台灣正式開放引進外籍移工時或許未曾想過,26年後的今天,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人數已逼近68萬人次的今天,我們一起減少「如果」,讓更多的移工平安回家,好嗎?

(作者為台中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兼任講師)

瀏覽次數:12753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