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I-Ta Tsai@flickr, CC BY-NC-SA 2.0

美國著名的國際關係學者奈伊(Joseph Nye)在20世紀末提出了軟實力(soft power)一詞,除了為美蘇冷戰五十年劃下了句點,也試著引導當時唯一超強的美國,如何使用語言、文化及民主體制的價值觀來領導世界。畢竟歐美國家500年來習慣用現實主義的硬實力(hard power)來拓展國力,以毫不掩飾的殖民主義,將國家的語言文化強制推廣到世界各地,造就了英美200多年的世界帝國。而20世紀中葉第三世界的興起,也是對美國霸權的一種反彈,美國才試著尊重民族自決,透過民主體制推廣其價值。

不管如何,英美的擴張,使英語成為世界性的語言,5億多的英語母語者[1],卻有著15億人學習、使用者遍布101個國家。這不僅展現了美國的國力,也彰顯了語言作為外交工具的重要影響力。

國家的軟實力,是透過吸引和說服別國服從你的目標,從而使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能力。這種說服的過程涵蓋了語言、文化、價值等資源。21世紀中國的崛起,促使華語學習人口倍增,台灣也正好搭上這波潮流。沒有硬實力話語權的台灣如何善用這個熱潮,塑造台灣良好形象,傳播正統華語及豐富的文化內涵,充分提升台灣的軟實力?這應該是一種理性的抉擇。

別的國家,是怎麼對外推行自己的語言?

在研擬台灣的華語政策上,我們可以先參考各國語言推廣的政策。首先觀察英語發展的軌跡:殖民帝國的擴張模式使英語成為各殖民地的官方語言,美國延續大英國協,使英語的國際化成為不可擋的趨勢,英語不需要官方推廣,就已形成完整的跨國教育產業。同樣在冷戰時期的超強蘇聯,由於國力的擴張,也使得俄語在當時成為全球第四大的第二語言學習對象。

當然,不是超強的各國,不可能沿用美蘇兩大超強的政治軍事侵略方式的硬實力來擴張語種,這已不符合21世紀的普世價值觀。它們必須使用軟實力的方式來擴張語種,建立自身國家的良好形象來發揮影響力。

目前非英語的語言機構推廣,最成功的當屬法國文化協會。19世紀法國是全球第二大殖民帝國,這當然有助於法語的擴張。然而,法國的殖民空間遠不及英國和以往西班牙的帝國。為了與英國進行全球性的競爭,法國在1883年成立法國文化協會,集中外交、教育、科技、文化等部門的資源,集中向海外擴張法語的影響力。法語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的第二語言學習語種,擁有1.18億的母語人口,使用者橫跨51個國家。法國文化協會在136個國家成立了1,040個法國文化協會或教學單位,估計有8,000萬人學習。雖然法國國道中落,但是總統馬克洪仍然強調法語的非洲,並希望讓法語成為世界的語言。

另一個可以觀察的語種是二次大戰後持續衰弱的西班牙。西語具有3.89億的母語人口,在31個國家都有人使用,這當然得力於400年前的殖民優勢,造就了西語在美洲壟斷性的地位,所以西班牙語約有1,450萬的學習人口,是目前第四大的二語語種。然而為了維持日益衰頹的國勢,西班牙也在1991年成立了賽萬提斯學院,在20個國家成立58個中心,並與各地大使館緊密合作,維持西班牙文化形象。

一樣得力於歐洲的殖民擴張,德國算是比較晚期的殖民帝國,目前德語具有1.32億的母語人口,使用者在18個不同國家,約有1,450萬的學習人口。德國在戰敗後第6年(1951)成立了哥德學院,以語言、文化、德國為主要訴求,在德國有13所、在90餘個國家有128所分院。經費80%來自政府贊助,20%由企業贊助。近年來推行德語伙伴學校,深入各國的高中學校,透國語言文化的軟實力,不斷地改善德國的國際形象。

俄羅斯充分理解語言對國家外交的影響力。在蘇聯崩解後,俄語從世界二語學習的第四大語種一下掉到7名以外,儘管擁有2.54億母語人口,16個國家都使用,俄羅斯教育與科學部研究者卻評估,俄羅斯若不改善目前的情況, 2030年俄語會掉到10名之後。所以2007年俄羅斯成立俄羅斯世界基金會由俄羅斯外交部與教育與科技部兩大部門出資,積極在世界各地成立俄羅斯合作、俄羅斯中心等非營利性組織,目前在41個國家成立90個俄羅斯中心。俄羅斯世界基金會是俄羅斯公共外交重要的支柱之一,它成功在東烏克蘭的獨立運動中發揮了重要的外交功能。在烏克蘭西傾歐盟的外交決定後,迅速地凝結俄語區的東烏克蘭及克里米亞共和國脫離烏克蘭,充分顯示語言政策在外交的重要影響力。

摒除歐美國家的語言政策,二次世界大戰戰敗的日本在美國武力限制下,積極擴展非軍事方面的軟實力。擁有1.23億母語人口,300萬的學習人口,日本積極重建其在亞洲的影響力。1972年成立的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總部設在東京,分部設在京都,並建立日本語國際中心和關西國際中心。目前在23個國家設置了24個日本文化中心,針對文化藝術交流、日語教育、日本研究與知識交流等三大業務進行推廣。特別對東南亞設立了Nihongo Partners計畫,派遣日語教師支援當地學校日語教學,從事文化及區域研究贊助,積極重建日本與東南亞的良好關係。該基金會主要的經費來自政府補助,部分企業贊助。

另一個值得台灣參考的語言推廣就是英國文化協會。面對美語帝國的壓力,英國文化協會是一種既寄生又發展的英式語種。1934年以專責推廣文化並創造教育機會的國際組織,在110個國家、229個城市設有相關單位,在國外常與英國領事館文化教育處合署辦公,被英國視為最重要的公共外交工具。英國文化協會的資金59%由政府贊助,41%來自營收,每年約有2,000萬人透過該協會了解英語教育及其文化。由於跟美語的重疊性,英國宣揚正統的英式英語,強調傳統英語文學來跟美語進行市場區隔。此外聯合大英國協成員籌建雅思國際英語測驗,並與美國的托福測驗接軌,獲得130個國家、10,000多個機構承認,成功地打入美語學習市場,與美語既合作又競爭,而非進行零和遊戲。

台灣的問題:資源分散、未掌握優勢

從各國語言政策的發展可以明顯看出:語言文化的輸出,是國家公共外交的重要手段,對於沒有硬實力的國家更是如此。海外語言組織的設立大都以政府特別是外交部資金支撐,並集中單一組織、統一對外行銷國家形象。反觀台灣外交困境,外交部的資源重複在與中國大陸的外交競逐,儘管歷屆政府不斷重申不與中國大陸進行金錢外交,但實際上仍處於消耗狀態。以有限資源從事相同外交工作,絕非一個弱小國家所當為。

近15年來,戰略學派興起的「不對稱戰爭」,美其名是運用心理的、科技的局部優勢,來翻轉資源不對等的對抗。運用傳統的戰略學派觀點,其實就是薄富爾的間接戰略,集中局部優勢來進行戰場單點突破,進而翻轉全線戰局的戰略。台灣的硬實力發展有其困境,與其發展各種軟實力,不如集中資源改善具有局部優勢的軟實力,而華語就是台灣軟實力中最具有局部優勢的產業。

筆者曾在某華語公聽會發言:

這是少數我們可以跟中國對決的外交工具,而且又可以達成軟實力的輸出。為什麼這樣講?同樣傳遞華人的文化跟語言,中國不能阻止;同樣的,我們進行華文的教學,我們卻可以用簡、繁體來明顯區隔兩岸的差距,這都不用政治對決,對方也很難反駁,可是很奇怪的一點,就是我們把這個束之高閣。

台灣具有原生華語的優勢,這是華語熱下其他國家無法超越的,我們有限的外交資源不集中於局部優勢,卻重新整合在傳統的外交行為,與大陸進行一帶一路的正面對抗,繼續消耗資源,實在有違間接戰略的智慧。

除了未善用局部優勢外,台灣有限的資源也欠缺整合,更加稀釋了自身的軟實力。例如台灣的華語政策隸屬於教育部之下,華語輸出卻分散在教育部、僑委會、外交部、文化部等各自為政;至於華語海外組織,僅教育部國際司就有台灣教育中心、Taiwan Connection台灣連結計畫、一字計畫、台灣國際學校等,海外僑胞華語教育隸屬在僑委會,獎學金隸屬在外交部與教育部,海外台灣書院隸屬文化部,國內新住民華語教學隸屬在教育部國教署……,如此分散又各自為政,難以統合有限資源。儘管教育部「華語產業輸出大國的八年計畫」,希望成立華語文教育全球發展協會,整併教育部相關資源,然而此層級無法整合外交部、僑委會、文化部,很難期待戰略性的華語產業具備全球推廣的能力。

「語言、文化、國家形象」是德國哥德學院及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開宗明義的宗旨,無法從國家角度來看待語言政策,語言輸出很難有積沙成塔的效果;沒有外交視角的觀察,語言只是語言,無法轉換成國家軟實力;如果語言只是教育,文化的感染力無法轉化成價值認同;如果我們欠缺戰略性眼光,台灣終究會喪失全球華語的話語權。期待台灣華語以法國文化協會為目標,以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的組織為架構,以英國文化協會的策略為師,發展出台灣華語的國家戰略,解決台灣身分的困境。

(作者為淡江大學華語中心主任、淡江大學未來所兼任助理教授、台灣華語文學會常務理事。)

     

[1] 本文語言使用相關統計資料來自華盛頓郵報〈The world's languages, in 7 maps and charts〉。

瀏覽次數:1277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