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因為要對抗在中國農曆春節過年期間,懸掛傳統家父長維權脈絡的習俗大旗,就想硬生生把日常生活中努力性別多元平等賦權的撐空間努力,給推下灘頭堡。我在一群多數為異性戀媽媽、少數為同性伴侶媽媽和異性戀爸爸的議題社團裡,寫下「除夕不回男方家,初一可以回娘家,初二三四有差嗎?性別平等無時差。」

瞬間,各種各樣被異性戀爸爸原生家庭「荼毒」的掏心掏肺討論熱絡了起來,彷彿在進行一場線上的療傷復原敘事治療。

對於這樣的現象,已經進入婚姻5年、育兒4年的我,既不陌生也無意外。因為當時第一年結婚、隔一年育兒的我,聽信伴侶的「經濟考量」,答應寄居在伴侶原生家庭,就深刻感受到傳統框架下,對待一個自以為具有高度性別平等意識的「逆媳」,是多麼人我界線不分、課題難以分離,無法跳脫「性別刻板」地互動。更遑論孩子出生之後,對於相異甚大的教養價值,難以控制地對主要照顧者指手畫腳、失控介入,無法成為默契合作的隊友。

我不是逆媳,因為傳統父權也不是正道

我甚至不想叫自己「逆媳」,因為這樣的說法,等於暗喻伴侶的原生家庭媽爸是「正統王道」。我不是「媳」,我是選擇和伴侶建立自己核心家庭的獨立自主女性。我也不「逆」,性別多元平等賦權才是我的「正道」。想要用父權那一套來壓制、馴服及收編一個女性,才是逆背人性的結構,才值得我們開啟一仗又一仗女性的「逆襲」。

於是,在離開伴侶原生家庭後的那一年,我開始鼓吹大家在象徵意義明確的農曆春節,能有更自主決定的「非典型」多元過節方式,把由自己、伴侶及孩子組成的核心家庭,從「回夫家/回娘家」的思考脈絡拉開扯遠,希望每一個人:

不管性別認同、 結婚單身、成家與否、或育兒幾位、性別為何,都要有依照自身權益福祉,來決議農曆年節如何渡過的自主權,不能被任何名為傳統、文化、習俗、責任、義務、感情包袱等託辭,剝奪原有的權利及權益;也不可利用情緒勒索或(顯/隱性)經濟制裁方式,強制履行任何對另一方原生家庭的瑣務、勞務、財務、身心照護或情緒勞動等重大責任義務。

其實在非農曆年假期間也是,無論誰,都要能擁有決定「是否自由來去」本身或對方原生家庭、專注守護核心家庭,或(非成家者)獨善個體生活的權利及權益。

跳脫性別刻板,讓下一代更活出自己

在跳脫框架之後,我再也不用總在煮好全家晚餐,提醒伴侶善後洗碗時,被伴侶的原生家庭認為「未盡媳責」又不貼心,聽著一輩子都在煮掃洗的婆婆,哐哐啷啷幫自己兒子善後洗碗,內心還要蒙上一層無以名之的禮教罪惡感。再也不用逢年過節時,只能陪著伴侶的原生家庭團聚,讓婆公多一個女媳,卻暗想著覺得自己原生家庭也可以在圓滿時刻,多一個兒婿熱鬧歡欣。更則,再也不用跟著伴侶祭自己見也沒見過的祖先,想著自己是原生家庭潑出去的水不復返,想要返家祭祖還要在習俗規律之外的日子,以免引起號稱怪力亂神的霉運造業,但其實是舊時壓迫女性留在夫家成為當然勞動人口的編織謊言。

最後,我絕對捍衛女性的逆襲,這帶來最重要的事情是:社會雖仍用難以撼動的性別結構運行,但在自己和伴侶核心家庭實踐性別平等的氛圍中,努力創建撐托出一個盡可能沒有性別刻板印象的成長空間,把以「性別」為藉口的責任義務卸除,或許,也讓我們的孩子稍微長出不同以往的自在模樣。

(作者為親子共學性別研究社揪團人)

瀏覽次數:3718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