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幾年亞洲掀起一股親子實境秀的風潮,從韓國的「我的超人爸爸」到對岸的「爸爸去哪兒?」,這些實境秀裡面,孩子天真無邪的樣子,一次次的擄獲了粉絲們的心。除了孩子很萌很可愛外,這些實境秀真實的紀錄了某些孩子成長的歷程, 或許能讓我們反思一二。

前幾天一個youtube上的片段引起我的注意:雙胞胎書言、書俊,和爸爸李輝宰參觀昆蟲館,喜愛蟲子的兄弟倆玩得不亦樂乎。突然弟弟書俊指著一對交疊在一起的獨角仙嚷道:「爸爸你看!他們在交配!」爸爸震驚地問:「你怎麼會知道交配是什麼?」書俊單純的回答:「就是兩個很好的朋友在一起啊!」

什麼是同志教育?

媒體報導,家長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31日將3,000份聯署書送達中選會,準備發起「反同志教育」公投,主文為:「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不應對未成年孩子實施同志教育?」

面對這項公投,有幾件事我們可能要問:什麼是同志教育?國民教育階段有多長?我們能用公投決定教育嗎?如果可以,合適嗎?

首先,到底什麼是同志教育?根據前國教院院長吳清山教授與林天佑教授在《教育資料與研究》雙月刊第106期所提出的定義,認為同志教育是指「透過教育活動,教導學生認識同性別之間有群友與密友關係之存在,讓學生了解社會有多元性傾向的現象,以養成正確的性別觀念,提升學生性別平等意識。」

先撇除有關群友與密友這個在心理學上可能還有爭議的問題,我們可以發現所謂的同志教育的目的,其實是在介紹並讓學生認識,這個社會中有不只一種的性傾向,透過這樣的過程讓學生有正確的性別概念,也學會尊重彼此。如果我們從這樣的教育目的去看,我想不會有人反對。畢竟就算是提出公投的下一代幸福聯盟也口口聲聲說著「尊重同志」不是嗎?

然而,同志教育和下一代幸福聯盟口口聲聲說反對學校教導學生「肛交、保險套」是同一回事嗎?根據《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第13條規定:「本法第17條第2項所定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 以提昇學生之性別平等意識。」我想這又是一件張飛打岳飛,張冠李戴的誤會。

我們能用公投決定教育嗎?

接著,國民教育階段有多長?《國民教育法》第3條第1項:「國民教育分為二階段:前六年為國民小學教育;後三年為國民中學教育。對於資賦優異之國民小學學生,得縮短其修業年限。但以一年為限。」《高級中等教育法》第2條第1項:「九年國民教育及高級中等教育, 合為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也就是說,我國的國民教育長達12年,前者是依據《國民教育法》包含國小、國中,後者則是因應12年國教的推行,依照《高級中等教育法》,把高中也囊括進國民教育的範疇之內。

然而,如果「下一代幸福聯盟」所提出的公投主文版本通過,被禁止的並不是不能在學校教導學生有關性教育的知識,而是表示從小學一年級(6歲)一直到高中三年級畢業(18歲),我們都不能在學校裡面教導孩子們「這世界上很多人喜歡跟自己不同性別的人;但也有人喜歡跟自己同樣性別的人喔!不管是哪一種,我們都要尊重彼此。」

我們能用公投決定教育嗎?如果可以,恰當嗎?《公民投票法》第2條第1項各款的規定,全國性公投的是像包含:「一、法律之複決。二、立法原則之創制。三、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如果如下一代幸福聯盟所稱:「這次公投是立法原則的創制」,我想問的是通過後,我們創造了什麼立法原則?立法院應該要修正《性別教育平等法》排除同志教育嗎?這樣的立法原則符合公投法「對政治偏好議題始能公投」的前提嗎?對於教育這種具有專業性的事項,適合用公投來解答嗎?

有些事情如果不教,孩子會從更多其他地方找管道

最後,我們應該談性、談認識自己、也談尊重。大家不妨回想一下,自已是從何時開始發現自己是男是女?何時發現自己為了某個人怦然心跳?何時自己偷偷地在獨處的時候探索性?這些知識是在學校學來的嗎?「哥哥,你知道什麼是炒飯嗎?」「蛤?」「炒飯就是王先生跟他的秘書去那個啦!」這是我大一時寒假帶營隊,一位中年級的小女生和我的真實對話。以我本身與國小兒童互動的少數經驗來看,孩子們對於性所了解的範圍和時間,遠遠超越我們的想像。當國小學生已經說著「炒飯」、「打炮」的時候,如果學校還不教,誰知道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他們從網路上得知了什麼?

就像我在最開頭講的那個故事,年僅4歲的書俊,甚至只有上幼稚園,他從哪裡得知「交配」這個詞?他又從那個地方得知了其他什麼?或許是孩子們在家長面前總是表現得乖巧,或者是家長愛子心切。我不反對教材應該適齡,但我要提醒,在這個時代,孩子們獲取知識的容易度高過我們的想像,如果學校不教誰來教?我同樣也不鼓勵在法定年齡之下的性行為;但所謂的性教育在此,不過是在教導學生該如何保護自己。

《性別教育平等法》從93年實施至今,已過了14個年頭,我們不該忘記,這是用一位玫瑰少年的生命換來的,他的名字是葉永鋕。我想或許同性戀、跨性別在這個社會仍然是少數,但台灣社會應該夠大,能夠容納各種不同的存在。所以我們應該談,從小就談認識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無論你喜歡同性異性,這個社會都容得下你;無論別人喜歡的人是同性或異性,我們都該尊重。而所謂的同志教育不過是宣示,同志在校園裡,有個容身之處。

筆者今年23歲,還沒成為爸媽,但也已經不是個孩子。我想說的是,如果我們真的必須用公投來決定「要不要在學校裡面教導尊重同志」,我想為那萬分之一可能受到排擠、霸凌的孩子請命,各位爸爸媽媽(包含未來的),同志教育不會讓你的孩子「變成同志」;如果他是,他會幸運知道自己是被接納的、被愛的。同志教育不是為了視障者把人行道舖滿導盲磚,而是這個人行道,我們一起走,這套學校教育,我們一起享受。好嗎? 

(作者為政大教育系畢業;現就讀東吳大學法律系公法組碩士班)

瀏覽次數:300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