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時虧損數百億的JR九州,用發展地方特色的觀光列車成功翻轉。 圖片來源:Wikipedia

「地方創生」這一名稱發源於日本,其中心思想是「產、地、人」三位一體,一句話來說,就是希望地方能結合地理特色及人文風情,讓各地能發展出最適合自身的產業。

在日本,隨著都市化的進行,人口幾乎都湧向東京、大阪等大都市,留下各地不斷減少的人口及逐步衰退的產業。但是各地若能找尋並培養自身適合的產業,則原本因為磁吸效應而湧往大都市的青年人口便能逐步回流,並能平衡城鄉發展不均日趨嚴重的問題。

在日本拯救產業下滑的新模式

在日本各地,成功的地方創生案例可說是俯拾即是,類型也遍及各個產業。例如北海道地區的十勝客運即因該地的乘客人數在40年之間下降至僅剩1/5,所以透過重行安排路線、加強宣傳無障礙服務、發展一日觀光巴士、產學合作等,為使用者提供了更好的體驗,終於成功阻止了乘客人數的下降。

而在九州則有鐵路公司結合各地區的觀光資源,發展出具有特色的9種觀光列車。藉由強調設計感與故事,讓這些列車本身成為觀光賣點,大量鐵道迷願意花費更多金錢購買不同的乘坐體驗,其中最奢華的「九州七星」,甚至需要抽籤才坐得到。

基於重視發展地方創生的理念,日本政府於2014年公布並施行《地方創生法》,與既存的《地域再生法》與《國家戰略特區法》共同構築了地方創生的法律架構。伴隨著相關法律的施行、實務面之大力推行,日本各地地方創生成功的案例也如雨後春筍般不停湧現。既增強了各地青年返鄉、產業再興的信心,也為日本這個失落數十年的國家找到了一個新的方向。

人口老化、薪資低迷、區域發展不均……台灣面對的嚴峻未來

據內政部資料顯示,我國老化指數在2017年2月首度破百,達到100.18,也就是說史上頭一遭老年人口首度超過幼年人口,而且預計老年人口將在2026年達到總人口數的20%,到時台灣社會將正式進入超高齡社會。這個速度快到讓我們措手不及。2017年時每3位勞動人口要扶養一位老人,但預計到2050年時,每位勞動人口都要扶養一位老人,

另一方面,根據統計,台灣在2016年的薪資中位數約為美金16,000元,依據國際經濟合作組織(OECD)的定義,薪資低於中位數2/3者可稱為「低薪族」。台灣的低薪族比率約為25%,但是30歲以下青年族群的比率卻高達33%,等於每3個青年就有一個是低薪族,可見青年貧窮化的現象確實非常嚴重。都說青年是國家未來的希望,那如果這群人自己都失去了希望,那國家的未來又會在哪呢?

最後,區域發展不均,也是台灣現正面臨的嚴重問題。台灣都市化程度非常高。這些人口高度聚集於都市,主要原因是為了尋求更好的就業機會,依據勞動部資料顯示,2016年新竹市的平均薪資將近新台幣55,000元,將近屏東縣28,000元的2倍。除了薪資之外,都市地區相較於鄉村,自然具備更好的經濟、教育、醫療、衛生等條件。一位身處台東卑南鄉的心肌梗塞患者,必須花費約3小時的交通,才能到達足以負擔此種重度醫療的院所;相對的,在台北,因為各個大區內皆有設立重度急救醫院,在10分鐘內就可以到達合格的醫院。

地方創生的理念在台灣早有實踐

地方創生的推行在台灣並非從無到有,數十年來,各地蓬勃發展的社區營造可說就是地方創生的雛形。社區營造最早是由政府政策所主導發起,藉由在各地推行社區發展,不僅凝聚了社區居民間的意識,也喚起了其對公眾事務的關注。隨著社區營造的發展,或者注入了各地文化特色的元素,或者居民產生了自發性的參與,使得某些社區營造脫離了官方色彩,取得自身獨有的生命力。

例如,即使沒有去過蘇澳,許多人都知道那裡有個以發展木屐產業聞名的社區;即使不曾踏入埔里,大家也都聽說那裡有個愛蛙成癡的生態村,可說在這些案例中,已經能完全體現出地方創生的精神。

在地方創生的理念下,各地方的青年都應該擁有留在家鄉奉獻一己心力的選項,不應該被迫離鄉背井,最後全部都成為大都市裡面的小螺絲釘。無可否認地,各地水土所生養的人才是最能展現各地特色的那一群。例如蘭嶼本身僅是一個太平洋中央的小島,但因為有生活其中的達悟族人,還有他們長久以來傳承的拼板舟與飛魚祭等特殊人文風情,蘭嶼才能真正成為不同於台灣其他離島的存在。所以引導熟悉周遭環境的在地青年留鄉與返鄉,將會是地方創生的靈魂。

地方創生作為醫治台灣困境的良藥

日本在各方面發展均領先台灣數十年,因此所遭遇的問題自然也預示著台灣的未來。而地方創生做為日本對抗其相關國安問題的政策,可讓台灣加以借鏡。

關於地方創生的實行,首要關注的議題便是「產業」的發展。精確地說,地方創生所要發展的產業,絕不是像星巴克、麥當勞、優衣庫這樣的連鎖型跨國企業,因為這些國際性企業的產品或是服務追求的是大量化與同質化,試想如果在台北能買到與台東完全相同的東西,消費者有甚麼理由去深入台灣各個地方呢?如果每個地方的老街都賣著一樣的烤香腸、彈珠汽水,那是不是代表老街也只就是個白天照常營業的夜市而已?

況且若不能善用各地方的特色,那麼所生產的服務或產品也無法具備高單位的附加價值,現實面上也無法給予投入的人們較好的薪資或是勞動條件。所以,「因地制宜」,不僅是地方創生的發展口號,也是讓其能夠永續經營的核心理念。

在台灣各地方、各產業,除了由原本社區營造活動所延伸、或由居民自行發起的地方創生案例以外,政府也以行政院層級舉辦「設計翻轉‧地方創生」計畫與活動,宣示發展地方創生的決心。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我國若能如日本一般持續以各方資源投入,並盡速訂立相關法規,當能使地方創生的施行更為順利,各地地方創生事業也能更加蓬勃發展。為了不讓往昔光芒四射的寶島台灣,淪為一個既窮、又老、還很寂寥的鬼島,現在正是我們是該做些行動的時候了。

(作者為日本名古屋大學特別研究生、律師)

瀏覽次數:1355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