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Ri-muy su-la ri-muy yun~
Ri-muy  su-la ri-muy yun~
Ya-ba(父親) ya-ya(母親) ya-ki(奶奶)
p-qa-saw ta
ri-ryax na so-niy
p-qa-saw ta  p-qa-saw ta
p-qa-saw ta  ri-ryax na so-niy

從山上返家後,每當看到這段歌詞,輕快的旋律便宛如在耳邊響起,大夥兒圍在桌邊談笑風生的溫馨景象也浮現眼前。這首歌,是那幾天在司馬庫斯部落裡,帶我們一群大學生們認識部落的泰雅大哥Lahuy-Icyeh(拉互依.倚岕)教我們唱的「相聚之歌」,歌詞訴說著爸爸、媽媽、奶奶大夥兒一起開心唱歌、跳舞的相會與團圓之樂。

上帝的部落:海拔1,500公尺的司馬庫斯

位在新竹縣尖石鄉的司馬庫斯(Smangus)部落,因為族人以虔誠的基督教信仰為主,理想是將部落建設為符合上帝所應許的部落,故又稱為「上帝的部落」。這裡由於巨木群的景點帶動觀光業發展,讓它成為台灣現今最富盛名、最廣為人知的原住民部落之一。

然而,當地居民發現高齡2,000多歲、挺拔傲人的巨木群,以及此一消息傳出部落之外,也不過是1991年的事;甚至位在海拔1,500公尺的深山中、原本幾與外界隔絕的司馬庫斯部落,也是一直到1995年,基於觀光客的需求與縣政府的重視,對外道路才終於開通完成。至此,部落內族人們對外聯繫與物資交易,以及觀光客的蜂擁而至,也才有了穩定的開端。

而關於這一群神木是何等雄偉、沿路步道是何以奇峭、山中雲霧是如何朦朧繚繞,這些都可以留待給傾心山林的旅人們前來一探究竟、各自體會。本文期望分享的,則是在那幾天的旅程中[1],我們從現任司馬庫斯部落發展協會秘書、時常為觀光客與學生團體用心導覽在地文化的Lahuy口中所聽到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近代部落發展史與泰雅文化等珍貴的人文印跡。

文化保護與商業進入:關鍵的抉擇

Lahuy在描述近代部落的產業發展時,開玩笑地說了這麼一句話:「商人的嗅覺啊,比台灣黑熊還靈敏呢!」原來,自從神木群的消息公諸於世後,有許多商人與大老闆們不約而同看見這片純樸恬靜的山林背後所蘊含的觀光價值,不少人曾希望可以與部落洽談商業的合作方案,讓公司可以進來山裡建設民宿、旅社。

在1997年時,曾經有一位商人直接帶著2,500萬元現金、裝在沉甸甸的小皮箱裡、風塵僕僕地上到這高山的部落,希望討論能否開發部落旁楓樹林到觀景平台附近、共計1.6公頃的土地面積,作為觀光客居住的商業用地。而他更表示這筆錢只是頭期款,之後的尾款跟利潤分配,族人們都還可以再談。

「同學們,你們知道這個數目對當時的我們來說,是多麼誘人的嗎?」Lahuy說,當時的族人們還是以種香菇為一大經濟來源,而經過辛勤耕耘乃至大雨中來去採收,「當時最豐收的家戶,收穫量如果可以賣到20幾萬元,已經是部落裡的王永慶了……2,500萬,而且是攤在眼前的現金,只要一點頭,馬上就可以用了!」

然而,當時的長老們在開會討論之後,卻還是毅然決然地決定婉拒那位商人。當時的部落頭目、也就是Lahuy的父親,代表長老們的決議向這位商人說了這段話:

我們知道你的錢很多,多到我們沒辦法想像的多,但再多的錢,也沒辦法延續我們部落的文化與信仰。唯獨我們的土地,只要我們努力耕作,我們可以種小米、種蔬菜,可以讓土地生長出我們可以吃的食物。所以,請你把你帶的錢都收好,帶下山,我們不能也不會跟你合作。

從神木群問世多年以來,司馬庫斯部落的族人們便仰賴、堅持著當時長老所維護的文化傳承與主體精神,抵擋外來誘人的商業合作。他們不願為了追求更豐厚的利潤,而讓族人珍惜呵護的自然環境與土地,受到不當的開發或破壞;也不願因為過度商業化與繁榮的建設方式,造成泰雅族文化、語言的式微。

然而,更令人吃驚的還在後頭。司馬庫斯的族人們意識到,儘管大家決定守護祖先的土地、尊重自然資源,排除外來的商業開發,但內部不同家戶、不同個體為了賺取觀光客所帶來的利潤而彼此競爭,長期下來將可能對他們原本互信互愛的團結精神有不良的影響。並且他們也深刻地思考:要如何才能讓司馬庫斯部落在傳統精神與信仰發揚上能不斷絕、代代相傳?因而在2000年之後,他們便逐步發展出一套土地共有、合作共生的共同經營體系(泰雅族語稱為Tnunan Smangus制度,對外名稱為「司馬庫斯部落勞動合作社」)。

領同薪、作同工──共享、共生、共榮的合作經濟

對於台灣當今普遍的社會現況,乃至於其他的原住民部落而言,司馬庫斯部落這一套合作共生的經濟模式,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存在。目前約已有8成的家戶加入這套體系的運作。加入的所有族人都一起工作,例如輪流到山區去撿拾觀光客遺留的垃圾、一同耕種與除草、一同搭建房屋等等,並且每個人每個月領取相同的薪水(目前是每個人月薪2萬元),其餘收益則一概收歸公庫。

至此,大家可能會好奇,那些公庫的錢會怎麼使用呢?事實上,在此共同經營體系下,建立了一套所謂的「全人照顧體系」,換言之,就是部落給予族人的福利制度,涵蓋了生、婚、病、老、食、住、就學等等方面的福利。例如初次結婚者,可以得到5頭豬以及20萬的補助;新婚後初蓋房屋者,可以得到60萬的補助;生孩子以後,孩子0到2歲可以月領4,000元、2到3歲月領2,000元、3到6歲月領500元;部落孩童到外地求學時,學雜費、住宿與生活費全額補助;不可抗力因素生病者,掛號費、健保未給付的相關醫藥費,都全額補助;60歲以上退休者,每月仍可以領15,000元……等等。各種因應族人年紀、身分、生活所需要的資源補貼,都貼心地考量到了。

聽完這些,是否你的腦海中,也不自覺地浮現:「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這一段耳熟能詳的、古人曾想像過的大同世界的樣貌呢?

永續、分享、愛,造就了司馬庫斯部落的美麗與獨特

從部落長期以來對守護文化、土地與自然資源的自主追求,到近代在台灣社會幾乎史無前例的土地共有、共同經營制度,司馬庫斯背後的根本,正是這幾項核心內涵:「齊心合一」、「永續」、「分享」、以及「愛」。

因為願意團結凝聚、「齊心合一」,族人們願意一起耕種、一起蓋屋、一起搬運木材、一起分攤與協力處理部落的大小事務;因為在意自然與環境、期望追求「永續」,族人們願意限縮自己能享有的範圍、節制己身的慾望,嚴格控制野生動物的獵捕數量,將商業利益擺到維護文化之後(例如2015年,族人們有鑑於觀光客帶來的廢棄物、用水量大等對環境損害,自發性地把開放遊客量減半,寧可少賺一大筆錢,也不願環境被破壞)。

因為重視泰雅族的Utux信仰與基督教義中共同具有的「分享」與「愛」的精神,族人們願意讓土地成為公有,讓收穫與財富能合理而盡可能地共享,讓自己辛勤揮汗勞動的成果,轉變成為各個男女老幼、鄰居村民在需要時都能獲得的照顧與援助。

原住民對自然與土地的情感,往往比「國家」更溫熱

我想,這一份以愛為核心:愛自然、愛環境、愛族人、愛文化、愛部落的心情,或許,是這個位在海拔1,500公尺的司馬庫斯部落,比起膾炙人口、吸引眾多遊客朝聖的神木群,更為光采耀眼與扣人心弦之處吧!也企盼我們的國家與社會,在面對許多原住民相關的議題與法制規劃時,都能夠認知到,不論在心靈上、知識上或是實踐上,他們為永續經營所考量的、他們對環境保育所擔憂的,在不少時候,可能都遠遠要比政府或公權力看似客觀科學、卻也相對更冰冷的數據分析與法律條文,都要來得有溫度。

最後,期盼有機會到上帝的部落、司馬庫斯走走的你,除了大口呼吸森林的芬芳、盡情仰望巨木的英姿之外,更別忘了和擦肩而過的族人們打個招呼,乃至於在他們有空時和他們聊聊,那一個個關於堅毅、關於愛與分享的故事。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研所碩士班學生。感謝Lahuy-Icyeh等泰雅大哥們在旅途中的用心導覽與文化講授,並謹以此文獻給司馬庫斯(Smungus)部落。)

     

[1] 本次的旅程為陸委會主辦、中華青年交流協會承辦的「臺灣多元文化探索研習營」。

瀏覽次數:5599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