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印尼傳統餅乾Kerupuk,唸起來音聲清脆。這是印尼傳統餅乾的統稱,在萬島之國印尼,每一個地區都有各自獨特的Kerupuk餅乾。而由於地緣與殖民的關係,也分別在馬來西亞(Keropok)、菲律賓(Kropek)、荷蘭(Kropoek)存在。

不過,Kerupuk在印尼人的餐桌上,可不只是打打牙祭的零食而已。它在印尼人的每一餐之中,佔了很重要的位置。

假如你今天住在印尼,在等了許久的塞車車陣中感到不耐煩,你於是在下個路口從go-jek上下車,耗時的塞車讓你的肚子多了幾分空虛,隨即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藍色推車小攤販。你看著攤販小哥正對著黑色小鐵鍋敲敲打打,順手幾下就敲出一盤鍋氣十足的Nasi goreng(炒飯),隨即以帥氣十足的手勢,在這盤香氣四溢的炒飯上灑了大半的Kerupuk餅乾。

等等,為什麼是餅乾?如果你曾聽過這句話,那你就會了解了:「在印尼,如果我吃一頓飯不配Kerupuk餅乾,這頓飯就不完整。」

在印尼,舉凡街頭小吃、家常料理,甚是婚宴喜慶,印尼人的每一頓飯,幾乎都看得到Kerupuk餅乾。在印尼以手抓飯的飲食文化裡,餅乾既可作為盛器勺飯入口,亦可淋上甜醬油與辣椒醬作為一道配菜。Kerupuk餅乾營養、好吃又便宜,也因此有了這麼一句話在印尼人口中傳遞:「Kerupuk餅乾看起來便宜又微不足道,但Kerupuk餅乾存在於所有社會階層。」

傳統爪哇婚禮宴會菜,結婚餐宴常出現蝦餅(Kerupuk Udang)。作者提供。

Kerupuk餅乾從哪裡來?

Kerupuk餅乾主要由樹薯粉、鹽、糖、棕櫚油製成(棕櫚油為印尼主要食用油),並依照餅乾的種類與口味加入魚、蝦、大蒜等食材。魚漿、蝦漿與樹薯粉混和後捏成長條形,蒸熟後切片曬乾,經油炸後便是美味酥脆的Kerupuk餅乾。

據歷史學家Fadly Rahman調查,Kerupuk餅乾在約莫9、10世紀時就已經存在在爪哇島上。傳說,很久以前有一個貧窮的家庭,因為沒有足夠的錢買食物給一家老小填飽肚子,於是試著將樹薯加水磨碎、擠壓,將樹薯渣曬乾後作為米飯食用,而這些樹薯渣後來就演變成了菜餚中常見的Kerupuk餅乾。

這張照片攝於印尼邦加島(Bangka)一處華人村莊,魚漿、蝦漿等原料混合後捏製成長條形,再經切片曬乾油炸後才是市面上看到的美味Kerupuk餅乾。作者提供。

當Kerupuk餅乾成為民族的象徵

1945年8月17日,「印尼」這個想像的共同體以異中求同的神鷹宣布獨立。而後的每年8月17日,綿長的島嶼各地放聲慶祝自由,街道兩旁綁上紅白色布條與旗幟,人民在一整個月期間舉辦各式各樣的慶祝活動,其中一項比賽便是:「吃Kerupuk比賽」(Lomba Makan Kerupuk)。

滾燙的沙地上立著兩根長竹竿,中間綁了繩線,一個個圓圓的Kerupuk Putih(白色餅乾──印尼國慶吃餅乾比賽通常使用這種,小吃店會用藍色魚餅箱裝起來)懸吊在線上,參賽者們雙手放在背後,誰先吃完自己繩線上的餅乾,誰就獲得勝利。

吃餅乾比賽的意義在於紀念荷蘭殖民時代的印尼人民,殖民時代食物往往都給了殖民者,困苦的人民只能以餅乾和少數的米作為主食。為了紀念殖民時代人民的奮鬥,便衍生了這項大人小孩都熱衷的比賽。當人們奮力向上咬著餅乾,這白白圓圓的餅乾象徵著自由、奮鬥與團結。

這張照片攝於印尼日惹。「吃Kerupuk比賽」(Lomba Makan Kerupuk)家喻戶曉,男孩正奮力地咬著白色餅乾Kerupuk Putih。作者提供。

不同種類的Kerupuk餅乾

當Kerupuk餅乾來到日常生活,種類五花八門,通常以地名、原料、製作公司命名。最常見的餅乾是小吃店裡以藍色魚餅箱盛裝的白色餅乾(Kerupuk Putih/Uyel)、以大蒜製成的大蒜餅乾(Kerupuk Bawang)、用小魚小蝦製成的魚餅(Kerupuk Ikan)與蝦餅(Kerupuk Udang)。其中蝦餅常用來作為慶祝活動的招待點心,據文化部台灣大百科全書指出,台南安平蝦餅的技術正是源自於印尼

印尼靠海的城鎮運用當地的漁獲製成特色餅乾,四面環海的勿里洞(Belitung)以她獨有的勿里洞餅乾(Kerupuk Belitung)聞名,這種以蝦和鯖魚製成的餅乾因為富含豐富的蛋白質,是小孩們的絕佳食品。而當來到了內陸,以米為原料的卜力米餅(Kerupuk Puli)適合搭配炒飯食用;以牛皮炸成的牛皮餅乾(Kerupuk Rambak)在東南亞其他地方也十分常見;來自井里汶(Cirebon)的窮人餅乾(Kerupuk Melarat)因為以沙子翻炒的製作方式與便宜的價格,成了窮人的象徵。

各類Kerupuk餅乾形狀比較繪製圖。作者提供。

看著這篇文章,彷彿聞到了Kerupuk餅乾迷人的香氣。你不知不覺走入一間火車站附近的東南亞雜貨店,架上竟然就擺著百百款的Kerupuk餅乾,而且還是台灣製!這是怎麼回事?其實在台灣67萬(2017年11月底數據)的外籍移工人口之中,就有接近26萬人來自印尼。印尼人喜愛Kerupuk餅乾的需求,讓台灣也開始製造Kerupuk餅乾。你一邊嚼著美味的Kerupuk餅乾,一邊想著Kerupuk餅乾的文化竟是如此特別而神秘,而不管你手中的這片台灣製Kerupuk餅乾到底好不好吃,Kerupuk餅乾在印尼飲食文化中的重要角色早已不可忽視。

(作者為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學生)

瀏覽次數:688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