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coolloud@flickr, CC BY-NC-ND 2.0

前幾天,全台灣及各大媒體的關注焦點都在世大運以及開幕式事件,而8月21日移工聯召開的「移工公投 政治平權」記者會,卻只有小小漣漪。

我們關切移民移工等外籍人士居留在台的各項權益,支持移工聯(MENT)提出的「移工公投 政治平權」的活動。因為不論移工或移民,都有在台居住的事實,是貢獻勞力的勞動者,也是納稅的消費者。不分國籍,他們與我們共同生活在台灣,一樣都因政客顢頇、不當政策而遭殃受害。我們長期關注新移民權益,不只陳情抗議、遊說修法,面對各種陳抗行動的侷限;也眼睜睜看藍綠輪流執政後,支票跳票、民怨連連。我們明白,若要政策徹底改變,翻轉底層人民處境,行動上不僅要參政,更要參選,才能奪回決定攸關自身政策的權力! 

由於是社會運動者、工作者,我們時常與遭受體制鎮壓、受害的人們一起,很清楚政策如何使人慘,因此組織群眾,向政府、執法公權力陳情,甚至對抗。過去曾經上街頭拉布條抗議,也曾召開數次協調會、公聽會,邀請各方人士專家表述意見,或是穿梭立院拜訪各立委,但往往結果不如預期,只因決定權在執政者與立委手上,而他們並不會以底層人民利益為優先。這使我們不得不面對「誰」掌握政治權力的問題。

那些「被」政治絕緣的人

政治權力簡言之是讓人民得以參與政治,如對政策表達意見、集會結社、遊說立法、選舉投票、被選舉、罷免等等。對於台灣公民來說,幾乎人人都擁有參與政治的「權利」與「權力」,但實際上有無發生實質作用?政策因此有利於我們嗎?答案是,有限、不徹底。

我們生活在堪稱亞洲民主聖殿的台灣,形式上,人民可以投票選人(代議士)、有直接民主的公民投票,人們應該有更多機會可以透過政治參與,改變現狀才是。但實際上,許多台灣公民對政治反感、冷感或不滿。而依照中華民國的法律,那些持居留證的外籍人士,他們的參政權是被排除的,像是外籍配偶、移工、白領勞工、傳教士等等,有超過70萬的人是「被」政治絕緣,當他們權益被政策侵害,有什麼辦法可以改變?

經過多年工運社運的過程與瓶頸,我們反覆探究,才摸索出徹底解決問題的方向,也就是我們必須面對政治,必須參與政治,更必須全身投入政治。也就是,除了街頭抗議,我們要挑戰政治制度,也要進入現行的政治制度,掌握政治權力,才可能改變政策。

居留一定時間的外國人,也應該有權參與社會決策!

台灣時下的情勢,公民投票、提出候選人參與選舉,都是透過政治參與,改變政策與制度的策略。公投是以議題捲動人民直接參與,最後交由政府執行;候選人參選則是直接掌握政治權力,擔負責任,兩種策略都是工程大業。

其他國家給予外國人的政治參與權早有先例。例如2002年歐盟已公開呼籲,要讓各國移民享有政治權利,在境內居留一定期限的移民工,就應該享有「地方政治權」。瑞典、挪威等國家早在1980年代,就開放居留滿3年的外國人,擁有地方政治權。又如羅馬等城市已推動居留6個月以上的外國人,享有地方政治投票權,選出外國人自己的代表進入市議會監督市政。又或鄰近韓國,對於持有永久居留證的外國人,也給一定的地方政治權。

2010年9月,移民工、黑戶配偶、無戶籍國民及工作者等組成「人民老大-不合格公民團」,並在2011年6月推舉6位「不合格」候選人,透過室內集會、街頭活動及網路連署,發起「擬參選人連署活動」,尋求移民工社群及台灣社會的支持,最後推選龔尤倩代表不合格公民團參選2012年新北市立委選舉,提出多項與移民工權益有關的政見,創造移民工參政的機會,也藉此挑戰台灣選舉制度。接著2014年又推舉在台就學的香港人林瑞含登記參選基隆市議員,也在台北市士林區里長選舉時,舉辦移工投票選市長的活動。

對我們來說,這是以「生活場域就是戰鬥田野」的想法,發展出「不分國籍在地人,人人都參政/選」及「外國人居留一定期限,應有地方投票權」等行動,刺激台灣社會思考「在台居留外國人」的政治權利。

到底外國人能否有政治參與權?到底要開放地方,還是也開放中央層級的政治參與?這是我們作為移民政治團體,希望帶動台灣社會去討論的議題。我們認為,外國人對於每日身處的公共政策與社區環境,應該要有參與討論、甚至做決定的資格與條件。畢竟,這也是古希臘制度以城邦作為政治共同體,以城市為單位,由人民組成的自治群體的根本民主概念。

瀏覽次數:15155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