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作為應該是「英文最好」的外文系學生,討論大學是否該採納英檢做為畢業門檻,立場似乎難免曖昧。不過在學時期有幸接觸系上老師關於英語測驗與教學的課程,加上一段時間的觀察,我認為現行各高校以外包方式、齊頭平等的以分數標準來限定畢業門檻,並無法有效的兌現「提升(保證)畢業生具備可實際運用的英文能力」之目標,反而暴露學校忽視英語教學的重要性,以及過分迷信數字績效等問題。

齊頭式考試考的不是語言能力,而是「測驗力」

以語言檢定測定語言能力並非不對,但大學作為一個有別於高中、國中的教育場所,應以教學和養成未來人才為目標。舉凡各種坊間的英檢都是標準化測驗為主,換言之,考測的分數與其說是語言的能力高低,不如說是「測驗力」,是「在測驗中如何達到最大報酬」的能力指標。

只要曾經參加過托福或雅思等測驗的考生都明白,分數其實仰賴的是大量重複的練習、寫作結構的模仿、跟特定範圍字彙密集的記憶背誦。實際而言,答題與應用之間存有不小的落差,這類學測指考式的測驗,從來都只是拿來當「入學標準」,而今卻變成「畢業門檻」,一方面本末倒置,也使大學淪為補習衝刺的模擬考場。

整個英檢畢業的門檻也只反映了單一分數量化的視角。不僅各項測驗分數的對應標準缺乏理據,學校對托福、雅思、多益、全民英檢之間的性質差異也未詳加審度,只消極的用分數作「業績」給政府、納稅人、家長三方一個交代,實際上根本不關心同學究竟如何養成真正有效並符合其專業興趣的英文能力。只看僵化的成效,不注重教學面,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卸責。

提升語言能力,不是一種標準答案而已

要培養能力就必需回到教學上。良好前瞻的英語教學真正的重心應是在「用英語作為工具,提高知識吸收和連結的速度與廣度」。對不同領域(尤其是大學階段以後)的學習者而言,英語的使用無論在詞彙和結構邏輯上都有很大差異,這完全是標準化測驗力有未逮之處。法律系同學手上的原文書,外文系未必讀得比較懂,為了應付越見專業化和高度變遷的世界,勢必仰賴教學者投入大量心力跟實務去營造一個良性的互動空間,讓同學至少具備能夠繼續發展的基礎,不能回到重複操練、只求分數的老路。

各大專院校為了滿足評鑑制度下的績效主義,不斷堆砌華麗的願景詞藻,口口聲聲說英文很關鍵、國際觀很重要,但卻大量外包自己的基礎英語教學業務,或用勞動條件惡劣的約聘制度意圖節省成本,講一套做一套的狀況要達成何種目標?讓人疑慮再三。

要求廢除或更動英檢畢業門檻,並非要陷下一代的生存於險境。大學當然有其自治空間,但同時也必須擔負起教育並啟發世代的任務。在國際觀幾乎成台灣教育永不退散的幽靈之際,關鍵或許在於我們到底對於「英文能力」的想像是什麼?這種集體想像和國際社會的現實又落差在哪?教學機構又是否有實際且具遠見的教學思維,根據現況提出策略,而非只為了應付問題索性丟出一種標準答案而已。

(國立清華大學外文所碩士生)

瀏覽次數:2270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