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明堂攝。

讀了三年北一女,我常常開玩笑說,我比建中生還了解建中。

這不完全是假話,因為我確實能夠更清楚的全盤觀察建中的校園生態。拖著一身寬鬆卡其制服、在校園中打赤膊搶籃框,抱怨著早餐又被松鼠搶走,計畫去哪裡哪裡追女生,這些零零碎碎的事情確實是組合成了建中生的三年青春。

許多人考上建中是為了頭銜、為了升學優勢、為了擠進窄窄的門後有大大的未來,但等到他們出去後,最懷念的還是那份自由。小至中午可以外出吃飯,大至考試作弊都是「自己的選擇」,對建中生來說,自由是氣氛、是特權、是光榮!他們是全台灣最會考試的前百分之一,更是全台灣最自由的人類!讓在總統府旁的北一學生看得眼紅、也看得直搖頭,大呼:這就是建中啊!

去年5月,因著蔡英文總統的上任,使得高中學權的一些政策比以往有更高的能見度,整體社會氛圍在轉變,北一校內的自由,終於初見曙光。事實是,這並非一朝一夕促成,從兩年前,甚至是3、4年前,學權、服儀問題等等的「民生問題」在學校經常吵得沸沸揚揚,卻都不了了之,這是為什麼?學生有能力發表論述,爭取自己的權益,為何遲遲不見學校表態?

有人大聲嚷嚷說是學校迂腐,有些是說「上級」壓力;有些說是學生烏合之眾,無力走完校內合法程序,當然無法讓學生哭鬧之後得到糖吃。然而,真實是這樣嗎?

這裡我試圖提出一個假設。像建中、北一女這種明星學校,是台灣社會的產物。在每個社會中,自由之心都不是人人可以有的,自由之心有階級之分。受過教育、受過啟蒙,自由之心會領著他們發光、飛翔,試圖描繪更不一樣的世界。矛盾之處是,明星學校的學生雖在課堂中學習到這些智識與啟蒙,卻因為學校是社會的產物,導致每場校園革命都像「悲慘世界」,在載歌載舞中革命流產。

台灣還沒準備好。

昨天,我藉由臉書知道建中同學惡作劇,冒名頂替同學的名字,去接受「台大醫科」上榜的採訪。許多人透過網路發表高見,正方反方,像是辯論賽一來一往。我卻等待大家去質疑:為什麼台大醫科要被採訪?為什麼這位同學想這樣做?

好笑的事情通常很嚴肅。嚴肅的「誠信」、「媒體」等等大家提出的名詞,背後邏輯經常荒謬到好笑。

台灣確實沒有準備好。我們的自由之心在飛翔,卻始終沒有準備好一個堅強硬實的邏輯去支撐我們的想法。觀看的方式百百種,切中核心卻實在必要。就如同明星學校這種產物,究竟背後的思維定勢是什麼龐大的力量,在操作運轉整個社會?而我們要怎麼分辨亦真亦假的事物與現狀、甚至是突破他們?

不是只有抓出頂替別人的學生,去譴責他;不是只有抓出黑心公司,去抵制他;不是只有起訴谷阿莫,讓他付出司法責任;不是只有製造對立,追著反年改或反同婚的人打。不是只有解決問題,還要問大問題。什麼樣的環境會養出這些人?他們的價值為何與正義衝突?我們的環境還需要怎麼四則運算,才能最佳化?

台灣這個想像的共同體,有自由之心在飛翔,卻沒有厚實的邏輯與核心的價值與深刻的批判,讓自由安全落地。

台灣需要準備好。

(作者為北一女中人文社會資優班準畢業生)

瀏覽次數:6196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