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從寒假開始,心中就翻攪著一些事。起因是將幾本動念已久但一直沒得空閒去讀的書趁寒假拿來讀。《絕歌: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與《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這幾本書的關鍵詞是「少年」、「性侵害(個別與集體)」、與「矯治輔導系統」。心中幾番起伏,想要撰文說些什麼又勸退了自己數回合,但現在還是忍不住要說,是因為最近爆發的某安置機構內少年集體性侵害的案件。

▋層出不窮的機構內性侵害事件

從事少年輔導工作多年的我,對於這一類機構內的性侵害案件是毫不陌生的。甚至可以這樣說吧,只要收過少年的機構幾乎都難逃發生機構內性侵害案件的宿命。案件情節組成的對象有可能是機構內的負責人員(宗教型的安置機構發生過有牧師或法師性侵害被安置少年少女)性侵院生、機構內的工作人員(生活輔導員、保育老師、社工員等)性侵少年或少女,或是機構內學員之間的性侵害(個別或是集體)。

每當這類案件通報出現,通常就是司法單位、社福主管機關以及安置機構之間的大震盪。從機構內的建築設置、工作人員的管教方式以及機構內部的次文化等,都會被拿出來檢討一番,並請專家學者來給已經是灰頭土臉、氣急敗壞的安置機構建議。然後機構內會多裝幾支監視器、減少可能發生性侵害的死角、加強對機構員工的教育,也不忘給機構內的孩子上上有關性平的課程。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每隔一段時間,只要機構內的人事出現變動,不論是工作人員的流動或是機構內院生的入住或遷出,只要機構內人員之間的權力結構出現變化,機構內性侵害的案件仍舊有可能再度發生。

▋查房結束就是party time

本文僅著墨在探討機構內院生之間性侵害案件的問題。這一類案件最常發生在機構生活管理人員不注意的時間或地點,像是晚上大家都睡覺的時候、假日人力較少的時候、或是機構內平日較少人員走動的區域。特別是專收少男的安置機構,在生活輔導員就寢之後的夜晚時分,就是院生們在寢室內開始活躍的時刻。

院生們之間的性互動程度,從性探索到性侵害或性霸凌皆有之,從「一對一」到「一對多」也均有之。像是強迫他人為自己打手槍或是進行口交與肛交的性侵害、強迫某人在眾人面前公開自慰、或是互相比賽射精時的「射程」有多遠之類的「夜間團體活動」。少年們都算好了,等生活輔導員完成夜間查房回到自己的值班房間後,即是他們的party time。

這一類案件常見的典型案例,像是某位「性致勃勃」的學員對其他人主動示好,主動提出性服務的邀約,以此交換在機構內的生活條件。或是曾觸犯性侵害案件的少年仍不改其慾望與問題行為,在機構內持續以軟硬兼施的方式對其他院生遂行滿足自己性慾的行為。後來有些機構在進行收案評估時,為了避免發生這一類的案件,會刻意過濾掉有性議(問)題的孩子,檯面上的說法是「機構內沒有適當的專業人力提供協助」,沒說出口的理由卻可能是「不要讓這一鍋粥被有問題的孩子毀了」。

這種機構內發生性侵害案件的問題,似乎是無解的狀態。

▋每小時都巡房!把看不到的灰色地帶降到最低

我在美國密蘇里州念博士班期間,因緣際會得知該州有一所少年安置機構,專收幾乎是就要被送往矯治單位的麻煩少年,也就是說,在這安置機構若是待不下去,接下來就是進入少年矯治機構了。這間機構的風評極佳,輔導少年也成效卓著,自然引起我的好奇,主動聯繫該機構擇日進行參訪。

當時機構主任帶著我繞著機構走了一圈,順便介紹他們為院生安排的輔導方案以及一般課程,整個機構的氛圍是以一個大型輔導團體的方式在運作。這其實不是我要討論的重點,重點在於參訪後我詢問主任的問題。

在領教過台灣的安置機構內曾出不窮的性侵害問題後,我好奇的問了機構主任,有關於該機構如何預防或是處理機構內部可能發生的性侵害問題。機構主任滿臉狐疑的看著我,說:「這怎麼可能會發生?我們的夜間巡邏十分徹底。」接著她詳細說明該機構是如何執行夜間查房:夜班的生活輔導人員每個小時都要查房一次,每一次的查房完成一輪要花上45分鐘的時間,待回到辦公室後,要立即記錄查房時觀察到的狀況,像是有誰踢被、有誰起床上廁所、有誰抱怨睡不著等等,均記錄在學員的資料卡上。才剛寫完院生的查房記錄,下一個小時又到了,夜班生輔員又得再度起身進行下一輪的查房,繼續重複這樣的節奏直到天亮,在日班的工作人員抵達後進行交班。聽完這段描述,看了院生的個人資料卡上的查房記錄,我瞠目結舌,人家是玩真的!

▋台灣的無力,來自人力配置結構的差異

回台後,在幾個場合分享過在該機構的見聞,但我得到的回應均是搖頭,大家表示機構內的生輔員已經工作負荷量很大了,不可能做到像美國這樣的程度。聽了我也只是無奈的笑笑,是啊,這種工作任誰都不想做。但是直到最近新聞上看到社福團體勞工有關單日12小時最高工時上限的爭議時,我才突然恍然大悟問題何在!

台灣的安置機構性侵害案件層出不窮,機構無法徹底的在可能發生性侵害事件的深夜時段進行查房,是因為工作人力配置基本結構上的不同。美國密蘇里州的那所少年安置機構是以獨立的夜班人力來進行夜間所需完成的工作事項,而非讓機構內的生輔員以「日以繼夜的連續工作數日後再休假幾天」的方式工作。

台美兩地安置機構工作人員的負荷量有本質上的差異,但我就不確定,這樣的差異是文化上對於勞工工作時數的認定問題(例如只要司機沒有手握方向盤就不算開車),抑或是在認知上就不認為需要將夜間值班所做的工作也視為是一份重要的事來看待?故可以讓員工在忙碌一天之後還要拖著疲憊的身體進行夜間的生活管理?

▋嘴巴上說愛,不如更實際改變現狀

回到本文一開始,我提到寒假初始閱讀三本書帶給我沉重的感受。這幾起重大案件都和青少年有關,沉重的源由是看到涉案機構的不以為意以及忙著遮掩,看到性侵害者所接受處遇的不足以及自我保護,更看到忙著當正義使者出面討伐之人在青少年矯治輔導以及性侵害案件動力上的認識不足,以致於會劃錯重點。

在某本書末了看到該書作者寫到進入輔育院時曾對少年們給予大大的擁抱,作為對他們成長向上的激勵,看到此我的心更往下掉。還是有人以為給予觸法少年幾個擁抱、說幾句鼓勵的話,就能點石成金?彷彿輔育院的孩子缺的就是那幾句鼓勵?彷彿輔育院的員工殘酷到連幾句肯定的話都不會說似的?

當政府在追究學校、安置機構或是少年輔育院的失職程度之際,請勿僅將機構的工作人員描述得像冷血的酷吏一般,更要想想,是不是在根本的人力結構上就是會讓問題一再地發生?是不是在矯治處遇的文化與認知上,就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作為毫無效益?

要做好矯治輔導工作,不論是在少年系統或是成人監獄,都需要在認知與態度上作徹底的改變,政府不應僅在出事時出面修理人,更應檢視我們在矯治處遇結構上的問題,包括軟體(人事與知識)與硬體(環境設備)結構。不是光是嘴巴上說「愛你、關心你,加油加油」就會改變觸法者的犯罪習性。我們的工作方式需要與時俱進,運以多元與兼具科學性的輔導措施,對於鎮日和挑戰度極高的工作者更應給予實質與精神的鼓勵。否則好官我自為之,而少年就只能在設備與人力不足的環境下繼續待著,繼續學習著猶如在叢林生存般的生活法則,一個又一個的製造下一個被害人。

(本文作者為心理學博士,專長司法心理與矯治心理學,目前為國立嘉義大學專案助理教授)

 

瀏覽次數:2704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