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如果有這樣一個故事……

公視盛大預告,12月30日週五晚上8點播出的《誰來晚餐》節目,將有神秘來賓。這次準備晚餐的是一個很平凡的兩人家庭:阿芳是公務員,大筠是台菜餐廳廚師,兩人共組家庭、住在小小的20坪公寓,已經20年了。每晚大筠總是要10點多才能下班,阿芳就自己先隨便吃點什麼,等大筠回來,才一起吃簡單的宵夜,聊聊今天發生的大小事,這是她們整天最放鬆的家庭時光。

今天因為答應了公視要求,阿芳下班後就趕快去買菜,大筠跟餐廳老闆請假,提早下班,準備迎接神秘來賓。阿芳半年前才因為甲狀腺機能亢進,住院治療了快半個月。兩人都將近50歲了,為了健康,吃得很清淡。今晚就如同她們平常吃的,煎了條魚、清炒綠葉蔬菜、只是多加了一道鳳梨苦瓜雞湯,準備迎接神秘來賓。

出乎她們意料,今晚一起共進晚餐的居然是總統。跟電視上看到的總統一樣,個頭不高,親切笑臉,穿著很樸素,就像一般鄰居。總統笑笑請她們放輕鬆,就當平常朋友來吃飯聊天一樣。她們聊到,阿芳和大筠原來是早年參加同志遊行認識的。大筠告訴總統,她很擔心阿芳的身體,怕下次阿芳再住院,自己不是阿芳的法定配偶也不是家屬,而阿芳的姊姊和外甥都在國外定居,平時也沒怎麼往來,到時候自己要怎麼照顧阿芳?總統告訴她們,同婚入民法是還給她們原本被剝奪的權利,一定會努力實現這份承諾的……

以上都是我的想像。

無能陪伴孩子走出恐懼的母親

我想像,在艾倫脫口秀的節目中,播出歐巴馬總統到某對同志伴侶家晚餐,閒聊家常,讓大家知道,同志婚不是雜交派對,同婚不是「他們」的事情,這是每個人應該擁有、也終當擁有的「有一個溫暖的家」的權利。這個想像,有可能發生在島國台灣嗎?

一個良好的母嬰關係,一方面應該是理解孩子的恐懼、陪伴孩子走出恐懼,而不是屈服於被虛妄放大的恐懼之前。另一方面,應該是回應孩子期待已久的最深的需求。當母子一同走出恐懼,跟彼此確認:「你看,這真的不用怕,事情不像你想的那麼糟,對不對?」兩人必定會共同感受走出黑暗與恐懼的真摯幸福。

當母親終於回應孩子的需求,孩子很開心,母親也為自己有能力哺育這個孩子感到有信心,兩人的微笑必定照亮夜空。

同婚議題延燒到現在,所謂繼續等待社會共識、廣泛收集各方意見,其實都是一種以中立客觀為藉口、掩飾自己無能的拖延。歧視、仇恨、誤解,一方面放大了反同婚陣營的恐懼和焦慮,一方面深深傷害了同婚陣營對國家的信心和期待。

母親無能,無法陪伴孩子走出恐懼,還讓他在恐懼中胡亂迸放混亂與憤怒,噴射出的惡意毒汁,映照出他自己也難以接受的醜惡嘴臉。

母親無能,讓孩子不斷壓抑自己需要人性溫暖、需要家的基本需求,在暗夜中憂鬱哭泣,而在白天撐起堅強的彩虹旗,辛苦地為自己不斷不斷努力,他知道無法依賴母親,只好自己在夾縫中找尋幸福。

同婚不是少數人的事情

同婚不是少數人的事情。現在已經是一群人無限上綱的焦慮和憤怒,與另一群人深深被傷害的幸福與信任感被剝奪,這兩種情緒正在撕裂島國。而我們的政府還在涼涼地說,這議題不急,只是少數人的事情,尚待凝聚社會共識。

無能的母親,會與孩子共同被恐懼綁架,一起鎖在黑暗裡。

無能的母親,會被自己去尋找幸福的孩子拋棄,失去彼此心心相印、相視一笑的幸福機會。

蔡政府,你無能。

希望在島國上共同生活的我們,都可以不再恐懼、感受幸福。

(作者為國立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瀏覽次數:2014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