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一次數學教師專業成長的共同備課會議中,有位老師提到他所教授的班級這次數學段考成績不太理想。他發現高成就的孩子在考試期間過度專注於探索數學問題背後的脈絡關係,因此沒能做完所有的題目。

會不會是我害的!因為我平時上課都專注在培養學生探究數學本質跟合作學習的能力,所以沒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們「熟練」各種考試題型,以致於沒能有好的表現?

聽到這裡,我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因為在我的經驗裡,要推動現職教師進行教學改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加上當前教育改革思潮下願意從事教學改變的老師並非多數,主要原因是學生成績仍是檢驗教師教學有效性的絕對標準,而這些所謂的標準化測驗,只能檢驗學生所知道的事實而非評量他們所習得的能力。在教學績效制約下,有多少老師能勇於嘗試教學改變?改變教學後又得面對多少質疑的聲音?又能堅持多久而不退回「安全」又有「效率」的傳統教學老路?

新的教學方法,能不能符合舊要求?

沒想到這件事,在該校數學教師實踐社群(community of practice)裡繼續發酵,事實證明了雁行理論的可行性:「一群人一起走,可以走得比較遠」。

W:我今天放學被某數學老師洗臉:「你們班這次成績掉下來了,是不是你們玩的那個合作學習沒有效果?」
C:成績這件事會困擾老師,不在意都不行!
W:我們走在教學改變的前鋒,這一點絕對值得驕傲,躲在舒適圈或退回安全區很容易,因為沒有競爭沒有評鑑,更沒有退場,我們花時間花精神,是要讓教學精進、要讓學生受益,還是為了讓他在升學考試中得高分?
C:所以當我們想兼顧,就會馬上遭遇T老師的兩難。教學要能切合主題又有探究深度,且能兼顧考試熟練度更能應付各類題型的變化?
S:當我們做的事和別人不同時,很容易被別人檢視!所以我只會問自己:想做什麼?學生需要什麼?
W:跟你們說個秘密,我自從讓學生分組合作學習後,已經快3年沒檢討大卷,事實證明,段考和模擬考成績都沒有影響,甚至考得不會太差!可見講述各種題型真的不是教學重點!

其實,面臨教學變革的陣痛並非台灣獨有的現象。荷蘭真實數學教育(Realistic Mathematics Education)學者庫諾.哈爾梅爾(Koeno Gravemeijer)於1997年就曾主張:教師在進行教學改變時,可能面臨改革運動目標與傳統教學間不可調和的張力(irreconcilable tension),改革運動目標強調概念理解及問題解決能力的培養,而傳統教學旨在培養計算速度與精確性,兩者在教學旨趣上是背道而馳的。

從荷蘭教改到台灣教改

荷蘭數學教育改革起源於70年代早期,為回應美國「新數學」(New Math)運動思潮,因而著手改革當時盛行的機械式數學教育。美國新數學運動則源起於眼見蘇聯於1957年發射世界第一顆人造衛星史普尼克1號(Sputnik I),唯恐於太空競賽中落後而失去世界霸權地位,因而興起教育改革運動。然而,新數學運動被視為是失敗的教育改革,原因是課程內容脫離真實生活經驗。

至今,荷蘭因應數學教學改革所發展的真實數學教育仍方興未艾,其中針對情境式學習(situated learning)所主張的數學建模(modelling)概念,更是許多國家發展數學教育的重要理論基礎。

相較之下,台灣數學教育改革起步較晚但卻不怎麼順利。教育部於1999年參考1989年美國教師委員會所制定的《學校數學課程與評量標準》,在《國小數學課程標準》中將建構式數學列為數學教學改革的重點政策。之後,民怨四起,九九乘法表背誦竟成了改革標的,此次失敗經驗所帶來的影響超乎想像。去年,我在某次參加學生結婚喜宴席間,坐在旁邊的阿姨與我談到對於台灣數學教育改革的失望,再次證明對的想法用了錯的方法,結果就是一場災難。

夭壽喔!用那個什麼「建構式數學」,不能背九九乘法表,一定要用那麼複雜的方法來計算,囝仔整個害了了。

有鑑於此,教育部在12年國民基本教育「教室教學的春天」政策方針中聚焦於「分組合作學習」,旨因當前改革教學(reformed teaching)諸如探究教學、翻轉教室、MAPS或學思達教學法等皆以合作學習為基礎,主要目的在於改變過往以「教師」為中心之傳統單向講述教學型態,轉而成為以「學生」為中心,讓學生在合作與互動的情境下主動參與學習,進而提升學習成效。

既能交朋友、又能獲得成就感的學習

哈佛大學商學院管理學大師克雷頓.克里斯汀生(Clayton M. Christensen)認為:學生去學校上學有兩個目的:一是獲得成就感,二是交朋友。合作學習恰好能滿足學生的上學動機:透過合作學習,學生能夠以合作取代競爭獲得學習成就以滿足成就需求(need for achievement),並且能夠在與同儕互助過程中得到正面評價與認同並建立友好關係以滿足親合需求(need for affiliation)。

美國教師聯合會(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主張教學改革仰賴教師專業成長,而教師專業成長則需要教學實踐社群的支持。目前台灣教師教學專業社群正由下向上悄悄展開一場台灣教育的茉莉花革命,如學思達、數學咖啡館、翻轉教育Sci-flipper或葉丙成教授的BTS,皆致力於發展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學策略。

2015年南投爽文國中王政忠主任發起「我有一個夢」(簡稱夢1),號召近2,000位熱血偏鄉教師自主參與專業研習,在得到廣大迴響後順勢舉辦了夢1.5與夢2,之後這群熱血種子教師回到各自教學場域裡遍地開花,實踐他們的教育夢想。今年10月份王老師更宣布啟動「夢想N次方,為台灣而教」。

在關於孩子面對未來應具備的關鍵能力之諸多論述中,並沒有「考試能力」這一項,所以可以確定這群站在教育改革思潮浪尖裡的熱血教師們,正帶領台灣孩子走向「對」的方向。芬蘭國家教育委員會基礎教育課綱計畫主席哈梅琳(Irmeli Halinen)認為老師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工作,因為老師的付出是為了建造我們的未來。所以,感謝那些所有為台灣而教的老師,您辛苦了!謝謝您為教出能夠引領時代走向、具有改變世界格局思維與能力的孩子所做的一切努力,因為有您,台灣教育的未來才能真的「不一樣」。

(作者為教育部中等教育階段數學教學研究中心諮詢委員、彰化師範大學數學教育哲學博士)

瀏覽次數:2641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